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与科学

多伦多慧灯禅修班  吴晨

213291_222559022_2

一、佛法和科学趋入真理的不同方式

有一句话,已经被充满自豪感的佛教徒们引用得几乎失去了新鲜感。这就是中国科技大学前校长,著名科学家朱清时先生说的:“当科学家千辛万苦爬到山顶的时候,佛学大师已经在此等候多时了。”

虽然被引用了无数遍,使得这句话的文学魅力不再那么新鲜,但是其内在的理性魅力,依然光彩耀人,让所有智者心有灵犀,豪情万丈。古人说,“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说的就是这种豪情吧。

在人类文明史上,科学一直在不断否定和修正自己的过程中进步,并且朝着佛法的一部分见解(主要是对于物质世界的阐述)越来越接近。

反观佛法,从2000多年前释迦牟尼说法的时代起,一直到今天,所有的不同层次的见解都没有改动过。将来也不需要改动。

也许,传授佛法的方式和词汇,会有一些创新,以适应不同的时代;但佛法所有的核心内容,核心涵义,从来不需要做任何调整。虽然,从来都未曾改动过,但是,佛法却能够含摄所有新的科学理论科学发现中合乎情理的部分。

对此现象,有人说,佛法只会拿着一个一成不变的大框框,不断去套新的科学理论。而科学有勇气不断改正自己;这才是科学超胜和了不起的地方。

这一说法简直可笑!科学在不断承认错误,而佛法历经2000多年也无人能够真正指出一处错谬之处,而且能够包容所有合乎理性的内容,这不是科学的超胜之处,这是佛法的超胜之处!

为什么会怎样呢?

因为佛法和科学趋入真理的方式不同。

佛陀是宇宙人生真相的觉悟者。佛陀觉悟之后宣说的佛法,是从山顶向下俯视,一览众山小,所有图景尽收眼底,一目了然。

而科学是从山脚下开始向上不断攀登。随着山势不断升高,攀登者的眼界越来越高,所看到的图景也不断呈现新貌,越来越广阔。与此同时,攀登者离山顶也就越来越近。

这一道理,即使在科学自己的历史上,也有迹可循。

比如,牛顿的经典力学,200年来被认为是完整而且完美的宇宙图景。但广义相对论颠覆了经典力学。虽然如此,我不能说牛顿力学就不合乎理性。事实上,牛顿力学是广义相对论中一个特殊案例,是广义相对论在某一个特定条件下的演绎。

多达10维的弦理论,又以一个更大的框架,容纳了广义相对论。一位弦理论学者说,即使爱因斯坦没有发现广义相对论,广义相对论也可以轻易地从有着10个时空维度的弦理论中推导出来。

此后,威腾发现了第11维度,“超弦理论”问世。威腾仅仅是换了一个看问题的角度,即站到更高的山坡上向下看,却一下子把几个各自为政、相互矛盾的“10维度弦理论”装进了同一个新的框架里。

如果有一个今天的超弦理论物理学家,穿越时间,回到过去。他从11维超弦理论的山顶往下看,牛顿力学,广义相对论,10维世界的弦理论,都是符合理性的,但都是不完备的——它们只是不断向上攀登的路上的一个个图景而已。

牛顿身处的位置最低,看到的经典力学图景最狭窄。爱因斯坦站得高一些,但广义相对论也未能跳出四维时空。新问世的弦理论,位置更高,时空拓展到了10个维度,当然图景也更为广阔。超弦理论仅仅是再向上攀登了一步,时空多加了一个维度,之前的种种矛盾便迎刃而解。

但这位穿越的超弦理论学家,在他的时间之旅中,却被告诫不要轻易泄露属于未来的秘密。否则,他很可能被当成异教徒被送进宗教裁判所;或者被当成一个胡言乱语的病人,送进疯人院。所以,最安全的选择,是坐在11维超弦理论的山坡上,静静等候,等候近代科学史的攀登。

站在11维时空的高度,向下看牛顿力学,广义相对论,10维弦理论;这个感受,和佛法站在山顶,等候科学的一路发展,应该非常相似。当然,超弦理论也只是攀登路上的一个观景台。真正站立在山顶等候科学的,唯有佛陀。

让我们设想一下这位穿越历史的超弦理论学家的心情。就像所有穿越小说中的男主角或女主角,他一定会因为自己成了时代的“超人”,拥有这么多的秘密,而心涛澎湃,难以自抑。

这时候,这位穿越的超弦理论学家,如果他的虚荣心多一些,慈悲心少一些,他很可能会不断出手,直接插手干涉自然科学史的进程,让历史进程呈现出一片混乱,就像所有过把瘾就走的“穿越小说”主角那样。

但是,如果他碰巧接受过佛陀的教育,不仅仅有智慧,而且有慈悲心;他心里想的,不是炫耀自己的知识,而是为了真正帮助人们。那么,他一定会选择耐心地等候,等候时机的成熟。与此同时,在历史的每一个关键时刻,他会用一种默默无闻的方式,给那些推动历史的关键人物一点点“灵感”的提示,就像佛教历史上的所有证悟者,一直以来所做的那样。

二、“无法证伪”违背科学精神吗

在今天盲目自信和盲目自卑并存,失去了方向感的科学界,还存在着一种很流行的论调。他们说,科学的一个核心定义,就是“能够被证伪”。

有相当多一批人,迷信这个论调,并由此判断说:佛法不是科学,也不符合科学精神;科学也不可能和佛法走到一起;因为科学必须是“能够被证伪”,只有“能够被证伪“的理论,才符合科学精神;而佛法的许多见解,比如轮回是否存在,等等,根本就是无法证伪的。

这话应该分开来看。

佛法当然不是科学;至少,不是今天这种形式的科学。事实上,佛法从来也没有说过,佛法就是科学。

但是,佛法最符合科学精神。为什么这样说呢?不着急,请泡上一杯带有清香的绿茶,容我为您娓娓道来。

首先,“能够被证伪”,真的是科学的本质和“核心定义”吗?或者,“能够被证伪”,真的就是“科学精神”的涵义吗?

