弦理论和金刚经(中)

——“佛法与科学”系列原创分享

多伦多慧灯禅修班  吴晨

NOVA "The Elegant Universe"

(接上一篇)

让我们总结一下,从弦理论到超弦理论,有两个重要结论:

1. 组成世界的最小单位,是无数振动的能量弦;

2. 世界有11个维度。

关于第二个结论,我们费了很多口舌……虽然我们费了这么多口舌,其实这第二个结论,是属于我们另外一篇文章《相对论和华严经》的话题。所以,对不起各位,显然,我们泡了一个下午的下午茶,算是白泡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还没有一个字提到过《金刚经》。

好在,我们还有第一个结论:世界是能量弦的振动。

世界是能量弦的振动

世界是能量弦的振动。这什么意思呢?

量子力学展示给我们的世界,在本体上是一片能量的海洋,如同充满光明的虚空一样,但是其中飘荡着无数幽灵一般的“概率波”。在我们感知世界(观测)的当下,这些能量的海洋,吹响了“集结号”,凝结成一个个颗粒状的“能量包”,这就是物质世界的基石。

量子力学是迄今为止,唯一能够符合所有实验数据、并能够精确预测新的实验数据的“暴力解答法”。但是,它的理论基础却始终云里雾里看不透。它带给科学家们的两个最大的困惑是:

其一,物质世界只存在于我们的感知(观测)中,离开了我们的感知(观测),它没有任何真实性,如同梦幻一般;

其二,我们的观测,看上去具有一种随机性,至少在量子世界里确实如此。因果律似乎失效了,人生成了“撞大运”。

现在,弦理论修正了这一量子世界的图景。从本质上说,物质世界还是一片能量的海洋,如同充满光明的虚空。但是这片能量的海洋却有着无数细小的能量弦,长度大约是一个“普朗克常数”。这些能量弦通过振动,形成一个个泡泡状的幻觉,这些泡泡状的幻觉就是基本粒子,即物质世界的基础。

这些弦并非是稳定不变的,一根弦可以分裂成两根,甚至更多。而多根弦,可以融合成一根。这些弦或为线段,或者闭合成环状,它们不停振动,汇成不同形状的幻觉泡泡,这些幻觉泡泡,就是不同属性的基本粒子的源头。

之所以称之为“幻觉”,是因为根本没有一个真实的“泡泡”,只有能量的“振动”。这些振动的幻觉相互交汇叠加,产生了宏观世界的多姿多彩。

这让你想到了什么?对,音乐!

宇宙中不再有任何具有差异性的微粒子,即使去观测也是如此,有的只是不同力度弹拨能量弦产生的不同振幅的振动而已。所有不同属性的微粒子都是在这把“宇宙小提琴”的弦上,因为不同振幅的振动而发出的不同音符;而各种宏观的物体和运动则是各种“和弦”组成的不同“旋律”;物理学定律则是创作“旋律”遵循的音阶琶音关系。整个宇宙,就像一首气势恢宏的交响乐曲。

弦理论揭示的物质世界的基质,就是一个个由振动幻变出的泡泡,而宏观的物质就是无数小幻觉(泡泡)组合叠加成的一个个大幻觉,整个宇宙就是一个超级大幻觉。

当然,我们还有一根极其微细的能量弦,但是这根能量弦和任何古典的物质概念都不沾边。事实上它本身就如虚空一般清澈通透,无形无色,无质无碍,是虚无缥缈的“力”(能量)。

这意味着什么呢?

