见或不见

圆心

t01a3932d2bf5af54d3

“诸法从缘生,如来说是因。”

什么样的因缘,让我的手指头点了那个删除键?天哪,两千多张照片,去哪儿啦?大脑一片空白。还我的照片,殊胜的、不太殊胜的,两千多张照片!俱生愤怒和忧伤,习惯性地将要把我淹没。

慢着点,我的心,咱能不演这场老掉牙的剧幕吗?没啥新鲜的,都百千万劫了,换一出吧。照片去哪儿了?它好像消失在虚空。那它又是怎么来的?那些记忆中的片断,似乎都是一场虚无的梦,真实而缥缈。

找找吧!找得到,我乐;找不到,我受。拜托玉师兄。玉师兄在电脑前艰苦奋斗了一小时,转过身,拍拍我,沉痛地说:“你要做好思想准备……”“不用再说了,我知道了。”我以为我会哭,但是我没有,心却好像掉进了一个空洞中,反复对自己说:“照片而已,没什么,要放下。”

您说:“没什么放不下。”当我们临死时,所有的一切,财富、名声、亲人、朋友统统都带不走。连自己最执著珍爱的身体,也只是变成一捧灰,什么都带不走。我会去哪儿了?我曾经来过吗?

我的六根是镜头,阿赖耶识是底片。轮回中,曾经所有的美好不美好,光彩不光彩,底片上都有,照片上也会无期地显现。但这终究是一场梦。

照片去哪儿,都没关系。因为您已经深印在我的心中,生生世世,无人能夺,无人能毁。你们也在我心中,生生世世,莲花相伴,法影随行,所有见和不见,都一样。

“彼法因缘灭,是大沙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