我想,“能够被证伪”,这更多的是一个统计学和经验主义的结论,用通俗的话说,叫“十年被蛇咬,今朝怕井绳”。在科学的发展史上,它一直在否定和修正自己,所以,它对自己能否到达真理,已经失去了自信。它产生了一种根深蒂固条件反射式的自卑的想法:自己一定会被更新的理论推翻,这条路没有尽头,就像传说中的“对数螺线”,不断向着圆心靠拢,却永远也无法到达。

这样的想法,倒也没错。因为科学研究的领域,超不出语言和思维的王国。无论如何努力上下求索,它始终在这个幻觉世界里飞行,就像孙悟空离不开如来的手掌心。所以,科学理性,确实就像一条“对数螺线”,不断向着圆心靠拢,却永远也无法到达。

但是,问题是,科学的这种自卑,却又搀和了对科学的盲目迷信。相当一批人认为,科学无法完成的任务,其他任何途径也无法完成。这种自卑和盲目自信的糅合,绝对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这是科学在向山顶攀登的路上,产生的一种不合理性却合乎情感的真实感受。对此我们非常理解。

但同时,必须指出:认为“只有能被证伪”的理论,才符合科学精神,才符合真理,这是一个大错!进而武断地认为,佛法既非科学,也不符合科学精神,把科学和佛法联系在一起不过是宗教徒的一贯伎俩,依靠佛法根本不可能得到真理——如果这样认为,那就是大错特错!

首先,科学的尽头,究竟是什么?未来的科学,会是怎样一种形式?我们现在还不好下断论。

目前来看,科学一味向外寻求,它在这条路上,无论如何接近佛法的一部分道理,也不可能和佛法完全会合,解答整个宇宙人生的奥秘。为什么呢?因为宇宙人生,有两个部分:外面的世界,和心灵的世界。两个部分合起来,世界才完整。只有同时探索两个世界的奥秘,才可能获得真正的真理。

但是,谁也不敢说,未来的科学不会接纳新的课题和新的研究方式——对于心灵世界的思考和探索。

其实,随着量子力学的出现,已经有一部分科学家,开始反省这一点,表现出了对于意识世界的浓厚兴趣,比如获得诺贝尔奖的量子力学家维格纳。此外,爱因斯坦的女儿,在其死后二十年,公布了爱因斯坦最后的笔记。这些笔记显示,爱因斯坦相信,科学探索的宇宙的尽头,是爱,是情感的力量。

所以,一切皆有可能。也许有一天,科学将分为两个大的部分:对外面世界的探索;和对心灵世界的探索。而本质上,只要符合科学精神的课题,只要是客观真实的现象,都可以成为科学的一部分。

从这一意义上说,我们也不能断定,未来的科学不会引入佛法的内容,或者干脆融入佛法,成为佛法的一门特殊语言。

其次,回到“能够被证伪”的话题。

其实,佛法中有很多不了义的观点,都是可以被证伪的。不了义的意思,即符合“某一个层次的真相”,但不符合“最终的真相”。它的隐含意思,就是“终有一天会被证伪”。

比如,轮回的存在,还有“因果不虚”,虽然在我们生存的这个幻觉世界里,即世俗的现象世界里,是根本无法“证伪”的,因为它们完全符合这个幻觉世界(现象世界)的真相。但是,从更高的角度,即证悟“空性”或幻梦觉醒的角度看,“轮回”也不存在,“因果”也非实有。

因此,佛法中有很多不了义的内容,是“能够被证伪的”。在学修佛法,不断接近人生真谛的觉悟之路上,我们需要不断推翻自己的一个又一个旧的观点。

比如,小乘的修行人,认为一切粗大的物质都是幻觉,但是最微细的微尘一定存在,它是物质世界的基石。但是,“唯识”(随理唯识)的修行人,发现这个最微细的微尘也是虚幻的,只有“心识”是唯一真实的。再后来,“中观”的修行人,发现“心识”也是虚幻的,所有身心内外的世界,都是一个幻觉。

佛法修行人的这一“不断否定自己”的心路历程,非常符合科学在“攀登路上”的感受。

但是,最终的真相,一定是无法“证伪”的。否则,就没有一个真相了。

既然存在着一个世界,无论真实也罢,幻觉也罢,那就必然有一个真正的真相。真相,如果被“证伪”了,还叫“真相”嘛?能够被证伪的,必定不是真相。“真相”一词的意思,就是“不可能是虚伪的”。

我知道,有些科学人士,听到这里,会提出抗辩。他们说,科学的“能够被证伪”,不是你理解的这样。科学的“能够被证伪”,是说,我们可以设定一种检验的方案(无论是推理,还是实验),如果结果符合“理论”,“理论”就获得证实;如果结果不符合“理论”,“理论”就被“证伪”。而佛法中的“轮回存在”,根本无法证伪,因为即使有一亿个人都没有见过“轮回”,也不能排除“轮回”存在的可能。这样,“轮回存在”就是一个无法证伪的课题,不符合科学精神。

