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爱找麻烦的人

滇巴

y151211-04

其实我们需要找麻烦的人。不论我们到哪里,在任何的社群里,都有一些找麻烦的人。《修心七要》里说的恶缘,就是需要找麻烦的人存在。比如印度阿底峡尊者来到西藏的时候,他的侍者就是一个很麻烦的人。这位侍者个性粗鲁,侍奉不周到,甚至还常常得罪身边的人。当时西藏人都觉得很奇怪,这么一个像佛陀、像菩萨的上师,怎么带着一个像魔鬼一般的侍者呢?大家都在猜:“这个如佛一般的上师,跟像鬼一样的侍者,彼此之间的业力到底是什么呀?”但是阿底峡尊者说:“我需要他呀!这不是我们之间的恶缘,也不是我的业债,为了要利益众生,就是要有一个找麻烦的人存在。”真正的这个麻烦,其实不是个麻烦,所谓的麻烦,取决于你自己的心态。

有的时候,麻烦可以透过一些沟通就能平息;或者我们就只要听着那个麻烦,总有一天他累了,自然而然的就不再找麻烦;又有的时候,需要找一个好的时机解决,如果没有把握时机,有些麻烦可能又会死灰复燃,这时候的处理方式,就需要善巧;再有的时候,如果我们不想面对麻烦制造者,他也会意识到自己在找麻烦,那么也能够解决麻烦,如果他不能认识到自己在制造麻烦,我们再怎么想方设法,他还是会成为麻烦的因素,甚至会让麻烦越来越大。所以最终的解决方法,还是他要自我觉知。

让问题不再是问题

我在德国的时候,有一个女弟子是律师,她酗酒成瘾,找了很多麻烦。大家都劝她少喝点,但她就是不听,于是有人叫我去劝劝她。我跟她讲:“你不要喝太多酒,一直喝醉不好。”她马上说:“哪有,哪有,我根本就没有喝酒,我就喝这么一点,半杯而已,而且这是为了身体健康,我哪有喝酒啊?”于是我跟她讲:“你的朋友都说你喝醉了”。她听了以后,就开始闹起脾气大吵:“是谁说的?谁说我喝醉了?”“那些法友都嫉妒我,都生我的气,所以才这样说我。”她越说越气。我马上跟她说:“没有,没有,都是我自己编的,没有人这样说你啦!”

于是我转了个弯,换个方式说:“既然你只喝一点点酒,你喝的时候,我就陪你聊天。”于是我就跟那个女生成为了酒友(大众笑)。她每次喝的时候,我只让她喝半杯,然后我就告诉她说:“这样可以了喔!”但是那个女生说,其实她平常还会多喝一点(大众笑)。我就问她:“可是你不是说只喝半杯吗?”然后我就跟她讲说,其实超过这个量就已经不好了,人会变得比较散乱、放逸。然后她就说:“嗯,好啊!对对对!”也就听了我的建议。于是我就成了一个陪伴喝酒的人,但因为我的陪伴,让对方减少了酒量(大众笑)。

后来这位女士喝酒的问题,也就顺利解决了。

也是无常,麻烦自退散!

人的麻烦其实很难解决,为什么很难解决呢?因为一般人无法认出“问题”。如果他知道这是个问题,就不会制造麻烦。如果他明知故犯,那就是个笑话,也就是明明知道,还可以制造一些麻烦的话,对他来说,不过是一个玩笑,只是我们就认真了。所以很多问题是来自于对方根本不知道他在制造麻烦,如果没有善巧的方法去解决他的麻烦,反而会让这个麻烦变得更严重。多数的人都会找麻烦,没有人管束这些麻烦制造者的话,麻烦制造者就会自己退散。

比如佛陀的时代,佛陀在禅修的时候,一只猴子来找佛陀的麻烦,它扯佛陀的鼻子,拉佛陀的耳朵,爬到佛陀的头上乱来,但是佛陀不为所动。就这样闹着闹着,猴子累了,最后就乖乖坐在佛陀的旁边,学着佛陀打坐。这样坐着坐着,这只猴子最后也证得了阿罗汉果。由此看来,面对麻烦时,佛陀并没有试着去处理,佛陀就只是坐着不理。所以有的时候,当你人生中碰到一些麻烦事的时候,其实不需要去回应的,就修忍辱。

