泪别布朗尼

(美)罗杰·迪恩·基泽

翻译:翟振祥

y151211-01

“科罗拉多到了。”公交司机停住车喊道。我抓起背包跳下车,看到路边停着一辆旧吉普,车旁站着一位魁梧的男士。

“你是罗杰·基泽吗?”他问我。

“是的,先生。”

“我叫欧文·博尔顿,彩虹牧场的主人。”说着,他和我握了手。

我是被佛罗里达州少年法庭遣送到这家牧场进行劳动改造的。不到一周,我就变成了一个羽翼丰满的牛仔。博尔顿先生指派我负责照料一匹名为布朗尼的棕色高头大马,还分给我一整套牛仔装。

最初两个月,一切进展顺利。我们每天从早晨4点钟开始劳动,到晚上6点结束,没有休息日。捆干草、捡鸡蛋、给马打烙印、修补围栏、清理粪便……无休无止的劳动中,我最喜欢的是照料布朗尼。我每日给它投喂草料、洗澡、刷毛。每天早晨,我捡完鸡蛋走出鸡栏,都会看到它等在门口,我走过去,亲腻地拍拍它,它就来回摇晃脑袋,弄得唾沫四处飞溅,还快乐地跺着脚跳起了圆圈舞。

在我童年时,这个世界上我喜爱的东西不是很多。但是对这匹马,我愿意为它肝脑涂地。

这天吃过早饭,我和几位年长的工人去北边牧场修补围栏。我们把所需的工具和材料装上车就出发了。晚上返回时已经接近7点。

牲畜棚附近围了一圈人,差不多有20个。我下车走过去问一位工友:“发生了什么事?”“你的马死了。”他说。

我钻进人群,看到布朗尼躺在围栏里,一动不动。我慢慢走过去,蹲下身,轻轻地拍了拍它,在众人面前我竭力克制住自己不哭出声来。突然,围栏门敞开了,博尔顿先生驾驶着一辆挖掘机赶了过来。他开始在布朗尼身边挖土。

“他挖坑干什么?”我嚷道。

“这是惯例,马死了,我们通常都会就地掩埋。”一位工友向我解释。

看着博尔顿先生操纵挖掘机为布朗尼挖墓穴,我站在旁边泪水横流。当时的沉痛心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坑挖好了,人们远远地退到后面,博尔顿落下挖掘机的机臂,挖斗伸向了布朗尼。

“博尔顿先生,请不要用挖掘机碰布朗尼,你会伤着它的!”我大喊着冲向挖掘机,狂乱地挥舞着胳膊。

博尔顿停下来说道:“孩子,马死了,除了埋掉它,我们别无选择。它又太重了,我们用手是抬不动的。”

“我能把它弄进坑里,我发誓我能做到。”我哭喊着。

我跑到布朗尼跟前,双手使劲抬它的脑袋,但是它一动不动。我再用力推,使出浑身力气,它仍然纹丝未动。最后,精疲力竭的我瘫倒在地,头枕在布朗尼的身上,“请不要用挖掘机碰布朗尼,请不要用挖掘机碰布朗尼!”我一遍又一遍地哀哀哭诉起来。

工友们陆续围拢过来了,他们或推或拽,大家一齐用力,终于一点一点地,把布朗尼慢慢地移向了大坑。我使劲去抬它的头,以防止它的脸部被擦伤。突然,布朗尼滑进了坑里,紧接着,一切都安静了,我这才发现自己也被带了下去:我正坐在坑底,全身上下落满了泥土,布朗尼的头压在我的膝盖上。

我缓缓站起身来,把布朗尼的头平放在地上,又把它的腿伸直。再脱下牛仔褂盖到它的头上,这样土就不会掉进它的眼睛里了。当布朗尼——我最好的朋友被土渐渐掩埋时,我号啕大哭起来。

那天晚上,我留在了布朗尼的厩棚里,一边哭一边清扫马厩,直至嗓子哭哑,眼泪流干。黎明时分,我走回我们居住的简易工棚,准备冲个澡、换身衣服出去捡鸡蛋,此时,工友们都已经穿好衣服起床了。在我的床铺上放着八美元和一些硬币,旁边有张纸条,上面写着一行字:请用这些钱给自己买件新牛仔褂吧。

我抬起头,看到工友们都在向我微笑。其中一位对我说:“罗杰,将来你也许会到城里生活,成为城里人,但是毫无疑问你真的拥有西部牛仔那般纯真善良的心。”

我抹了抹红肿的眼睛笑了,泪水却骄傲地再次喷涌而出。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67c932630100rsq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