其实,他们这么说,一是对佛法不够了解,二是对探索真相的路还缺乏洞见。

就以“轮回存在”为例。这是佛法中最基本的一个见解。但是,正如上面所说,“轮回”也是可以证伪的。虽然从我们生存的世俗世界(现象世界,或幻觉世界)而言,“轮回存在”的观点根本无法推翻,但是,从更深奥的胜义境界(即觉悟者的境界,或世界的真谛)看,“轮回”不仅成立,而且从逻辑理证上也可以推翻。有些科学人士,质疑“轮回”的课题无法证伪,这只是对佛法缺乏了解而已。

更重要的是,持此看法的科学人士,对于探索真相的路,缺乏洞见。

任何理论,任何观点,只要不是最终的真相,就一定可以被推翻,被“证伪”。能够设计出一种“证伪”方案的理论,一定不是最终的真相。正是洞察了这一点,龙树菩萨说,“没有见解,就是最殊胜的见解”,并且发展出一套寻找世界最终真相的独特体系,“中观应成因”。(有兴趣的人,可以学习中观。这里不做介绍。)

事实上,不仅最终的真相,无法“证伪”,就是在通向最终真相的路上,每一个暂时的真相,在它自己的层次上,也是无法“证伪”的。这一点,正是科学自己最重要的一个事实。我们都知道,科学的整座宏伟大厦,都是建立在几个最简洁的“公理”之上的。什么叫“公理”呢?就是和所有观测都不矛盾,而且找不到可以证伪的方案,根本无法证伪。

在经典力学中,有一个最著名的公理:两点之间,直线的距离最短。这是经典力学中根本无法“证伪”的一个“公理”。你能够说,这不是科学吗?

到了广义相对论的框架中,随着空间的弯曲,这个“公理”也被“证伪”了。

这个例子,和“轮回”的课题,非常相似。因此,历经千辛万苦,都无法“证伪”,这恰恰是找到真相(公理)的钥匙。这一点,科学和佛法不谋而合。在佛法的“因明”中,这叫做“事势理”,即当你动员一切资源,集合所有的观测数据和逻辑推理,也无法撼动无法证伪时,这就是你所在层次的“终极真相”——当然,有一个前提,你得确保你确实没有任何遗漏。

“因明”学,在佛法中,是一门专门研究现象世界(幻觉世界)的学问。它是佛法中和自然科学最有共同语言的一门学问。这有两个缘故。

第一个缘故。因明有两个任务,其中一个任务就是科学的任务:观测和寻找外在世界的奥秘。

第二个缘故。因明的工具和科学的工具一样,即:观测,推理,实验验证。具体说,就是由观测到的现象,通过逻辑推理,得到一个逻辑自洽的假说;然后,通过各种实验得到验证(最好是能够预言未来的观测结果,并得到验证),使这个假说成为一个定理。

用因明自己的术语说,就是:

在“现量(观测)”的基础上,通过“比量(逻辑推理)”,得到一个“立宗(结论)”;这个结论还必须找到至少一个以上的“喻”(真实的例子)来验证它。

由于上述两个缘故,“因明”和科学有着难解难分的因缘。所谓“因明”,就是通过“因果律”或“逻辑理证”,来揭示真相的意思。这和罗素说的,“科学追求因果律,就像采蘑菇的姑娘寻找蘑菇一样”,不谋而合。

从一个同时通达佛法和科学的人的眼光来看,“因明”是最深奥最圆满的逻辑学。因为它超越了所有的具有局限性的“逻辑系统”,能够包容所有的“逻辑系统”,而不会有它们各自的缺陷。这一点,就像拥有11维的超弦理论,可以含摄所有那些彼此矛盾的10维弦论,却不会有它们的那些缺陷。

为什么“因明”具有这样一种威力呢?

因为科学界(尤其数学界)的所有逻辑系统,都需要设定一些不能触碰的禁忌(前提,或自设的“公理”)。而“因明”根本不需要这些禁忌,它唯一遵循的,就是逻辑理证自身。

因明的内容很广很复杂。

但是,有一部很短却非常精彩的佛法论典,叫“解义慧剑”,以窍诀性的方式,总结了“因明”的四个基本理证:观待理;作用理;事势理(又叫证成理);法尔理。

这四个理证,最核心的就是最后两个理证:事势理和法尔理。前面两个理证,都是事势理的一种衍生。

法尔理中的“法尔”一词,意思是,“大自然本来如此”。

“法尔理”的意思是:大自然既然存在,就一定有一个真相。这个真相一旦找到之后,不需要再追问“为什么会这样”,大自然本来如此。就像宏观世界中的“水是湿的”,或者“火是热的”。

这和一些宗教的教条有什么差别呢?在一些宗教中,信奉着类似“造物主创造了世界”这样的信条,而你却不允许提问,否则会被视作亵渎轰出人群。

有差别!“法尔理”不是教条。你不但可以质疑,而且可以动员一切资源,调动所有观测数据和逻辑理证,直到你精疲力竭,确信你根本无法撼动它的一丝一毫。这怎么是“教条”呢?

动员一切资源,调动所有观测数据和逻辑理证,进行推敲的这个过程,就叫做“事势理”,又叫做“证成理”,即“所有事实和推演之势”都无法推翻时,我们便得到了“法尔”(大自然本来如此的真相)。

这是一个关系到科学信仰的重要问题。为了让事理更清晰明白,我们如何啰嗦也是值得的。下面,就让我们用“因明”自己的术语,再重新讲解一遍。

事势理(证成理)的涵义是,“如何证实,我们已经得到了大自然的真相了呢(哪怕仅仅是真相的某个侧面)?”

