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聪明、更情感,科学家颠覆你对动物的认知

Charles Siebert

翻译:蝌蚪君

人类总认为自己与其他生物是不同的,但是科学迫使我们重新思考这个问题。

2013年12月,纽约州的四只被捕获的黑猩猩,成为历史上第一批非人类灵长类动物原告,起诉抓捕它们的人类,以重获自由。

这些黑猩猩的律师,来自一个叫做“非人类权利机构”(NhRP)的组织,他们要求法官赋予他们的当事人不被非法监禁的基本权利。NhRP很快又代表其他类人猿(倭猩猩、猩猩和大猩猩)和大象提起了类似的诉讼——这些动物都表现出了高度发达的认知能力。

NhRP的行动引起了很大的争议。对于很多人来说,“非人类动物的人格”这种说法是自相矛盾的。一些人认为,人权与社会责任是相伴的,比如交税和服从法律,而非人类动物无法履行这些责任。还有些人觉得,现在的动物保护状况已经为动物提供了充分的安全,在法律和哲学上没有必要再把人权扩展到其他物种。纽约州诉讼案中的法官最终驳回了该案的诉讼请求,理由是原告不是人类。此案的律师随即提出了上诉。

关于NhRP的行为,一个比较简单也比较深奥的真相是,哪怕在10年前,他们的诉讼也会被一笑置之,被嘲笑为无耻的神人同性论。但是现在,关于动物智力和行为的神经学、基因学和观测证据越来越多,这迫使我们重新考虑长久以来用来划分我们人类与其他生物的界线。

从人类有意识那天开始,就一直在思考人类与动物的区别在哪里。各种文化中最古老的传说都是在回答这个问题,包括苏丹的努尔部落的创世纪之谜,《旧约》中关于亚当和夏娃的故事,都说人类与其他生物之间突然出现了分野。由此产生的隔绝感使人类只能认为动物就是低人一等。

1124-3-1

故事总是这样说,是低等的贪婪的蛇诱使人类偷食了禁果

早期的西方思想家,比如亚里士多德,提出过一个“存在之链”。由于动物没有理性,所以在这个链条中,自然存在于人类之下。

在中世纪,动物基本上都被抽象在了寓言里。类人猿被描述为“森林里的野人”,会追逐和强奸女性,因此位于我们更低等、更原始的层次。同时,猪等动物可以在乡间乱跑,会伤害或杀死不注意的儿童,所以常常被中世纪的传教士法庭审判,甚至会指定律师。然后,犯罪的动物被穿上人类的衣服,公开拷打,并在城镇广场上处死:这是一种具有象征意义的仪式,目的是强化人类对于动物的主宰地位,恢复世界的秩序。

更加客观地看待动物开始于文艺复兴时期,但是直到19世纪末,才开始出现第一次对于动物的真正的科学研究,而研究者就是查理-达尔文。

虽然他因为提出进化论而家喻户晓,但是他在发表《物种起源》后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研究和撰写《人类和动物的情感表达》这本书上。这本书出版于1872年,为关于动物感觉和情感的一系列研究奠定了基础。在缺乏现代研究技术的情况下,他们经常要做出很多推测。在一本书中,作者根据狗具有“模糊的道德意识”,就推断理性始于甲壳类动物。但是这些研究还是为比较心理学——也就是研究动物行为的学科——打下了基础。在近一个世纪的时间里,比较心理学家对物种之间的生物和行为联系形成了直觉性的了解。现在的科学正在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确认这些猜测。

“若干年前,我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巨大的步入式冷柜里,里面装满了各种动物的大脑,它们都属于纽约Ichan医学院的神经科学家Patrick Hof。在这个冷柜里,各种动物的大脑都泡在盛满甲醛的玻璃瓶里:有人类的、黑猩猩的、大猩猩的、猩猩的、蜘蛛猴的、欧洲野牛和蝙蝠的。在后面的架下上,还放着一些海洋生物的大脑:海豚的、虎鲸和白鲸的。下面,是一个抹香鲸的大脑,放在一个塑料垃圾桶里。它是白色的,足有一张咖啡桌那么大。”

Hof研究了所有他能搞到手的大脑,以便更好地了解这种重要器官的进化过程。在研究过程中,他发现人类的大脑不仅与其他灵长类动物的大脑有很多相似之处,还与其他哺乳动物的大脑有很多相似之处——可能NhRP很快就要代表这些动物走上法庭了。

