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师,有一天我不再日夜思念您

慧慈

开篇:绵延的思念

从2014年4月,我加入菩提学会,开始学习您传讲的《弟子规另解》,以您的慈悲纯净照见我的身形后,逐渐对您生起了不共的信心。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按照您的安排,学习《入行论》。在聆听您开示的过程中,我看见您只是偶尔看看颂词;在为我们宣讲妙法的时候,您经常引用某部经典(而那些经典我几乎没有听说过)的教证或某位具德上师的教言,一次又一次。

不管我是在聆听您开示的《入行论》,还是您在百所大学的巡讲录,又或是您宣讲的《心性休息》等等,不管是哪一个开示,在短短的一个小时内,您竟然能引用那么多的教证,且那些偈子都记得分毫不差,这让我着实惊讶!

可事实上,不仅如此,国内外历史上某位领导人有过什么遭遇、说过什么话、古今中外的逸闻趣事也几乎都能被您信手拈来娴熟运用!在大学演讲系列NO.29期《当代菩萨道——当今社会菩萨的修与行》普林斯顿大学演讲里,该校宗教生活办公室的副主任介绍您时,他一脸不可思议地说道:“我只简单介绍一下堪布仁波切,他是全世界最大的佛学院的前任理事,而且他有上百本著作,实在让人惊叹!”

那时,我常常抬头仰望天空,心想:是不是整个天空也无法容下您浩瀚深广博的智慧呀?

今天早上诵早课时,发现《释迦佛修法仪轨》里面的两句颂词用来描述我心目中上师的智慧非常恰如其分:“恒转甚深广大之法论,汝如虚空般之智慧身”。

您能随口说出那么多教言,而我要背《入行论》颂词都觉得困难重重,还说希望某天能成为您那样的具德上师,为众生传妙法……现在我才知道,距离您实在是太远太远了,根本无法度量!就像您广博的智慧一般深不可测。

还听一些道友讲起您的生活事迹:您把所有的钱几乎全部布施给了众生;自己的袈裟破了也不会买新的;出去吃饭也是选择我平时根本瞧不上眼的路边小摊;如果师父多点了几个菜,还会遭到您的严厉批评……我从来没有听见您对我们说起过:“孩儿们啦,您们要节约呀!”

我也不曾听见您给我们说:“孩儿们啦!你要像我一样勇敢嘛!”但您会在海拔3000多米的学院里,在寒冬的夜晚,打着点滴为四众弟子传法……

正因为如此,对上师您的信心就越发增上,日夜不停地渴望着能见到您。

今年八月份,我们一行人前往佛学院,恰逢您在泰国召开第五届世界青年佛学研讨会。因为我太思念您,请一位师父带领我到您的小木屋门外顶礼;临行前,因为想在您的小木屋外多待一会(希望能多得到一份加持),但被一位路过的师兄温和地“赶”走了,师兄说:“这是男众区,女众不可久留,请您离开吧。”我忍不住在上师门外“呜呜呜”哭起来,一边哭着,一边带着遗憾不舍离去。

1 2

时间,静静地流逝,又有多少次,我一个人偷偷在佛堂悄悄擦下思念您的泪水。因为我的家人如是严厉地反对我学习精妙的佛法,我感到举步维艰。上师,我想您,想在您的膝下陪伴着您,瞻仰您的圣容,聆听您的法音,看着您的笑容,和众师兄们快乐地沉浸在您的妙语连珠里。在您身边好好地一心一意地学习佛法,我曾经好多次憧憬当我终于见到您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情形呢?

中篇

虽然我无法看见您的法身,您却始终在用佛法饶益我

从一开始,不知道您口里所讲的《入菩萨行论》即《入行论》,到一点点痛苦、艰难地剥离掉自己背了三十多年的自我防御的铠甲。

在学习的过程中,我有一个奇妙的发现:几乎每次,我的生活出现一些状况的时候,我在看《入行论》开示时就刚好能够解决;有时候因为自己散乱让功课落下了,后来补的时候,看见上师又刚好讲到我的心里!一次、两次、很多次,次次如此!着实让我惊讶不已!我感到吃惊又不解的是:上师宣讲《入行论》的时间是前几年,为什么恰巧能解决我当下的问题呢?