很简单,当所有的“现量”和“比量”(即所有的观测和理证,或所有的“体验”和“逻辑推理”),都无法推翻一个事实时(即无法对其“证伪”时),这就是大自然的真相,至少是大自然真相的某个侧面。我们称之为“法尔”。

大自然的真相,即“法尔”,也可以分很多很多层次。总的来说,可以分为“世俗法尔”和“胜义法尔”。世俗法尔,是幻觉世界的最大真相;胜义法尔,是真正的真相(觉悟后的真相)。最终的真相,只有一个,就是“胜义法尔”。它才是唯一的真正的大自然。

比如,火是热的,水是湿的,万法都是运动的变化的(刹那生刹那灭),这就是“世俗法尔”,是“我们这个幻觉世界的最大真相”。这也就是科学最底层最基层的基石:公理。

如果公理不是科学的一部分,那么整个科学的大厦,根本就无法存在了。而火是热的,水是湿的,这样的公理,不但是科学的基石,而且在科学的宏观世界里,也是无法“证伪”的。

它们其实就是佛法说的宇宙的四大中的“火大”和“水大”,也是科学家们在最近一个世纪才确认的宇宙四种基本力之一:电磁力对应“火大”;弱力对应“水大”。四大的“大”,意思是“周遍一切万物”。目前,科学家们对于“弱力”的了解最少,如雾里看花,还没有办法和水的湿性联系在一起。从这一点而言,佛法的常识,其实是可以为科学的“弱力”研究带来许多启发的。

“胜义法尔”只有一个,但是“世俗法尔”可以有很多层次。下一层次“无法证伪”的“法尔”,到了更高的层次,就可以“被证伪”,也就不再是“法尔”(公理)了。科学史上,有很多这样的例子。

比如:

牛顿力学的引力,是经典物理的“法尔”,无法被证伪。而在广义相对论中,引力其实只是空间的扭曲,并非真正存在一个“引力”。

再比如,两点之间,直线距离最短,是经典科学的绝对时空观的“法尔”。但在相对论,特别是多维世界相继问世以后,这一曾经的“法尔”也就不断被“证伪”了。

最后,最重要的一点是,所有的“世俗法尔”都不是真正的“法尔”。真正的“法尔”,只有一个:胜义法尔,即佛陀宣说的“空性”。它还有很多其他的名字,比如“如来藏光明”,“大圆满”,“中观的深寂离戏”,“禅”,“心的本来面目”,“基”,“法界”,等等。

“胜义法尔”永远也不可能被证伪。其他的“法尔”都是暂时的真理,最终都可以被“证伪”,都是“不了义”的。

当然,“无法证伪”的真正“法尔”,必须经得起“事势理”的考验,不能凭我们几个人嘴皮子翻一翻,就定下来的。佛法几千年都不需要更改一个字,也无法更改一个字,却依然可以含摄任何最新的合乎理性的科学发现,这正是佛法符合“法尔”的一个证明。

所以,真正的科学精神,就是依靠理性追寻真理。用因明的语言说,即:用“事势理”寻找无法证伪的“胜义法尔”。

所以,“无法证伪”不但不违反科学精神,反而是所有科学努力的终极目标。自然科学的历史,是一部不断发现新的世俗法尔的小说,也是一部不断证伪旧的世俗法尔的剧本。

三、科学和佛法的相通之处

佛法不是一种典型的宗教信仰,它没有任何教条的内容。佛法也不是哲学。佛法是一门学科,是一门关于智慧和慈悲的学科。当然,佛法也不是科学,至少不是今天这种形式的科学。但是佛法完全符合科学精神。

什么是科学精神?

我想,要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分清“科学主义”和“科学精神”。科学一旦成了“主义”,就变了味。现在有很多人,喜欢扣帽子,他们认为,只有物理,化学,数学这样的形式,才是科学,才符合科学精神。这显然是非常狭隘的。

真正的“科学精神”,是一种“正直求真”的态度,和两个要素:

首先,它是一种追求真理的精神,和客观公正的品质。

其次,它需要同时具备两个要素:(1)有圆满自洽的逻辑理证;(2)符合所有相关的观测数据。

如果只有逻辑自洽,却没有观测的支持,就是一种假说。只有两者都具足,才成为一种科学理论(定理)。

从前面对于“因明”的介绍中,我们已经不难发现,佛法完全符合这些要求。也就是说,佛法完全符合科学精神。

事实上,科学精神就是理性的精神。它虽然被冠以“科学”的名字,但并不是科学的私有财产,它也完全可以被称为“佛法精神”。我们完全可以说,科学很符合“佛法精神”,即理性精神。

有很多人认为,把佛法和科学联系起来,是宗教徒的一种惯用伎俩。在这一点上,佛教徒和其他宗教徒没有差别。真的是这样吗?

