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入膏肓的灵魂

1129-5

朱成玉

一提到假币制造者,我的一位同事就会怒发冲冠,不停地叫骂,并不厌其烦地逢人便讲他花了七次才花出去的一张面值十块钱假币的经过,到了关键处,他还故意吊我们胃口。“现在的人都精,可那天卖樱桃的老婆子就没看出来,你们猜为什么?”我们不愿为这种低级问题多加思索,可是他的结果真的很出乎我们意料,他得意地说:“因为那老婆子是个瞎子!”

在那个盲人面前,他的灵魂也失明了。

看过一则短新闻,说两名男子为了不给孕妇让座,竟然在公交车上掏出身份证比年龄。谁岁数小谁给让座。最后,35岁的李先生因为比对方小3岁,成了“失败者”。

38岁和35岁,还算年轻,但是他们的灵魂已经死亡。

几个住户因为小狗在半夜吠叫,吵了他们的美梦,就用汽油将两只小狗活活烧死。母狗就蹲在他家门口守着,一动不动,两只布满血丝的眼睛就盯着楼梯口看,我想它是在时刻准备“复仇”吧。

不敢想象,两只小狗在被烧死的过程中,会发出多么撕心裂肺的惨叫。每一声惨叫,都如同在抽着小狗母亲的筋,拔着小狗母亲的骨;而这惨叫声,又会惊醒多少人的良心?

有多少灵魂置若罔闻,仍旧酣睡不醒?

每天去公园散步,锻炼身体,也会取悦心灵,然而公园里并非都是美景。喝得东倒西歪的人,不顾廉耻,对着一面墙或者一棵树就开始释放尿酸,嘴里竟然还哼着歌儿。我替那歌儿难过。

放生者在这边大量放生,贪婪的人却在那边不停地捕捞,这些苦命的水族,刚刚看到一丝活的希望,随即又被卷入死亡的网中……

公园修建得漂亮而干净,可是有些路过的人们,却携带着龌龊的灵魂。

迟子建在她的小说《世界上所有的夜晚》中描述过一种“嫁死”的女人,读来令人脊背发凉。

那种女人专门找矿区里下井的矿工做丈夫,然后盼着矿上发生事故,盼着丈夫死掉,这样,她们就可以得到足够她们受用一生的赔偿金。这的确是个“发财致富”的好门路,有些女人为了让丈夫早日“出事”,大清早的就给他们做了满桌子鱼肉,让丈夫喝个烂醉,用以增加发生事故的概率。

丈夫还没有死,可那些女人的灵魂却已早早腐烂。

同事的父亲去世了,众人皆哀的时候,我们却照常搓起了麻将,照样把脸喝得像猴子屁股。我们竟然在哀乐中跳起了舞蹈!再没有更好的悼念形式了,死亡已不足以让人流泪。一颗心就这样渐渐冷了、硬了……最后,冷成了冰块,硬成了石头。

病入膏肓的灵魂拒绝就医,不信医生信神灵!一边祈祷着自己长寿,一边又揣揣不安地计较着、等待着,非要给自己备一具上等棺木不可!

难道,这些就是让眼泪搁浅的世道吗?

最近的梦里,总是莫名其妙地听到列车员在广播里喊着:“本次列车的终点站——炼狱,上车的旅客请随身携带好您的灵魂。”

在梦里看见疾驰的列车载着那些病入膏肓的灵魂,呼啦啦地奔向炼狱之门,那里是医治灵魂最好的诊所。

别挤,病入膏肓的灵魂,请你们对号入座。

文章来源:http://www.ledu365.com/a/shehui/3629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