它意味着:能量弦虽然有弦之形态,但那只是无形无色、无质无碍的宇宙力的游舞。能量弦的自体,当下即为无形无色、无质无碍的宇宙力,和周边的虚空并无界限和阻隔可言。

所以,物质世界就是一片毫无滞碍无形无色的光(能量)的海洋。大大小小所有的物质,当下即是虚幻不实的,是无形无色的宇宙生命力起伏振荡而幻化出的一个个如泡沫、如波涛、如巨浪般的幻相。

在“物质世界是一片光(能量)的海洋”这一点上,弦理论和量子力学乃是一脉相承。而由此衍生的“物质世界的虚幻性”,两者的认识却各有千秋。

让我们回头浏览一下量子力学。

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解释,发现了物质世界的半个奥秘,“在没有观测时,物质世界不存在。”有的就只是一个幽灵般的概率波——说白了仅仅是可能性而已,根本没有现实可言。在“未观测时的虚幻性”这一点上,量子力学似乎比弦理论更彻底。弦理论还守着一根细细的能量弦,而量子力学则宁愿信任一个名叫“概率波”的幽灵。

至于物质世界的另外半个奥秘——“观测时,世界存在吗?”对此,哥本哈根的量子力学家们,明明已经得到了答案,却始终犹犹豫豫低声嘟哝着,不愿说出口。

作为一种妥协,他们说,“观测使得概率波坍塌,产生了具有各自差异性的微粒子。喏,这就是物质世界的基质。也是我们目前的共识。再往下,求您了,别再逼我说出口了,那是一个我们情感上还没有做好心理准备的答案。”

这个没有说出口的答案,究竟是什么呢?正在观测时,这个纯粹依赖于“观测”的世界,究竟有多少真实性呢?

在量子力学家们看来,虽然最终的能量本身如同沙漠中的无数沙子并无任何差别,但是在观测的当下,由能量分布的不同方位和密度确实诞生了不同性质的微粒子,物质世界的差异性也由此产生。如同沙漠中的沙子,虽然本质上并无二致,但沙子堆积的高高低低不同形态确实存在。

说白了,他们已经意识到,即使在观测时物质世界的差异性也相当虚幻,依赖于本身就相当虚幻的能量场。但是他们依然寄望于通过挤压虚幻的能量场,可以挤压出一个稍微不那么虚幻的宏观世界。

在“正在观测时的虚幻性”这一点上,弦理论显然比量子力学更坚定。他们用一根细小的能量弦的不同振幅,取代了“实实在在”的能量密度,一个本就非常虚幻的宏观世界立刻变得更加空洞虚幻。

体现量子力学和弦理论各有千秋的另一道谜题是:“虚幻的宏观世界,它的作者是谁?”在这一题上,量子力学和弦理论各自给出了极其精彩的答案,如一个硬币的两面,相得益彰。

量子力学中,“观测”具有核心的作用,但是 “观测”的真实涵义究竟是什么?对此见仁见智。大多数“主流”物理学家采取了一种“鸵鸟”政策,他们设定了一个一观测就坍塌的波函数,并且在应用中得心应手。但是,对于这个波函数如何坍塌、何时何地坍塌、为什么坍塌,却不愿追问,生怕自然科学一不小心就滑进了“谈玄说妙”的哲学领域。(这一点和数学领域的故事极其相似,牛顿和莱布尼茨的微积分,面对无穷小即等于零又不能等于零的尴尬,只能“埋头赶路,不敢抬头看路”。)

真理往往就在毫厘之间,隔着一层窗户纸,穿透了,就是光明;没穿透,就是黑暗。这不是理性的差异,而是勇气的差异,决定了我们和真理之间的距离。

在见仁见智的量子力学家中,尤金·维格纳无疑是一位勇敢者。他勇敢地捅破了窗户纸,说出了那个答案:是“意识”造成了波函数的坍塌,用大白话说就是“意识”创造了物质世界。尤金·维格纳的结论,仿佛是当年贝克莱的空谷回音。贝克莱说,“存在,就是被感知。”翻译成佛教唯识的语言,即:世界如梦。

回到我们的谜题:虚幻世界的“作者”是谁?

