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疗拖延症,原来佛陀有药方!

约克大学“治疗拖延症晚期的佛法妙药”菩提学会社团活动心得分享

赵福 & Rico

拖延症

今天的主题是“拖延症”,有两位师兄分别从心理学和佛学分析了拖延症。

我认识每个人都有拖延症,只是频率和程度有所不同。总体来说我没有晚期的“拖延症”,生活基本规律,但有时偶尔也会表现出“拖延症”,比如学习后看电视剧,越看越好看,结果导致晚睡觉,给自己明天安排的计划,可能没有做完等等。

其实“拖延症”有缺点但也有优点。从学习方面来说,我基本每天都会看书,课前预习,课上听讲,课后复习。但是到了期中考试前几天,我却很少复习,对于已经学会了的再看就会感到烦躁。而那些考前突击的同学们,前两天拼命的学习和复习,一遍又一遍。等考试的那天正是他们旺盛的时候,有的学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 对于我来说成绩也可以,但是有时觉书看多了,大脑会感到疲倦,所以效率会下降,反而考试的时候没有他们那样的旺盛。但是平时多看书记得扎实,考前突击可能考完就忘记了。

总之,从心理学的角度上,对于“拖延症”晚期的人们,我们可以采用“番茄工作法”来控制自己时间和适当地调整自己。

11

当然今天的讨论中,最有趣和最具启发性的当属用禅修来对治拖延症。

在今天之前,当我得知圆师兄要谈禅修与拖延症时,心中不禁泛起一阵疑惑,因为我看不到禅修跟拖延症的关系。当然,禅修的好处之前讨论过;它可以帮助我们集中注意力,提高效率,放松心态,激发灵感等等,但是,好像没有一个是跟拖延有关系的。

但在随后的活动中,圆师兄通过类比禅修体验和拖延体验,加上她个人的经验,完全解开了我的疑惑。

12

在禅修中,我们不免升起各种杂乱的念头,身体上也不免出现种种奇怪的觉受;而在这个时候,我们的选择是let it go。保持我们心的清净,注意力的集中,观照着那些繁杂的念头和觉受自来自去。然而,在拖延的时候,恰恰也是一样的。我们拖延的背后,往往隐藏着各式各样负面的情绪:对于任务的抗拒、对于失败的恐惧、对于时间的忧虑、对于娱乐的贪执等等。在面对这些烦恼时,人们下意识地做出抉择:争斗或者规避。争斗,则是去战胜它,迎着这些抗拒、恐惧和忧虑而上,忍住这种负面情绪的折磨去完成该完成的事情。但这往往都不会被人们选择,因为趋利避害是人的天性,我们总想要找一个方法去避免这样的损失(对于克制负面情绪的心力付出),过得舒服一点。所以,人们往往选择规避,也就是拖延;能躲一时是一时,等到不能拖的时候,再用那时的更严重的焦虑、不安等来打垮工作所需面对的那些恐惧、忧虑;不得不说,有的时候,人们很“聪明”。

但是,在面对拖延时,我们其实还有第三个选项,那就是像禅修的时候一样,静静地坐下来(或者站着),观察我们的念头起伏、情绪变化,我们便可以很快的沉静下来,不摆脱烦恼的支使,安心地开始我们的工作。

13

这个办法奥妙十足。它不将那些念头、情绪当做是一个我们需要处理的东西,而是牢牢抓住了事物缘起性空的本质。这些情绪本是因缘而生,为何需要解决?念念生灭之中,它又如何能影响我,乃至害我?既然如此,我又何须去斗争或逃避?当我们沉静下来,看这些情绪、念头起伏变化,最后自生自灭,我们拖延的难题其实已经消弭于无形。剩下的,只不过是把应该做的事情做完罢了。

在活动前,其实我认为在拖延症这个问题上,还是心理学比较有话语权的,因为我一直认为拖延症是一个现代新生的“疾病”,而之前学过的对治放逸、懈怠的内容,全都被我抛诸脑后了。但其实,无论是新生还是早有,这些五花八门的“疾病”有哪一样是佛法无法对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