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钱应该修佛像建庙还是扶贫?

1118-2

林聪

很多时候,我们看到有人用大量的钱去造佛像、建寺院,很多知识分子型佛教徒都会想“其实这个钱用来给穷人更好!”,他们很不以为然。可是,这其实也多少反映出我们是相信佛说的因果或者是只相信眼前的东西(也就是说,这区分了真信佛的人、爱好看某类型佛书的小资“佛教徒”)。

我们帮一个人解决温饱,确实很好,而且我们也必须做。可是,佛教说的必须成佛,其基本理论正在于因为我们无法彻底帮所有众生解决所有和一切实际的困难,所以我们才必须成佛。帮助穷人当然是好事,这个我们都承认,而且佛教徒必须做,可是这不是全部,因为这样帮无法彻底,我们只是能做多少算多少,我们虽然这样做,但必须同时意识到这个其实并不彻底。

在有人花很多钱造佛像时,我们不以为然,认为这样不合乎人间佛教、人道、慈悲立场,认为用这钱帮助穷人更好,这样说好像听起来很人道主义、很动听,但也在某种程度上反映了我们其实并没在内心深处深信佛说的因果,因为我们认为给他一顿饭比佛经上说的那些不知道真还是假的所谓的以后的果报要来的实在。反过来说,如果我们深信佛说的因果,就自然会认为,这钱给穷人吃一顿,也只解决一顿的温饱,并没解决他们的根本问题,可是哪怕他们以没有信心的心态看到一眼佛像,也种下一个缘,注定以后会结究竟的结果,彻底解决问题。

如果我们不能接受这个因果概念,不是问题,但我们必须重新衡量自己是不是真的内心认同并相信佛说的话了。

印度在穷地方建一个世界最大的佛像,也会有人说“这钱可以帮附近很多穷人解决温饱的问题了!”可是,解决他们一顿饭当然也是好事,但让世界各地慕名而来不信佛的人能看上一眼佛,哪怕是以游客心态,哪怕是异教徒,按佛教说,这也是种下一个因,让他们最后有一天能得到彻底解决问题的果报。如果不是佛教徒。持“这钱可以帮附近很多穷人解决温饱的问题了!”这一论点,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或许还算很合理,但如果是佛教徒,却仍然持这个论点,就多少反映我们其实内心深处并不深信佛说的因果了。顺便一说,建一个这么大的佛的工程,也带动当地穷人长远的就业机会,这些可能比单单请他们吃一顿饭的利益更大。

还有一点要说的,别人做善业的时候,我们评论必须很小心。譬如说有人发心供养一群僧人,你说“倒不如把钱给更穷的另外一波僧人”,这样说,因为你的话得供的功德另说,但你让本来要供养这波僧的施主的心动摇了,甚至令本来得供的僧人供养变的没有了,这样是不好的。还有一些人喜欢高深的空性,这样当然也很好,但有时候我们会不自觉地认为做佛像、涂金、顶礼这些事情,是愚父愚妇佛教徒的封建迷信,内心很瞧不起,这样也不很好。

学习空性是佛教的,但造佛像、涂金、顶礼这些事情的利益也是佛教的,我们不能只选择性地认同其中一些佛说的(自己喜欢听的部分)而不认同其他一些同样是佛说的话嘛!

很多比你我更懂而且更认真地在学空性的高僧,也同时在造佛像、涂金、顶礼这些事情,可怎么看他们都不像傻瓜嘛!我师公是色拉寺昧院1966-1976年的堪布,也是现在尚在人间的三大寺最老资格的卸任堪布,他对中观的学问修行是不必说的了,可是前几个月我有机会和他一起相处,他每天必定完成早晚各100个长曼达才休息。如果说学空性就是一切,修曼达这类不是真正的修行,那么说的话,这位三大寺最老资格的卸任堪布显然就是个笨蛋啦?!

空性是不容易证悟的,必须有很大功德(和智慧、努力)才能证达,也必须很大功德这辈子才有机会听到这些甚深教法。论坛很多朋友喜欢研究这个,把顶礼、供养这些事认为是愚父愚妇佛教徒才干的所谓修行,可是谁知道呢?或许大家现在有机会听闻这些很高的教法,甚至有机会证达,正因为我们以前做了很多供养、顶礼、涂金一类的“愚父愚妇佛教徒才干的所谓修行”呢?!这个谁敢说一定不是这样呢?

还有一个和话题无关但想到的话题也说说,也有一种现象,很多人会看到一些僧人团体常做世俗救灾工作,也看到有另外一些到处弘法,我们就认为前者比后者伟大,其实这样想正反映我们不懂或者并没真正深信佛法。按佛说的,僧人本来主要布施的就是法布施(这当然并不是说他们不能做财布施),法布施能究竟帮助别人,财布施只解决目前问题。和尚也做财布施,是大好事情。但作为佛教徒,我们不能认为只有前者是在实在帮助人,而认为后者并不是在帮助别人,否则我们就是不相信佛说的话嘛!一个僧人如果光作财布施,可能是愿或者能力或者机缘所致,这个我们应该也赞叹。但如果我们认为他们比法布施的帮助更大、更伟大,我们就必须再次衡量到底自己应不应该信佛了,因为我们显然内心深处并不认同佛说的一些内容,反而更认同社会慈善团体的“教义”(当然我也认同社会慈善团体的善行。这里并不是说世间善行不该做,我没有这个意思)。

文章来源:http://rufodao.qq.com/a/20150803/046083.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