还是用事实来说话。

让我们分别观察一下其他宗教徒和佛教徒的相关文章。在做这项工作之前,我们首先要筛选掉那些既未通达科学,也未通达各自宗教教义的那些言论。市面上流行的,大多数是这样的一些牵强的言论。这些言论,只代表他们本人,不代表他们的宗教。

所谓,“废其言,不废其人;废其人,不废其言”,这才是智者的选择。愚痴的人,会因为某一个出家人的绯闻,就诽谤整个佛法。而智者即使从恶劣的人口中,也能发掘出精华的教言。

比较佛法和科学的精品,相对多一些,虽然也很稀缺。这方面,真正深入透彻地洞察两者,并且以善巧智慧的方式,对其隐藏的甚深奥秘,深入浅出进行宣说的,首推慈师。在慈师的一些开示中,如“心经讲记”,“佛教的世界观”,“相对论和华严经”,“缘起性空”等等,有一些非常精彩的分析。更多更精彩的奥秘,慈师则秘而不宣,偶尔在私下的场合,会有片言只语,点到即止。

但是,也许仅仅这片言只语,已经足以为未来的许多科学发现指明方向,成为科学解开新的奥秘的钥匙。我有时候甚至会想,慈师尊贵的名字,会不会载入未来的自然科学史,遮盖住牛顿和爱因斯坦的光芒。

再观察其他宗教徒的相关文章。我刻意翻阅了一些某个西方主流宗教借力科学布道的文字。这些文字比较多。很多时候,他们对科学的知识比许多佛教徒更加专业。但是真正理性的文字,可以说,一篇也没有找到。我最终找到一篇看上去最接近理性的文字,是从弦论入手,宣传他们自己的教派。

这篇文字,通篇都是在讲解弦论,而且相当精到,相当通俗易懂。可是关于他们自己教义的内容,却非常少。在文字的最后,作者说,也许,世界就是一片光明的海洋,而光明就是“**”的力量;所以,欢迎你到我们**会,在这里,你会了解到更多关于量子力学,相对论,弦论的知识,以及宇宙的奥秘。

就是这样子了。这是我找到的最最精彩最最接近理性的一篇西方主流宗教借用科学布道的文字。有趣的是,这篇文字的开头,用的就是朱清时校长那篇著名的“弦论和缘起性空”中的一段话。当然,作者刻意忘记了朱清时的佛教徒身份,也刻意忽略了这是一篇介绍佛法的文字。让我欣慰的是,他总算没有把朱清时校长的名句篡改为,“科学爬上山顶的时候,造物主已经等候多时。”

也许是我孤陋寡闻,如果大家能够找到更精彩更有说服力的文字,请告诉我。我一定会很有兴趣拜读。

这是一个意料之中的事。但是,我还是认真地努力地,以谦虚的态度,好好查阅了一遍。查阅的结果,我得到一个纯属于个人的结论:

撇开那些似是而非,极其牵强的比较文章,难得的几篇比较理性的借科学宣传其他主流宗教的精华文字,都是走的同一条路线,具有这么几个共同的特色:

1.他们把传统的“造物主”形象,悄悄修正了。让“造物主”不再是一个捏泥人和爱发脾气的形象,也不再是一个天堂的国王和一个手握权柄可以任性奖惩的神;而是悄悄过渡为一种纯粹的神秘的光明,只在因果律和科学常识隐身的地方才发挥作用;或者是一种含糊不清的“爱”的力量的人格化。通过这种方式,就虚化了他们自己教义中的很多解释不清的尴尬。

2.他们的“造物主”,是这个世界的第一推动力,从此以后便游手好闲。问题是,这种说法,不是从“造物主”那儿寻找“第一推动力”的答案,而是直接把“第一推动力”冠以“造物主”的名字,也不必管同一个名字下是不是同一个人。至于,为什么“第一推动力”一定要叫“***”,而不是其他宗教的某个神,或者干脆叫“土豆沙拉”什么的,他们显然就顾不了那么多了。

3.所有科学暂时无解的奥秘的“答案”,都可以归功于这个造物主。一旦科学找到了自己的“答案”,他马上乖巧地躲避,避免和科学直接面对面地遭遇。

4.这样的对比,不是真的在寻找科学和宗教的内在联系,而是利用科学的前沿发现和各种困惑,来冲击普通人的常识。利用这样的头脑风暴,他们造成听众的一个世界观的真空;然后,他们就利用这个真空和迷茫,说,“喏,这就是**生活的地方,别再苦思冥想难为自己了,来吧,欢迎加入**的怀抱!”至于,科学史上,他们的造物主有过哪些真知灼见可以参照借鉴,他们根本举不出来。说到底,还是那句话:信了才有;不信就没有。

就是这样子了。不相信的话,大家可以自己去看一看,我说的对不对。我这里不是在评判西方的某个主流宗教。不是的。我对他们的教义了解一些,但是不多;我根本不想做任何评判。我仅仅是在客观地分析,我能够找到的一些比较科学和其他宗教的文字而已。

反观慈师的相关开示,还有朱清时校长的一些文字,以及我们正在和大家分享的几篇文章,事情完全是另外一种样子。佛法不是单纯地借用几个科学的名词。不是的。许多科学的重要突破,比如多维世界和“维度的蜷缩”,比如量子力学的测不准和困惑;比如在另一篇文章“飞矢悖论的理性之光”中我们揭开的飞矢悖论和量子跃迁的奥秘等等,科学的每一步脚印,不仅仅可以在佛法中找到他们的知音,而且可以从中得到指引,走向更深处的奥秘。甚至,许多时候,连他们使用的一些理性工具,都在佛法中早已完备无缺。

我想,这一点,除非你是一个不去了解,就喜欢下结论的人;或者,你是一个固执己见,根本拒绝作任何调查取证的人;否则,大家的眼睛都可以看得见事实,不需要我在此多费口舌。

我不知道,有没有比较科学和犹太教,或者科学和伊斯兰教的文字。也许有,也许没有。有些宗教,看上去更蛮横一些,完全不屑于走这样一条曲线救国的路线,去博取一个“理性”的虚饰。大家有兴趣,可以自己去查阅和思考。