我们再看看密勒日巴尊者,密勒日巴在禅修的时候,遇到寻找猎物的猎人,猎人差一点把密勒日巴杀了,但是密勒日巴大师也是笑咪咪的待着。当时在场的有几个角色:猎人、鹿、狗。密勒日巴大师没有说:“来,你们要做好朋友,你们的问题是什么呢?麻烦是什么呢?到底你们有什么不愉快呢?”他并没有试图要去解决什么,或要让他们做朋友。当时的密勒日巴,只不过安住在禅定中,这就是一种威慑。透过密勒日巴大师的禅修力量,他解决了三种问题:猎物的恐惧、猎狗的嗔恨、以及猎人的我慢,这些一一在尊者的面前自然平息。

总之,社群中一定会有很多这类问题。在那洛巴大学时,我说过一句话:“当时这个问题到了难以负荷的时候,当你认为‘我不能再等了!’虽然这表示你难以承受这问题,但是内心千万绝对不要想‘我不能再忍受了!’”你要认为自己还可以等、还能忍,为什么呢?因为轮回的本身就是一个大问题,轮回本身就是一个大麻烦。一个菩萨来到这个轮回,不是来解决、处理轮回的,没有人能够处理好轮回。如果我们认为佛菩萨、阿罗汉等大成就者,他们的责任就是来处理轮回的话,他们早就应该做好了。所以,我们不要认为一定要处理好这些事,对我们来说,麻烦也是无常的,有一天也会消失的。

别让自己成为受害者

在一个比较新的社群中,我们总会希望这个社群很完整、很圆满,以美国的语言形容,就是很专业、很完美,其实这意味着我们都有一种“想要专业”的病。如果我们认为一切都要变得很完美,那我们就会永远觉得自己是受害者,甚至是失败者。

为什么呢?因为整个轮回的实相就是不完美。不论我们怎样尽力让它变完美,只要有一个人说这个错了,其实也许不是这件事情本身的错,而是因为众生的各种不同心理状态,他就认定你是错了。如果你执著圆满,有所期待,心里想:我做了这么多努力,付出了这么多心血、花了这么多的时间,到头来都没有人感激我,这是怎么回事啊?真的是伤透了我的心!其实是你太严肃了。你要放轻松,不要担心,因为太严肃就会看到很多问题,所以放松吧!

就像竹清仁波切一样,竹清仁波切从来不会抱怨事情不够完美,不论你做怎么样的规划安排,怎么样的供养,住什么样的旅馆,他都能处之泰然。所以,即便你供养他一个最糟的地方,他仍然能够在那里唱歌。对竹清仁波切而言,不论什么供养都是一样。有的时候,我会不知该怎么做,我想要让他高兴,要让他享受一切,努力做到最好,但是他都是那个样子,对他来说都是一样的,就是这样。

免不了的麻烦事

总之,要不要扩大或减少麻烦,都取决于自己。为什么呢?因为轮回就是个大麻烦。如果想没有麻烦,那我们都待错地方了。换句话说,你不要麻烦,但又要在轮回里待着,那简直是不可能的事。

所以同学提的“如何处理团体里的大麻烦?”这个问题,未来的《修心七要》课程会提到,里面就会提到“转恶缘为菩提道”、“众过皆归一”等内容。

我们会受到法的影响,也会受到世间的影响。基本上,法对我们影响越大的时候,世间的影响就会变小,但是我们现在,法好似白天的星星,因为世间八法真的是太厉害了,对我们的影响太大了,尤其是受西方的影响很大。

之前提到西方人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要自由、要独立”这种观念。总觉得要自由、要独立是一个问题。另外一个问题就是,觉得自己跟别人是没有关连的,自己是孤立的,于是就有跟外界失联的恐惧。这种病态的恐慌,在西方很严重,希望我们的法友不要被这疾病沾染。

所谓的自由,并不是跟任何人不联系,一个人孤伶伶的待着就叫做独立自由。这种孤立并不是自由,不是真的独立。有时候我们就太讲这种隐私,所以法友之间不需要太多的隐私,不要一直提倡隐私,然后就独自躲在角落,不要这样子。法友之间,在法上是没有任何隐瞒的。

在世间法上,群聚、连结的社交活动是重要的,但我们法上的社交是最好的。有些法友像西藏的秃鹰,只要看见死尸来了,就全部飞过来吃肉,一顿饱餐以后,就各自飞走,就好像去上师那里求法、灌顶,大家都聚在一起,一结束,就各奔东西,中间不再联系,其实不需要这样。

总之法友要聚在一起,一再一再的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