有一次,我一个人在成都出差,因为工作繁忙没空好好吃一顿饭,心里就想:等这几天忙完了,我回去一定要好好吃顿火锅。那时,仅仅心里这样想了一下而已,不曾向任何人提起。但是,晚上看《入行论》法本时,上师如是开示:“有些发心人员平时非常累,我就顺便打电话,问一个发心的道友:‘你们每天工作这么长时间,累不累?’‘还可以。’‘要不要中午到县上去吃火锅?’‘最好不要去!我们修行人不应该到城市里去,生活清淡一点好。再加上,对您的身体来讲,吃火锅可能不太好,里面有很多上瘾的刺激物,对整个内脏有影响……’确实也是这样,现在的食物里面,好多东西容易让人上瘾,也有些成分对脾胃不好,在饮食上,我可能要注意一下。”

我看到这里,简直被惊得目瞪口呆:我正想去吃火锅,而且关键非常“巧合”的是:我的脾胃一直不大好,所以,人一直比较消瘦。

接着后来几天的忙碌中,可能是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原因,我更加思念上师。

偏巧这个时候看见上师亲笔写的《不灭的明灯——怀念大恩上师德巴堪布》,里面写到:“想念上师是一件很痛苦的事,也是一件很开心的事。”上师还写到:“您离开之后,来拜见法体的人络绎不绝、人山人海,我不禁心想:‘世人太可怜了,您住世80多年,从来没有这么多人拜见,却偏偏在您离开之后,短短8天里来的人比80年还多。大德住世时不懂珍惜,失去后才觉得珍贵,这不是太愚痴了吗?’”

看到上师的话,我不禁低下头扪心自问:虽然,我因为个人的痛苦,对家人、世间人的厌恶,偶尔对上师升起信心,想得泪流满面,可是我真正按照上师的教言用正知正念摄持自己的身、口、意了吗?道理说得头头是道,教训别人时理直气壮,可是当自己烦恼生起的时候,却像个胆小鬼,唯唯诺诺,对它俯首称臣,你对上师、对佛法真理是有真正的信心吗?

整理法本的启示:除了惭愧,还是惭愧!

师兄发来上师宣讲的《亲友书》第一课,分配我把第一课分为四个文档:上师事迹、修行事迹、法本故事和教证。虽然同时给了我《法本整理规范详解》,但拿着这份“说明书”就好比正式驱车前,虽然已经通过了科目一的理论考试,但要真正让自己开车上路,心里还是相当相当紧张,所以,事情一搁便是半月。

这半个月,虽然整理工作没有开始,但心里却一直很忐忑,甚至想过退出发心。退出理由想搪塞:因为自己当初不懂,发心太多了,现在无暇顾及!(上师说:愚者是先承诺后观察,而智者是先观察后承诺。我这次是好好地尝到了这个不经仔细观察的“甜头”。)

甚至,为此我还专门请教了学会法师,法师运用《入行论释·善说海》里面的两段颂词为我开示:

“首当量己力,自忖应为否,不宜暂莫为,为已勿稍退。”行事的最初应思量、观察自己是否具有成办这件事的能力,如果有能力就着手进行,如果无能为力,则暂时放弃不做。假设无能为力不做这是最好的,如果开始以后就不应该退步。

“退则于来生,串习增罪苦,他业及彼果,卑劣复不成。”如果半途而废,则其等流果他世中也将屡屡退失誓言,士用果增上罪业,异熟果增加痛苦。放弃此事再做他事,则做时及果时的这两种善业也会变得低劣不究竟,最终将一事无成。

法师的开示我似懂非懂,感觉就好像自己在一艘乘着很多人的轮船上,船已驶入一望无际的汪洋,下船早已没有希望。就在感觉“绝望”的同时,管理人员第二次询问整理法本的进度时,我给出了法本整理完毕的时间限度。

今天终于鼓起勇气、分秒必争地把《亲友书》第一课按要求整理完毕,在整理、归类的过程中,我发现:当把各项内容分别复制、粘贴到修行事迹、上师事迹、法本故事和教证后,原文内容几乎所剩无几!难怪许许多多的师父和道友都说上师说的话,句句都是金刚语。