四、科学对佛法的意义

我们这篇文字的出发点,不是为了科学研究,而是为了弘扬真理,弘扬佛法。所以,先谈一下科学对于佛法的意义。

首先,佛学并非一定要借助科学的语言,来证明它自己的见解。佛法已经有几千年的历史,远远超过现代意义上的科学史。这么长的历史上,佛法有一整套自己的语言,能够让无数人生起信心,而且有无数人从此走上实修实证的道路,一步步亲自体悟到佛陀宣说的人生真谛。

但是,在我们这个时代,科学对于弘扬佛法,有着三个重要的价值:

(一)

我们现代人的生活节奏很快,流行快餐文化,几乎已经没有时间和精力,潜下心来了解佛法。这就是佛经中授记的那个“不是人希求正法,而是正法去寻找有缘人”的末法时代。作为这个时代的授记,往昔一位国王曾经梦见,一个饥渴的人在前面跑,一口甘泉的井在后面追。

这时候,佛陀的智慧化身的导师们,发现科学是一个弘扬佛法的非常好的工具。因为我们从小受的是科学教育,而且我们对科学有一种过度的“迷信”。

比如,我们绝大多数人,连广义相对论的内容都不了解,更不用说其中的数学证明,但是我们每个人都会相信广义相对论的结论:时空是相对的;即使这和我们的生活常识相差甚远。

为什么呢?因为这是爱因斯坦说的,是很多科学家都同意的。这就是一种“迷信”,一种符合理性的“迷信”。

这时候,只要对科学和佛法做一些合理的比较,就可以很快消除我们对佛法的偏见,让我们对佛法产生兴趣,生起信心。

(二)

虽然佛法有自己独立的语言,能够证明世界的真相是“空性”,但是这个真相,实在太奥秘不可思议,即使以佛陀的智慧,也无法让我们每个人一下子就明白这个道理。就像大学的物理课程,无法向一个小学生很快讲授清楚。

要对佛法的“空性”生起信心,需要十几年的佛法教育。显然,我们很多人都不具备。

但是,我们虽然没有十几年的佛法教育,我们却有十几年的科学教育,而两者之间,有很多相通之处。这样子,利用我们的科学教育,就可以替我们理解佛法的“空性”,减少了很多工作量——科学已经把很多前期的工作完成了。我们只需要对科学的语言,和佛法的语言,做一个精确的翻译。

比如,我们对佛法的唯识,中观,基本上一无所知。但是,我们对于物理学上的一些基本常识,却非常熟悉。我们都知道,虽然我眼前的桌子,虽然看上去是结实的,静止的,但是实际上它基本上是“空”的,只有一些非常非常小的微粒子,而且其中没有一点点静止的东西,所有的微粒子都在高速运动着。由很多物理学知识出发,我们进而很容易明白,原来世界就不是真实的,而是一片能量的海洋,是一个幻觉。

这样子,我们再去看佛法的唯识,中观,就没有那么难以接受,难以理解了。佛法需要用几年,十几年的时间做的前期工作,科学教育已经替佛法完成了。

(三)

甚至在修行中,我们也可以借助科学。

“知道”空性,和深信“空性”,还有很大的距离。虽然我们都接受了“空性”的结论,但是我们内心并不习惯这个结论。只是因为逻辑上根本没办法推翻佛陀的结论,所以我们不得不承认,“噢,世界是空性的。”但是,要真正深信“空性”,还需要克服很多很多旧的偏见的力量。它明明没有道理,却很有力量。

这时候,科学可以起到一些作用。因为,如果用佛法的语言来说服我们自己,我们总是会觉得,在我们的旧观念后面,还有一个科学在支撑我们。而且,我们总是觉得,在推理“空性”的过程中,我们肯定遗漏了或者忽视了某个角落。我们嘴上虽然不得不承认“空性”,但是内心我们很不服气,因为“空性”离我们的常识实在是太遥远。

这就像我们黄昏时看到一根绳子,以为是蛇,心里产生了恐惧,于是,我们跑出去了。等我们回来时,已经有一个人把绳子拿走了。我们虽然没有见到蛇,但是心里的恐惧还在,总觉得它还躲在某个角落。

这时候,解决疑惑的最好办法,是直接证悟“空性”。这就像,那个把绳子拿走的人,告诉我们是他把绳子拿走了,并且把那根绳子拿到我们面前。我们在看到确实是绳子不是蛇的时候,恐惧立刻就消失了。

但是,证悟空性,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还不现实。

这时候,解决疑惑的另一个有效的办法,就是按照佛教传统的方法,长期闻思和辩论唯识与中观。最后我们一定会深信,万法都是“空性”的。这就像自己用手电筒,把房子里的每一个角落,都仔仔细细搜查几遍,最后确实找不到蛇的影子,我们就会放心了,“喔,要么我之前看错了,要么它已经自己跑掉了。”这样子,我们的恐惧也就会逐渐消失。

但是,这第二个办法,对我们这些忙碌的城市人来说,也有点困难。不是每个人,都有这样的福报和因缘,能够长期依止善知识闻思空性。

这时候,科学就提供了第三个办法。借助我们对科学的“信心”,来思维和修习空性,有可能起到一种意想不到的作用。一来,我们不再有一个“科学”在背后撑腰,成为我们旧观点的避难所;二来,我们对“科学”的“迷信”,反而成为我们建立“空性”见解的有力武器。

这就像,虽然我们自己没有搜查过每个角落,但是来了一个我们非常信任的人,他说,我已经仔细检查过好几遍,每一个角落都看过了,肯定没有蛇,你放心吧。因为我们非常信任这个人,所以,我们的恐惧也会慢慢消失。

虽然,科学对于这个时代弘扬佛法,有重要的意义。但是,我们始终要记得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毕竟,科学不是佛法。

科学只是揭示了佛法的一部分道理。更深的道理,科学就无能为力了,这时候,佛法就要用自己独特的办法,去深入探索这个奥秘。

五、科学和佛法的差别

那么,科学和佛法的差别在哪里呢?