再看弦理论给出的精彩答案。

被量子力学踢出“朋友圈”的因果律,在弦理论中重新刷出了它的“存在感”。所有的“物质”,从一个最小的微粒子到一棵小草、到参天大树、到山河大地和太阳月亮,乃至人你我他和整个宇宙(心灵世界除外,这不是物理学的菜),都是一个个虚幻不实的“幻相”。

幻相的源头,是不同频率和波长的“振幅”。这些大大小小的振幅遵循着音阶琶音的因果律,汇聚成无数更大的和弦与旋律,整个宇宙就是一曲因果律(数理逻辑或音阶琶音)游舞幻化的梦幻圆舞曲。

当然,无论如何组合,无论这个幻相有多么庞大繁复,幻相就是幻相,它始终未曾离开过幻觉。除了虚幻的现象,一丝一毫真实的形质或滞碍也得不到。用佛法中的幻化八喻比照,即:世界如幻。

综上所述,量子力学揭示了“世界如梦”,即佛法的唯识。而弦理论揭示了“世界如幻”,即佛法的中观。前者侧重于“心识”的游舞,而后者侧重于“缘起(因果律)”的幻化。但究竟而言,如梦即是如幻,如幻即是如梦,量子力学也罢,弦理论也罢,揭示的都是“世界如梦如幻”,而这正是唯识和中观的共同意趣。

应该公正指出的是,在承认“世界的虚幻性”上,无论量子力学还是弦理论,都并未达到一个佛教徒期待的程度。如果我们不看到这一点,只顾着撮合科学和佛法,便会显得不够客观,有些牵强。但现代物理学和佛法之间,确实只隔着一层薄薄的窗户纸。

作为我们这篇文章的特邀嘉宾“弦理论”,它似乎应该享有一些有别于量子力学的特殊待遇。因此,在利用大篇幅对比了量子力学和弦理论之后,让我们最后关注一下弦理论的“阿喀琉斯之踵”——那根细细的“宇宙弦”。

这是目前发现的物质世界最小的基质,有相当多的科学家期待它是“最后的晚餐”,意思是,微观世界的探索到此止步。量子力学和广义相对论统一的美妙前景,似乎给了他们很多理由这样乐观。

但历史上的前车之鉴实在太多太多,这一次,也不是所有的弦理论学家都这么自信。相当一部分人在心里悄悄嘀咕着,“谁知道呢,很可能又是一层包装盒,迟早会被揭开来扔掉,就像那些前辈们的命运,如分子、原子、电子、夸克、量子。说到底,就是一个大盒子套着一个小盒子,小盒子套着一个更小的盒子。真不知道在大自然最后的盒子里,卖的是什么药。”

在寂静的深夜里独处时,这些喜欢思考的“叛逆”者们,也许会闪过一个念头:难道,真的就像贝克莱、王阳明、和佛陀说的,所有一切都将消失在虚空中?

作为一篇佛学文章的作者,我们不需要保留那些没有用处的Taboo(禁忌)。我很想大声对这些已经接近真理边缘的科学家们说,“是的,这根细微得几乎无法再细微的宇宙能量弦,也终究难逃它的前辈们(分子、原子、电子、夸克、量子)的命运,终将消失在科学史的虚空中。”

在台湾的一次开示中,慈师说,“科学家们一定会发现,能量弦也不是最小的,最小的是什么呢?就是找不到了。有一天科学家们一定会发现,根本就没有物质,一丝一毫也找不到。这一天还有多远?不好说。如果这个世纪的物理学能够按照二十世纪那种日新月异的速度推进,那么,也许三十年或五十年以后,我们有可能会看到这一天。”

今天的弦理论物理学家们,就像一群寻找宝藏之门的盗墓贼,无意间闯入一个沉睡了亿万年的熔岩山洞。他们在黑暗的山腹中摸索,被眼前的一切惊得瞠目结舌。熔岩洞中的景象,如此光怪陆离,匪夷所思,闻所未闻。而山腹中的路,偏偏如此蜿蜒崎岖,歧途纷繁,如迷宫一般;它的尽头究竟通向哪里,是宇宙的宝藏之门,还是一条死路?物理学家们一无所知。唯一能够借助的就是手中的理性火炬。而这支传统的理性火炬受限于传统工艺的诸多禁忌,微弱的光芒几乎湮灭在超现实的黑洞中。