这让我想到在《行者随笔——上师座下》一文里面的那段话:灯火通明的经堂,沉寂高原大地上的光芒,又一个夜晚将悄然逝去,上师叮嘱弟子:“上师传法的时候,大家当以难得之心,将每一字、每一句牢记在心中。华智仁波切、阿琼堪布以及汉地诸大德,在长期依止上师的过程中,由于对上师非常有信心,将上师视为真佛,故而觉得上师所传之法极其珍贵,竭尽全力记在心里……弟子们将上师的每一字,每一句,如饮不死甘露,竭尽全力记在心里。”

但是,即使如此,上师自己还说:“其实我的汉语水平也不高,表达得也不好,有时候说出的道理,实在让大家笑话。但我所讲的法全是佛陀传下来的殊胜教言,通过不通顺、层次不分明的语言来跟大家交流,倘若你们能对佛法生起正知正见,那也是有意义的,对我的评价和看法倒不重要。”

看到上师的这段教言时,一种感动不禁油然而生——我等举世公认的大德上师尚如此评定自己,我一介凡夫,平日所行微善,不及上师亿万分之一,我有何可傲慢的呢?

麦彭仁波切说:“如果一点傲慢心也没有,那才是值得骄傲之人;如果自己有傲慢心,那整个世界上哪里有比自己更为卑劣的人呢?”

慈悲的上师呀,弟子是个如此卑劣之人,您能原谅和接纳我吗?

和母亲不同往常的对话

近来,由于自己散乱是主要原因,没能够把修行和对家庭的照顾平衡好,让母亲和爱人生了很大的烦恼。甚至由于自己缺乏智慧,在劝亲人为生病的家人放生时遭到了猛烈的攻击,我的心也是肉做的,被骂的时候,还是挺难受。

昨天中午,又和妈妈因为一些事情展开了小规模的唇枪舌战,若是以前,肯定又是一场硝烟滚滚的战争,现场惨状不忍直视;但昨天中午在和妈妈争执的过程中,突然想起这几天刚好看见的上师的一个教言:“要真正往生极乐世界,首先必须清净相续中的深重罪业。虽然有些人不一定杀害父母,但是他们不孝顺、不恭敬父母,甚至侮辱、虐待父母,这种恶行也是往生极乐世界的障碍。这是由于父母是严厉的对镜,对他们有不如法行为过患极大,就像一个人得罪了大领导肯定不会有好结果一样。因此,如果自己曾对父母造过罪业,一定要好好发露忏悔。”

当时,我坐在沙发上,面对母亲劈头盖脸的责骂:“你这样年纪轻轻就学这些(佛法),又不喜欢钱,这么多年,也没有攒下钱,让人瞧不起,看你这辈子怎么办!我养了一辈子的女儿就变成这个样子了,真是气死我了……”

妈妈在一旁气得身体颤抖,一边不住地擦着眼泪。因为想到上师的这段教言,我默默地发露忏悔,这个时候身边的手机突然响起,我打开一看《一切都是佛陀的加持》:“在生活中,不论痛苦也好、快乐也好,吉祥也好、不幸也好,疼痛也好、哀伤也好……”我心里一惊!还真有这么巧,于是,我就安住在这其中,看着母亲悲伤的身影,她骂我,我闭嘴,逐渐逐渐的,我看见母亲的情绪平静了。当时还没注意到,这篇文章居然是上师的开示,当时如果不是上师加持的话,又不知道家里闹腾成那般模样了!感恩慈师,您洒下法雨,熄灭我愤怒的火焰,无声无息地给我们整个家庭带来一片祥和……

放生晚上的偶遇

和女儿一块逛超市,本来一直不愿意逛卖生鲜的地方,但想到自己在智悲菩提花网店请回来的上师亲自设计的《圣般若摄颂》不锈钢挂件,上师亲述“其所在之处,当地众生均蒙护佑”,所以,我往生鲜专场走了过去。

刚好看见一些螃蟹就发心买了几只,然后火速带着女儿赶往河边放生。河堤上的小花园,充满了喧闹的音乐,人们在欢乐的跳着广场舞,我生怕被人看见,在给螃蟹作了三皈依后,用上师加持过的佛珠在它们头上纷纷加持,希望它们将来能弘法利生,然后是悄悄地放生中。就在我心怀胆怯地埋头放生的过程时,突然听见旁边一阵哗啦啦水流声。

