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念月余,蒙佛接引

1204-3

先祖母杨张闹,生于清光绪二十五年,即一八九八年,一九八九年往生,享年九十一岁,家住埔心乡的瓦厝庄。

家中信奉民间道教,家父是庄里明圣宫的鸾生,小时候曾听祖母叙述鸾堂观音佛祖的灵验事迹。

我于一九八八年才皈依佛教,对佛法经典偶有阅读,当年岁末在佛教文物流通处请回鉴因法师主讲的“念佛感应事迹”录音带,听完后对念佛法门的殊胜颇有信心,当时心想年老的祖母最近常感身体不适,不如来教她念佛,消消业障。于是请了一串一百零八颗的佛珠带回娘家,教九十高龄的祖母念佛。起先她推说没念过,不会念啦,但是经过耐心的一字一字教她念后,慢慢的能将“南无阿弥陀佛”念得顺口了。

一九八九年春节后,祖母身体疼痛的情形加重了,请医生诊治,说是年纪大,属于机能老化,药物只能暂时止疼痛而已。祖母似乎也知自己时日不多,不愿住医院,因她一向疼惜子孙,深怕自己拖累子孙,所以在我陪她念佛时,就问我:“我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真会来带我去吗?”

我答说:“假使我们寿命未尽,念阿弥陀佛,会消咱们的业障,使病痛远离。假使大限到了,诚心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一定会接引我们去西方极乐世界的。”同时也请回西方三圣的佛像,让祖母认识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大势至菩萨,并将佛像挂在墙上,让她每日观看。

农历三月,有一次很巧的因缘,透过员林的江太太,请到了净律寺的从慈法师来为她皈依说法,当她听说法师要来时,赶紧叫我母亲帮她洗发、沐浴,以欢喜心等候。当师父来时,她也会合掌念“阿弥陀佛”,还问师父:“我若念阿弥陀佛,若阿弥陀佛能赶快来带我去该多好!”从慈师父慈悲而肯定地答复她:“只要好好念佛,一定会的。”同时说了些佛法及西方极乐世界的殊胜情境给她听,当时祖母全身疼痛的情形,已必须由人扶持才能移动脚步,所以皈依仪式就由我父亲代替。

之后,我们经常在她床边念佛,她每听一句佛号,就拨一颗佛珠,四月时,情形更加严重,几乎无法进食,也无法起床了。从慈师父再来探望她,并告诉她对阿弥陀佛要有信心,并和我们在床边助念,也联络员林莲社、社头莲社莲友们来助念。

起先家人因从未看过这样的助念方式,有些不习惯,也不忍心,因这样好像是硬要送祖母早日归西似的(以为人死后才要念阿弥陀佛)。后来经顾太太细心解说这种助念功德的殊胜,并且解释无常一到,亲情也无法挽回、代替,唯有靠佛的慈悲愿力,才能往生西方净土,家人才略为接受,并十分感激社头乡萧居士每天风雨无阻来为祖母助念。

此后几天,虽未进食,却经常呕吐一些痰水,每次吐得难过时,都念着:“阿弥陀佛啊!快来带我去啦!阿弥陀佛啊!快来带我去啦!”到了月底,连茶水都喂不进去了,要再为她打点滴,也总是摇头,虽无力言语,却神志清醒,看她不食、不打点滴,表示等阿弥陀佛的意愿坚定。

五月初三凌晨一点多,轮到我哥哥夜里照顾她,忽然祖母眼皮微张,使力地告诉他:“金金的、金金的!”并用手吃力地画大圈圈说金金的!

哥哥未能会意,赶快叫母亲来听,祖母再重复一遍,并指墙上所挂的佛像,母亲惊讶地说:“阿弥陀佛来看您了是吗?”她点点头,天亮后,全家都知道凌晨的情形,我问她:“下次阿弥陀佛再来时,您要不要跟他去呢?”她很坚定地又点点头。

此后几天她都没再呻吟身体疼痛,只是静静地躺着,听我们子孙及莲友们轮流的助念声,直到五月十二日晚上见脉博转弱,才帮她换上寿衣(未临终前可换衣服,若已临终还未换衣,则要等八小时后,身体都冷了才可换,因怕亡者的神识未离开时,去动他,他会很痛而生起瞋心),并将她从房里移到外厅,睡在父亲为祖母所铺的床(俗称打出厅),我们虽都流着泪,佛号声却没间断。

稍晚,两位师父及顾太太又带着莲友来助念,从慈师父再次为她开示,助念到凌晨,两位师父才回去。

天亮后,莲友陆续来助念,晚上七点多时,由家人轮班助念,此时,祖母突然吐出一大口痰,呼吸急促,我们立刻聚集家人围跪在祖母身旁,大声念佛。八点多时,近十天未曾张眼、开口的祖母,竟张开眼睛环视我们,并慢慢张开嘴,随着我们的佛号声,嘴形跟着念“阿弥陀佛!阿弥陀佛!”当第三句阿弥陀佛念完时,眼睛和嘴唇同时合上,脸微朝西,眼含泪,安详往生了。

经过助念二十六小时才入殓,当时遗体比生前还要柔软,令在场的亲族,更加深信念佛的殊胜。

由开始念佛而皈依到往生,才半年不到的时间,先祖母能够带业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完全依靠“阿弥陀佛”慈悲大愿力,及莲友们慈悲发心的助缘,还有先祖母一生口业清净,从相信有阿弥陀佛到愿意一心皈命极乐世界,才能有此殊胜的福报。

由于此次因缘,现在大部分亲族都皈依了三宝,深深地感激三宝恩!阿弥陀佛!

文章来源:http://www.amitofo3.net/ji/fkjf1gb.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