差别很多很多。

我们这里要弄清楚的,只是其中一个关键内容:在讲解“空性”时,哪些是科学可以帮助佛法做的工作,哪些是科学不能帮助佛法做的工作。

简单地说,科学是向外探索的,对于心灵世界则几乎一无所知,也不知道从何入手。科学发展到今天,特别是量子力学和弦理论的问世,可以帮助我们减少对于一个“真实的物质世界”的贪著,让我们更加容易理解和深信“物质世界是如梦如幻的”这一真相。不仅如此,从量子力学甚至可以引导出“物质世界的源头是意识”这样的观点。这正是获得诺贝尔奖的维格纳的观点。这样想的,还有相当一批科学工作者。这就是佛法“空性”道理的第一步:一切皆归于心。

但是,对于心也是“空性”的这一道理,已经超越了科学的范畴,科学也就无能为力了。这一部分内容,需要通过传统经典的闻思,来真正确立。这就是佛法“空性”道理的第二步:心亦如虚空。

我们还可以换一个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

大乘佛法的“空性”,从唯识到中观,细分的话,有很多层次。在第三转法轮中,佛陀还宣说了“空性”更深奥的一个侧面:光明如来藏。

在这些由浅到深的“空性”见解中,对于唯识和自续中观,科学都可以起到一些帮助。简单地说,科学可以帮助我们减少对于一个“真实的世界”的贪著,让我们更加容易理解和深信“世界如梦如幻”的道理。

而对于“空性”最深奥的“应成中观的离戏”,以及“空性”的另外一个侧面“光明如来藏”的见解,科学不仅起不到什么作用,而且很容易把我们引入歧途。这时候,佛法就必须依靠自己的力量,获得最纯正的见解。

六、佛法对科学的意义

在上述那个超弦理论学家穿越的故事中,他是有机会影响历史进程的。同样,历史上许许多多的证悟者,完全有能力改写自然科学史的面貌。但是,长期以来,这些证悟者一直以一种默默无闻的特殊方式,加持这自然科学的前进步伐。他们所证悟的智慧与慈悲的境界,决定了他们不可能为了名利,或者仅仅出于贪玩和任性,而粗暴地干扰这个世界的演化轨迹。

真正掌握了宇宙奥秘的证悟者,深深地敬畏因缘,他们随顺因缘,任运而行,而不会试图超越因缘。

退一万步说,即使有这样一个“具有神通的人”,出来讲一些不合时宜的话,也会有很多护法神和真正的证悟者,会阻止他的越轨行为,或降低他的言行的影响力。

再退一万步说,即使佛法确实在很多“灵光一现”的科学发现中,起到了关键作用,我们也不会知道背后的故事,不会把这些科学奇迹和佛法的加持力联系在一起。

当然,我们这篇文章,根本无意要推出这样一个观点:佛法,塑造了整部自然科学史。——虽然我个人相信,这很可能是历史不为人知的真实的一面。

但是,随着穿越故事中,那位时间旅行的超弦理论物理学家,漂流到离他出发的时代越来越近的历史片段时,他忽然发现,能够听懂他偶尔冒出来的“天书”的人,开始多了起来。

当他进而发现,适当的交流,可以启迪这些人,进而对那个时代的生活起到一种顺其自然,水到渠成并且积极有益的帮助时,我想他一定会非常乐意展开这样的交流。

同样,佛法也一直在等候科学,等候时机的成熟。

翻开人类文明史,佛法已经诞生了2000多年。而自然科学史,脱离宗教的管辖,独立“注册”以来,才短短三四百年。在这三四百年中,科学至少在三百年里,一直属于西方的专利,而佛法则一直居住在东方,足不出户。

佛法的莲足,真正踏上西方的土地,是短短几十年的历史。而它和科学的交流,已经有迹可循,且逐渐取得丰硕的果实。

比如,荣格作为弗洛伊德的继承人,其成就和才华远远超越了弗洛伊德。而他一生中最为珍贵,从来不离开身边的唯一一本书,就是莲花生大士的“中阴闻教得度”。荣格自己说,他的许多重要的灵感,都是来自莲师的这本书。没有人敢于否认荣格对于心理学的卓越的历史性成就,也没有人敢公开说,心理学不是科学。值得提醒的是,佛法对于荣格的启迪,不是像科学史上一些科学家说的“通过祈祷获得的某种不可思议的灵感”,而是通过真真切切白底黑字的文字。

另一个例子是轮回研究。这项研究始于弗吉尼亚大学的斯蒂文森博士。虽然它还不是主流科学,但是已经获得了越来越多的成果和科学家的承认。它最初并非源自佛法的灵感,但它显然和佛法有太多的交汇,乃至于很多人误会它是一群佛教徒的创意。

还有一个例子是“认知科学”。人工智能可以视作这一领域的一个部分。美国总统曾经征求几十位各领域最有才华和成就的科学家,新世纪最有战略意义的科学领域是什么?在科学家们共同推荐的四五个榜单中,“认知科学”榜上有名。在认知科学的领域,有越来越多的科研工作者们,越来越多地习惯于到佛法中寻找灵感。