我循声望去,只见一对青年男女拿着一个口袋往水里在倒什么,‘难道他们也在放生?’我心生疑问。他们很快往我这边走过来,我问:“您们是在放生吗?”对方笑脸盈盈地说:“对,他们钓到的小鱼,我们拿来放生。”说完,他们就笑笑地走了,我继续低着头捡螺蛳,大概捡了七八颗的样子,我抬头看,刚刚还在眼前的两个不管是模样还是穿着都十分十分普通的人居然转眼间就不见了!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往他们可能去的方向追去,但都没有寻见他们的踪影。

在回家的路上,我看见整个河岸那么长,他们两个人居然就刚好在我旁边、刚好在我害怕放生之举被人发现之时、又刚好在那个时间点出现在我面前放生!我心里暗暗地惊讶:难道他们俩位是菩萨呀!这也太巧了吧!感恩上师加持,驱除我行善时的内心的害怕和紧张!感恩您,慈悲的上师!!!

尾篇:心心相应

类似的事情,实在太多太多了……

以前,我总渴望能天天围绕着上师,感受他自由、超凡脱俗地经过我时,向我袭袭飘来自然之风;而今,我不再那么执拗,因为通过这种种示现,我终于深刻地明白了学院发心法师在《佛学会发心人员发言令在场所有人流泪》一文中,让我们好好思维上师常说的那句话:“我不知道自己能活多长时间,但只要有一口气,哪怕只有一个人听法,我也会尽心尽力用佛法饶益他!”我终于明白,圣者的心怀岂能是我们凡夫可以揣度?上师的慈悲又岂是我们能够想象?上师的智慧又岂是我们能够揣度?

此刻,我终于深深地领悟到某位具德上师关于“真正的学佛是调伏自己的心”的教言,而不是天天期盼开天眼等各类神通。

在热益西森格所著的《大威德之光》一书中说:“佛教中有世间和超世的两种自在大神通。一般人们所说的神通是指世间法神通。这类世间神通,不但佛菩萨有,而且邪魔外道也有;不但修炼的人有,而且未经修炼的人中也有与生俱来的;不但在精神、心理正常的人中有,而且在精神、心理失常的病态人中也有;不但人有,而且动物也有。既然神通是佛魔共有、神鬼共有、人畜共有一种现象,就无法仅仅从神通确定神通具有者是佛还是魔,是神还是鬼,是凶还是吉,这是其一。其二,佛教的转生善道和解脱成佛,不是靠神通,而是靠慈悲善行和波若智慧。若不具备智慧,虽然神通广大,也和邪魔没有什么两样,脱离不了轮回。第三,如果学佛的人舍本求末,轻德行而重神通,认邪魔为佛菩萨,把骗子当作有神通的高人,就会堕入万劫不复的邪恶深渊。由于以上原因,佛教不提倡神通。除了特殊情况外,即使有神通者,戒律也禁止其显现。这‘特殊情况’,就是指那些具有高尚的人格德性者,不为名利和贪心所驱动,而完全为了化度众生的诸种方便。佛教高僧、大成就师所显现的神通,从本质上讲,也都不离度众方便的原则。”

同时,我也明白修法,也不是一定要出家(能出家当然最好,但如果因为自己福报不够,实在不能出家就一定要把家庭尽心尽力照顾好)。作为在家人,若能真正的按照上师的教言,依教奉行,如理如法修持自己不善的言行,加上对上师无比坚固的信心,相信有一天终会获得成功的,诚如上师所言:“即生不开悟、不成就,倒不是特别要紧,但如果依靠恶知识或恶劣环境,自己产生一些邪见,则非常可怕。古人说:‘宁可千年不悟,不可一日错路。’没有开悟不要紧,只要好好地相信因果、行持善法,临终之前也有开悟的机会,即使临终不能,中阴的时候还有希望。但假如自己业际颠倒、诽谤上师佛法,那就无药可救了。”

上师,不言不语,却一直都在鼓励我;

上师,无声无息,却一直都在鞭策我;

上师,无影无踪,却一直都在关怀我。

于是,我不再日夜不停地思念您,因为我知道:有一双慈爱的眼睛和一颗悲切广大的心怀,从来不曾离开我——您就在我身边!在每个思念您的弟子心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