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生与无常

隆溪

t010151ce777e823fe4

关于生命与无常,不同的人有着不同的定义和经历,在这里我只想说说我所经历的一次身边亲人的无常。

姑妈是一个标准的好人,为人热情、善良,学佛多年,也是一个颇有世间福报的人。今年的8月份因脑出血离开了我们,从发病到去世只有短短3个小时。她的突然离世让身为亲人的我在情感上很难接受、很难理解。一时间很多疑问涌现了出来,如果我早发现她的问题她会不会就不会……如果我多关心她一点会不会改变这一事实……为什么是她如此短命……

类似这样的问题折磨了我很长时间,我也是一名学佛人,自身修学得很不好,但有幸的是已经接触到了正法;尽管很多道理我还不能身体力行,但我知道去哪找到解决问题真理。

理顺了思路和情绪后,我开始以这些年的闻思来反思姑妈突然离世的“好处”和“坏处”。“坏处”方面多来自于世间法,无非就是亲人们的不舍、朋友们的惋惜。那么“好处”呢?尽管把她的“离世”同“好处”这两个词放到一起也会让我自己不舒服,但作为一名学佛人,我还是要找出这一无常所带给我的正面示现。

先来说说姑妈的恶业,姑妈生前家境殷实,她自己又十分擅长烹饪,所以造下了很多杀业;女人天生爱美,姑妈的貂皮大衣有4件,皮衣若干件……这些在不学佛人的眼里可能都是生活的一部分甚至让人很羡慕,但作为一名学佛人而言,这些都是实实在在的恶业。

再来说说姑妈的善业,姑妈很有世间福报,家里的房子很大,学佛后把自家的房子提供给菩提小组做了4年道场,帮助加行小组完成了学习;又义务为大家提供了4年的斋饭;每次有上供下施的机会她也会慷慨随喜……

因果从来不虚!

这样的付出难道“功”“过”不能相抵消吗?答案是“不能”!

虽然姑妈学佛多年,但一直徘徊在迷信与正信之间,对于希求家人平安幸福多于希求解脱出轮回和忏悔她一生的业障。

举个简单的例子:一个认真努力学习而想成为一名飞行员的学生,不会成为一名医生。姑妈也一样,她所做的一切善法只为家人平安幸福,那就不会成为她往生的资粮和对恶业的忏悔!因此她还是要承受一生杀业过重所带来的短命果报。

那是不是这些善法就白做了呢?也不会!

尽管姑妈没有希求解脱出轮回,但她所做的善法也让她更加接近了解脱出轮回,在她去世的49天之内,身边的许多与她结缘的佛友们为她做了一切能做的超度,国内国外的多位高僧大德为她单独回向超度,可以说具足了所能及的一切善缘,而这些都是没有大福报而不能实现的,当然这是她生前乐善好施的回报。相反,如果她把善法的回报消耗在了让自己“长命百岁”上,等她百年之后身边的助缘却无常了、不具了,而恶业成熟了,那么对于没有发起解脱之愿又留恋世间法的她才是最可怕的。

说到这里就回到了本文最初提到的生命与无常上了,生命或此生,你的目的是什么?

很多学佛人学佛之初所希求的就是财富、健康、幸福……但这些都不是佛教的根本,只是在学佛路上的一些附带风景,如果只为这些而半途下车,那一定是因小失大、得不偿失,如同找到了一座宝藏却只拿了一件假的珠宝就回来了一样。

姑妈的离世是一堂生动的无常教育课,我也曾经在许多大德的座下听过关于“无常观”的教言,但对于我而言,那些只是离我甚远的真理,而这一次让我真切体会到了无常就近在咫尺。让我更加珍惜了当下,让我知道了“明天”与“无常”真的不一定哪个先到来;而如果此时或明天就让我上路,对于能否摆脱轮回之苦,我真的没有信心;那些留给“明天”修的法是否真能修,我真的没有信心;对于生命的突然结束能否坦然面对而不起一丝恐惧和留恋,我真的没有信心……面对这么多的没有信心,余下生命是否还应虚度?!

如果我们只把生命或此生看成是个享受与收获的旅程,那永远只会在轮回里承受着得与失带给我们的有漏快乐与无尽痛苦。

如果我们能把生命或此生看成是一段通向轮回之外的修行这路,那么无论它的长与短,好与坏都会让我们得到永恒的快乐。

因此当生命与出轮回相连时,无常就真的不再是痛苦与哀思的产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