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的我,幸运的他

1120-2

阿姜布拉姆

摘自《敞开你的心扉》

泰国小比丘的生活好像很不公平,长老吃的是最好的食物,坐的是最软的垫子,而且不用去推手推车;而我们小比丘呢,吃的食物令人作呕,常常要整小时坐在硬硬的水泥地上(而且还是凹凸不平的水泥地,因为村民们铺水泥的水平实在不敢恭维),时不时还得干辛苦的体力活儿。唉,可怜的我,幸运的他。

我长时间地自怨自艾,东想西想:那些长老没准儿早就开悟了,所以美味的食物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浪费,因此我才应该吃最好的食物;长老已经盘着腿儿在硬地板上坐了那么多年,早就习以为常了,因此我才需要坐那又大又软的垫子,况且,长老都吃得好、长得肥,屁股上的“天然肉垫”都已经够用了;长老总是指挥我们小比丘干这干那,自己从来不动手,他们怎能体会到在烈日下推手推车的炎热与辛苦?何况,所有的项目都是他们的主意,所以他们应该自己动手!唉,可怜的我,幸运的他。

当我成了一名长老,我吃最好的食物,坐最软的垫子,很少干体力活儿,可是,我却发现自己在羡慕小比丘。他们不用给大众开示,不用整天倾听人们形形色色的问题,不用成天花时间做管理工作,他们没有多少责任,拥有大量自己的时间,我听到自己在说:“可怜的我,幸运的他!”

不久我就发现了其中的问题,原来,小比丘有“小比丘的苦”,而长老有“长老的苦”,当我成了一名长老,我只是把一种苦换成了另一种苦罢了。

同样的原因,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单身的羡慕成家的,而成家的羡慕单身的。当人们成家了只是把“单身的苦”换成了“成家的苦”,而当人们离婚,则只是把“成家的苦”换成了“单身的苦”罢了。唉,可怜的我,幸运的他。

没钱的人羡慕有钱的人,而很多有钱的人呢,却羡慕没钱人之间的真诚友谊以及无事一身轻的自在,变成富人只是把“穷人的苦”换成了“富人的苦”,而急流勇退收入减少只是把“富人的苦”换成“穷人的苦”罢了。唉,可怜的我,幸运的他。

“变成另一种人就会更快乐”的想法只是痴人说梦,变成另一种人只是把一种苦换成另一种苦而已。但是,无论小比丘还是长老,成家还是单身,有钱还是没钱,只要你对现状满足,你就从苦海里解脱出来了。噢,幸运的我,可怜的他。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9970e8520102vkhf.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