此时此刻,慈师的这一句话,就像山顶上传来的一线光明,如同一盏慧灯,点亮了科学之旅的前进之路。

Anyway,让弦理论学家们暂时先留着最后的这一点“念想”吧,他们取得的成就已经足够绚烂。为了向这一成就致敬,让我们再重新回顾一次弦理论的涵义。这一次,我们不是从能量弦走向宇宙;而是逆行,从宇宙走向能量弦。

就像剥芭蕉一样,当我们把“宇宙”放在手上把玩的时候,我们发现,“宇宙”其实只是一个概念中的“总相”。随着我们的眼光往它的内部看过去,“宇宙”的总相便消失了,剩下的是地球、月亮、太阳,还有数不清的星星和无数宇宙射线等等。

我们随手又捡起一个我们最亲切的星球,地球。奇妙的是,“地球”也只是一个和合而成的“总相”。随着我们向内探寻的目光,“地球”的“总相”如泡泡一般消失,只剩下一堆山啊、河啊、树啊、草啊等等。

我们好奇地继续把玩。随手捡起其中一颗树,不出所料,“树”也只是一个幻相,随着审视的目光,立即消失在虚空中,只剩下一堆树枝、树根、树叶、花和果实。每个部分都有着自己的不同颜色、形状、重量等等。如此继续一路往下把玩,我们曾经认为非常真实的木头、叶子、花瓣等,依次消失在虚空中。原来,它们都只是一个组合而成的“总相”。

然后,是分子、原子、电子、夸克。我们惊讶地发现,不仅一层层的“总相”在相继消失,而且原先只是不断碎片化的形状、颜色、气味等等,在进入微观世界后忽然神奇般地无影无踪、就地隐遁了。

忽然间,我们到达了一个临界点,所有的差别突然消失,连最小的微粒子都只是一堆生生灭灭的幻觉泡泡,漂浮在能量的海洋里,漂浮在虚空中。我们伸出手,试图触碰这最后的“真实”,得到的,只有无数幽灵般的“振动”。

此时回头再看原先的“宇宙”,就是无量无边的“振动”汇集幻化的一首梦幻圆舞曲。

就这样,如同那些已经渐臻佳境的禅修者,为了提升禅定的熟习力,在不同次第的禅定境界中,来来回回上上下下反复游历。同样,我们也从弦走向宇宙,又从宇宙回到弦,就这样上下求索再三思维。渐渐地,那个曾经粗大坚固的世界,在这般周而复始的巡航中,化为了一堆又一堆不停幻灭的“泡泡”。

虽然没有一丝一毫真实的形质或滞碍,但是这些大大小小的“泡泡”,和这些“泡泡”组成的大大小小的幻觉,依然如故地生生灭灭,而且遵循着某种奇妙的“音阶琶音”——缘起(因果)规律。这真是一个奇妙的梦幻世界!

正当我想以此结尾,彻底休息一下的时候,忽然想起一件事:《金刚经》呢?我好像还是没有提到《金刚经》呀。不是说好了,文章叫做《弦理论和金刚经》嘛?

好吧。

未完待续。

敬请关注。

跋文:

前段时间,慧灯禅修班的微信群里,道友们对量子力学和佛法作了热烈的探讨。波澜甚至荡漾到其他的朋友圈。那时候,我就有个心愿,有时间写一个佛法和科学的系列文章,也许对众生能有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利益。第一篇文章从傍晚开始落笔,一气呵成,正值天降月的第一天,加拿大的金秋美景,惊喜地见到道友们发来的法王如意宝珍贵照片,手捧一尊文殊童子像,背景是莲花生大士。心中欢喜无限,以此文供养大恩上师三宝,供养本尊空行护法。祈愿莲师法脉广弘,教法证法兴盛,佛光普照众生,三界一切吉祥。喇嘛钦!

参考目录:

慈诚罗珠堪布讲解 缘起性空(一、二、三):http://m.ximalaya.com/16332033/sound/8457116?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