不久前,Hof冷柜中各种大脑还是各不相同的,它们的细胞构成让科学家觉得神秘莫测,就像星空让远古人类觉得神秘莫测一样。而现在,他们看到一个大脑,就会想到所有的哺乳动物都具有相同的神经物质。例如,对鲸类的大脑进行高级神经成像分析和组织分析会发现,鲸类的大脑结构与人类截然不同(因为这两种大脑是在截然不同的环境中进化而成的),但是它们的皮质结构和边缘系统的复杂程度却是类似的。人类大脑中的那些区域正是涉及到情感处理、思考和感知、以及语言的。Hof还在鲸类和大象的大脑中都发现了被称为梭形细胞的高度专业化的神经细胞。科学家曾经认为只有人类的大脑中有梭形细胞,它们很可能与自我意识、移情和同情感有关——人们长期以来一直认为这些情感是人类所独有的。

1124-3-2

你还会觉得大象又呆又憨吗?

在NhRP代表它的第一批非人类原告提交的长达106页的备忘录中,有9位一流的灵长类动物学家宣誓证明:人类在生物学上最近的亲属黑猩猩,具有认知能力。备忘录指出,“这些能力包括,它们拥有亲历式的自我、情节记忆、自我判断……自我意识、移情、工作记忆……它们能够理解因果关系和其他猩猩的表达,能够想象、创新和使用工具……和人类一样,黑猩猩也有关于自己的过去和未来的概念……它们预测到自己将被无限期地监禁时也会感到痛苦。”

这份备忘录还包括一份对瑞典动物园中的一只黑猩猩的观测报告。这只黑猩猩经常会躲在笼子里的一堆石头后面,当它情绪不佳的时候,它就会用这些石头投掷动物园的游人。还有一些研究显示,黑猩猩在计算机符号识别测试中的表现超过了人类。同时,比较基因学的分析也证明,黑猩猩几乎有99%的DNA与人类是一样。人类和黑猩猩的血液是可以相互替代的,只要血型吻合就可以互相输血。还有很多对于大脑的研究表明,除了其他共同的特征以外,黑猩猩还具有大量的梭形细胞,比除了人类以外的其他灵长类动物都多。

其他灵长类动物和人类具有相同的大脑结构和复杂行为,这可能并不让人惊讶。可是,一些与我们有明显差别的生物也是如此,这就很发人深省了。例如,大象和鲸鱼这样的庞然大物,大脑占身体的比例比人类大,大脑结构比人类复杂,而且它们的大脑进化到现在的水平,还比人类早了几百万年。这两种动物都生活在多层次的母系社会里。在这样的社会里,由母亲、女儿、阿姨和友善的“干妈”构成的群体,会一起抚养、教育幼小的群体。它们有自己精密的语言和声音,而且对于抹香鲸等鲸类来说,不同的部落还会有自己独特的方言。这两种动物都会使用工具和搜寻技术,并且会把这些知识传递给下一代,它们都会为死亡而感到悲伤——这些特点都是我们长期以来认为是人类所独有的,是文化的范畴。

而且,和人类一样,这些生物也会因为文化的崩溃而悲哀。大象如果目睹了自己的父母被偷猎者或驯养者杀死,并且失去了大家庭的支持,就会像非洲的战争孤儿一样表现出古怪和孤立的行为。换句话说,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存在是超越物种的。

1124-3-3

大象妈妈被偷猎者毒死,象宝宝伤心欲绝不肯离去

在人类看待动物的各种观点中,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是,它们是否真的和我们一样——它们是否也是“人”?比较心理学加深了我们对于动物的了解,我们研究动物,在很大程度上是为了更好地了解人类自己。几十年来,我们对非人类生物的看法都没有超越行为学家B.F. Skinner的神人同性论的禁令:我们无法推测其他动物的思维活动,就像我们无法推测彼此的思维活动一样。

但是,最近的科学放宽了我们的眼界。我们是否真正了解黑猩猩、大象或者鲸鱼的一天是如何渡过的不再重要。现在可以获得的所有证据都证明,它们每天的生活是非常丰富的,而且对失去这样的生活会非常介怀。对于NhRP潜在客户名单上的那些生物来说尤其如此。我们必须以全新的态度看待它们——包括哲学上的态度和法律态度,不是因为它们和我们相似,而是因为它们和我们一样复杂。

没有几个案件能够像NhRP为非人类当事人代理的案件这样充分彰显科学的力量。新的工具和技术颠覆了我们对于宇宙和我们安身立命之所在的理解。从某种意义上说,我们发现,我们在寻找与人类类似的复杂生物时,总是找错了方向。我们不用到遥远的星际空间去寻找答案,从几十亿年的进化生物学中就能找到它们的身影。

至于我们一直想遇到的外星智慧生物,它们其实一直就在我们身边。

文章来源:http://news.kedo.gov.cn/hotnews/photonews/621189.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