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密宗之密法不是新产品

谈锡永

y151211-03

【作者简介】谈锡永,笔名王亭之,广东南海人,1935年生。童年随长辈学习东密,十二岁入道家西派之门,旋即对佛典产生浓厚兴趣,二十八岁学习藏传密宗,三十八岁得宁玛派金刚阿阇梨位。1986年由香港移居夏威夷,1993年移居加拿大。有诸多佛学著述及经论译著。近年发起组织“北美汉藏佛学研究协会”,有二十余位国际知名佛学家加入。2007年与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及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合办“汉藏佛学研究中心”,应聘为客座教授,主讲佛学课程,并应浙江大学、中山大学、南京大学之请,讲如来藏思想。

教理是形而上的,仪注是形而下的。对教徒来说,异教的形而上部分比较易接受,形而下部分则较难。此即如今日的基督教徒,对佛家的空性等等还听得进,但若叫他们合什礼拜佛陀,则断断不能。

当日释迦在摩揭陀国的情形,恐怕亦是这样,起初只能说教理,然后才就其仪注灌输教理,最后才能改变他们的仪制。

在《善生经》中,说有一婆罗门长者辞世,死前吩咐儿子应照仪制,向东南西北上下六方祭祀。

长者子祭祀如仪,释迦见到,便告诉他说:“你可以祭祀,但必须怎样怎样地想着来做。”如是即乘机为长者子灌输了佛家的道理。

经云:“居士子,我说有六方,不说无也,居士子。”这是先承认他的六方祭祀,可是接着便说:“若有人善别六方,离四方恶不善业垢,彼于现法可敬可重,身坏命终必至善处,上生天中。”

此婆罗门子祭祀天地四方,无非是想乃父生天,释迦即以“上生天中”来引起话题,真可谓对机之极。这便即是随顺众生,对机说法。

因此,如果坚持释迦无密法教授,恐怕不对。当日婆罗门教的人既重祭祀,释迦对之应该亦“不说无也”,但他也一定会给这些仪注加以佛教的涵义,一如对那婆罗门子所说。

所以假如说释迦亦有密教,这密教便应当包含下面的成分——

缚罗耶自己的宗教文化,加上外来的波斯文化,以及当日流行的婆罗门文化。但最重要的一点却是,释迦给他们加上了佛家教理的内涵。

因此婆罗门的神变成佛教的神,便是顺理成章的事。

例如因陀罗(Indra),原是婆罗门的雷雨神,变为皈依佛家的帝释天的天主,又如阎摩(Yāma),原是婆罗门的祖先神,变为佛家的大威德金刚。这都是“不说无也”的教化手段。

如今有些指责密宗的显宗大德,说密宗只在印度佛教后期盛行了二百多年,这时佛教势力已弱,因此才吸收婆罗门的祭祀仪式,于是成立密法,这恐怕并非事实。

根据可稽考的文献,密续虽于公元七世纪才出现,但并不等于说,由释迦在世的公元前六世纪,至公元七世纪这一千三百年间,完全没有密法,直至佛教徒到了穷途末路,然后才依附婆罗门教徒,忽然搞出一套密宗的东西来。

凡事必有传统,属于宗教方面的事情,更非有传统不可,否则必被排拒。当年密宗在印度,可以成为超岩寺的主流,他们的一套仪注,便没有可能突然出现一批在佛教中毫无来历的新产品。

文章来源:http://fo.sina.com.cn/intro/basic/2015-10-30/doc-ifxkhcfq095405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