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喻人符号式的藏戏面具

郭翠雯

藏戏是西藏地区流传已久的表演形式,在西藏传统文化中占据很重要的地位,乃至在今天的大小节日中都会有演出。不管是小范围的望果节,还是隆重的雪顿节,都可以看到精彩的藏戏演出。因为藏戏是要戴着面具表演的,所以藏戏又称为“面具戏”,这足以见得面具是藏戏表演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藏戏面具本身就可以看作是一门西藏传统文化。

“我第一次接触藏族的面具是在1983年,那时候我刚到藏剧团,看到了藏戏面具。藏戏又称‘面具戏’,然后我就对面具产生兴趣了。”西藏民间文艺家协会副主席张鹰与记者说起他与西藏面具的缘分时,提起了他第一次见到藏戏面具的场景。藏戏面具不仅仅是藏戏演出时的道具,也不只是藏戏文化的衍生品,藏戏面具本身就是一种值得深入研究的西藏传统文化。

1121-2-1 白面具(张鹰供图)

白面具和温巴面具

在传统观念上,因为藏戏面具是普通民众接触较多的西藏面具种类,很多人以为藏戏面具足以代表西藏面具。张鹰老师对此作出解释:“西藏的面具分很多种,有宗教面具、藏戏面具、歌舞面具等,其中宗教面具数量较多,质量较好,藏戏面具的数量相对少于宗教面具。”

“藏戏主要分白面具戏和蓝面具戏,这主要以两种温巴面具颜色的不同来区分的。”张鹰向记者介绍道,“白面具戏历史悠久,可以说是藏戏的雏形,白面具亦是风格古朴。并不是叫它‘白面具’就说明面具只是白色的,这种面具不仅仅是白色的,也有以黄色做底的。表演白面具戏时戴的面具上圆下尖,呈锥子形,周围还要用较长的山羊毛装饰。这种装饰用的山羊毛特别讲究,被选用的山羊从小要精心照顾,这些山羊身上的毛不但不能剪,还要经常梳洗打理,让山羊的毛格外柔顺,等山羊毛长到需要的长度的时候就宰杀取皮。”

在西藏流传最广泛的是蓝面具戏,虽然它的产生较晚于白面具戏,但是历史上有名的八大传统藏戏剧目主要由蓝面具戏演出并流传至今。在蓝面具戏不断发展逐渐形成不同的风格流派时,表演时的面具也逐渐多样化,也开始向规范化的方向发展。

1121-2-2

1121-2-3
半黑半白的两面派面具

张鹰说:“咱们经常提到的‘温巴’,是蓝面具戏中的代表人物,是勇敢和正义的象征,蓝面具戏的由来也与此有关。温巴面具是深蓝色的,取材于八瑞祥及如意宝图之类的。面具的外形像个宝瓶,顶端是宝伞形的,下面为如意宝图。额头上半圆的拱形象征的是双鱼,拱圆下方的日月徽象征金轮,眼睛和嘴的造型象征莲花,鼻尖下面的贝壳象征右旋海螺,面具两侧各挂着一个吉祥结,身后披挂锦缎象征宝幢。”

藏戏面具根植于人民的劳动和生活之中,是藏族人民在长期生活实践中产生并不断发展起来的,是西藏民间文化和传统文化传承下来的结晶。

藏戏面具的颜色和作用

“藏戏面具与京剧脸谱是有很大区别的,京剧脸谱是以人物的性格区分的,一个人只有一张脸谱,一张脸谱也只能代表一个人。而藏戏面具是以颜色来代表这个人物的身份或是性格,仅仅是一个色块、一种符号。”张鹰说,“比如说,红色的面具代表国王,它不论在哪出藏戏里都是代表国王的;黄色象征智慧,是仙翁的代表;白色象征纯善,一般代表老人;还有半黑半白的阴阳面具,象征口是心非的两面派。”

藏戏面具在藏戏表演中,仅仅是一个符号的作用。表演者将面具佩戴在额前,用面具上的色块表现自己的身份与性格。这些面具多为平板式的,质地很硬,外形是统一的桃形状,中间雕空眼睛和嘴,大体上没有什么差别,唯一的区别就是裱在面具外层的布料的颜色是不同的,这些裱在外层的颜色就是藏戏中人物的象征。

而藏戏中某些角色佩戴的面具以及佩戴方式是与众不同的,主要靠面具产生的不同于他人的效果来吸引观众,在传统藏戏中反派角色的面具就是这样的。“藏戏中反派角色的面具不仅仅是为了情节的需要,还起到调节观众情绪的戏剧作用。反派角色一般戴着黑色的面具,也有棕色或是其他比较深沉的颜色。他们的表演随意,丑态百出,有时候还会在观众和演员之间来回穿梭,使整个演出比较轻松愉快,这一表演形式也是传统藏戏的特征之一。为保证情节完整和调动现场气氛的需要,几乎每一部藏戏里都会有这样一个角色。”张鹰在介绍另类藏戏面具时说,同时他特意强调了一下老人面具的与众不同,“老人面具制作时一般运用一些柔软的材料,比如兽皮。之前人们用打皱的兽皮根据人物的面部结构来制作面具,现在采用缝纫的方法来做出皱纹的感觉,感觉很自然也很真实。”

1121-2-4
仙翁面具

藏戏面具的制作

西藏手工制品文化历史悠久,这些手工艺品的质量和外形都是相当考究的。就藏戏面具而言,就有很多好的作品,而藏戏面具的制作工艺也是相当复杂的,每一个步骤都要认真严谨,才能做出精致的面具。

“藏戏面具的制作大多也是用脱胎法,制作面具时先塑一个泥胎,把这个泥胎当成雏形,向泥胎上糊一些胶、布、纸。脱胎后,再向基本定形的面具模型上裱装饰性的东西,还要打腻子,将面具弄得很厚,但是要不停地打磨,让它变平。这些步骤都做完之后,就可以上颜色了。”张鹰在向记者介绍藏戏面具制作工艺时说,“在制作面具的同时,会用经幡、经书之类的布或是纸掺杂在里面,就像做佛像时一样,为了祈福、驱灾、辟邪。有些面具还会用兽皮、动物的毛作装饰,让面具更有立体感,也更利于分辨人物的身份和性格。但是这些用来做面具的材料并不是随便选出来的,这些被选中的动物是需要精心培养的。”

虽然西藏传统手工艺文化随着时间的推移,积累沉淀了很多艺术精髓,但是现在在市场化的形势下,市场上的手工藏戏面具良莠不齐。针对这种现象,张鹰说:“虽然现在的制作方法和过去没什么差别,但是工艺已经大不如前了,现在制作出来的面具是很粗糙的。其实还是有专门做面具的艺人,但多是为寺庙做面具的。”

文章来源:http://www.tibet.cn/2013xzdlj/mzsgy/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