有一项相关的研究,引起了很多科研者的关注。在一些大德的倡议下,一些科学工作者和几位长期修习禅定的瑜伽士和出家人,进行了一次有趣的合作:用科学仪器,测量禅定中人体特征的一些变化。

结果是让人震惊的。这一合作,只是一个开端,后续又引发了一些类似的合作。有位明就仁波切,因为在类似的科学测试中,被发现其脑电波中的“快乐指数”远远超越普通人的状态,到达了简直不可思议的地步,他因此被称为“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后来还以此为书名出版了他的故事和教言。

类似的例子还有很多。

但是,很多人还需要一个更具说服力的事实。比如,一个像相对论或量子力学这样石破天惊的科学发现,来证明佛法的灵感确实具有前瞻性。如果有这样一个新的科学发现,其源头是佛法,而其对未来的实验数据又做出了准确的预测,那么,我想,佛法的理性之光,一定会照耀到非常广大的人群。

从目前的一些迹象看,也许,我们可以谨慎地乐观。也许,这一天,在三十年,或者五十年内,有可能发生。那时候,走上诺贝尔奖领奖台的,也许首先是一个佛教徒的身份,而不是科学家的身份。而更多的科学家,也许会受此效应的带动,趋之如骛地涌入佛教的经典,以寻找诺贝尔奖的敲门砖。

事实上,佛法对于基础理论科学的一些启迪,已经悄悄开启。其源头,即为像慈师这样的真正同时通晓佛法与科学的大德巨擘。“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在“飞矢悖论的理性之光”这篇文章中,可以寻到一些蛛丝马迹。

这篇文章的灵感,来自慈师的一句简单的话:“佛法中一些更细微的无常的道理,在古希腊的芝诺等哲学思想中,已经隐含着。”(原话记不得了)而文章的核心内容,则完全取自益西彭措堪布的“四法印讲记”一书。

“飞矢悖论的理性之光”这篇短小的文字,确实是一次比较有趣而经典的尝试。它不只是从一个别致的角度,比较了科学与佛法,而且借助于佛法,解答了一些理论科学中的基本困惑。虽然,这篇短文的内涵为世人接受,还需要时日,尤其是,它的数学表达形式,还“待字闺中”,但这丝毫不会掩盖它的一些锋芒:

1.它圆满解决了困扰数学界几千年的一个经典“悖论”;

2.它圆满揭示了经典力学中的“运动”的真相,而目前科学家们对此还处于旅途之中;

3.它圆满揭示了量子力学中一个重要现象“量子跃迁”背后的奥秘,这也是广义相对论和量子力学的矛盾的焦点。科学界对此尚没有一个清晰的认识,更谈不上一种顶层的理论设计;

4.它给出了来自佛法的圆满的逻辑理证。事实上,这篇文字,只是用科学的语言,对佛法的一些基本观念进行了一次翻译;

5.它给出了一个堪称完美的实验证明:憨山大师的修行体悟。

我们有理由相信,更多真正具有震撼效应的发现,会相继出现。事实上,科学家们一直苦苦思索的极限问题,一直苦苦寻找的弦理论的真正公式,很可能都需要借助佛法的灵感才能获得。而相对论和弦理论中诸多光怪陆离的谜题,如黑洞,多维世界,平行宇宙,虫洞,暗物质,负能量等等,很可能只有到佛法中才能得到解答。科学已经走到了这样一个交界处:传统的科学工具,已经无能为力,全新的领域呼唤全新的思维模式。我们正在迎来一个科学的佛法时代。

七、科学的佛学时代

数学和物理,是自然科学的两大基础。

在历史上,从毕达哥拉斯到亚里士多德,数学家就是哲学家,哲学家就是数学家。而从莱布尼茨到罗素,继承了这一血统。罗素曾经指出:数学就是逻辑,逻辑就是真理。

同样,物理学的发展史一直影响着哲学史。今天,相对论和量子力学带来的震撼,理论物理学已经进入了物理哲学时代。

然而,科学的思维模式存在着先天的缺陷:科学理论是建立在一些假设(即所谓公理)上的推理论证。但这些假设本身就值得怀疑。

科学史上每一次划时代的新篇章,从伽利略到牛顿,从爱因斯坦到波尔和海森堡,都是某种程度地回到出发点,质疑这些假设。先驱们的成就,和他们的勇敢以及想象力成正比。

然而,在更基础的出发点,在更深的层次上,更多的困惑等候在那里,还没有得到解答。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科学下一次划时代的创新,将从佛法中得到启示。

纵观整个自然科学史,它其实就是人类精神文明史的一个重要篇章。古希腊罗马到中世纪是科学的宗教时代;文艺复兴到如今是科学的哲学时代;即将迎来的,是科学的佛学时代。

跋文:

前段时间,慧灯禅修班的微信群里,道友们对量子力学和佛法作了热烈的探讨。波澜甚至荡漾到其他的朋友圈。那时候,我就有个心愿,有时间写一个佛法和科学的系列文章,也许对众生能有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利益。第一篇文章从傍晚开始落笔,一气呵成,正值天降月的第一天,加拿大的金秋美景,惊喜地见到道友们发来的法王如意宝珍贵照片,手捧一尊文殊童子像,背景是莲花生大士。心中欢喜无限,以此文供养大恩上师三宝,供养本尊空行护法。祈愿莲师法脉广弘,教法证法兴盛,佛光普照众生,三界一切吉祥。喇嘛钦!

参考目录之一:

缘起性空(一,二,三)慈诚罗珠堪布讲解:

http://m.ximalaya.com/16332033/sound/8457116?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