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如何对待佛像

1109-3

智敏上师

三种修行应学者,谓于佛像,若塑若画,随好随丑,不应讥毁,置麈险处,及押当等,不敬轻毁,皆当断除。应当执为是可敬田,犹如大师。

“三种修行应学者”,要修的是哪些呢?“谓于佛像,若塑若画,随好随丑,不应讥毁,置麈险处,及押当等,不敬轻毁,皆当断除,应当执为是可敬田,犹如大师”,那么一些佛像,不管是雕塑的还是画的,不论雕塑与画的好看与否,“不应讥毁”,不应当讥毁。或者摆在那些有灰尘的,或者险处、很危险、容易掉下来打坏的地方,也不能抵押,也不能当钱用。“不敬轻毁”,不恭敬、轻毁,这些都要断除。那么不管你塑得好不好,都应当他是可敬的一个田,就跟佛一样看待。

《亲友书》云:“随工巧拙木造等,智者应供善逝像。”

《亲友书》云:“随工巧拙木造等,智者应供善逝像”,就是说佛的像,不管做的匠人的工巧的技术巧也好、拙也好,技术高也好、技术差也好,不管木雕的也好、铜制的也好、泥塑的也好,有智慧的人应当恭恭敬敬地对待,佛像都要供养起来。

《分辨阿笈摩》说:“劫毗罗摩纳婆,由于学无学僧众,说十八种异类恶语。谓云:“汝等象头,岂能了知是法非法”等,感得十八异类头形摩羯陀鱼,自迦叶大师时,乃至释迦法王住旁生中。”

《分辨阿笈摩》说:“一个劫毗罗摩纳婆,是一个人,由于学无学僧众,说十八种,异类恶语”,这个人呢,他的母亲很爱辩论,但是跟佛教她辩不赢,她就叫她儿子跟他们去辩去。她儿子还是辩不赢,她就说:“你用一种谩骂的方式去跟他们辩。”他就说什么话呢?说十八种不好的恶语。

“汝等象头,岂能了知是法非法”,因为这个僧团里边,有长相稍微差一点的。一个头有点像象的,他说:“你这么个象头的人,怎么能够知道是法、非法呢?那么你是牛头,你是什么头、什么头。”说了很多。那么这样子以这种谩骂的方式来取胜,后来这个因果感得了什么呢?感得有十八个各式各样怪头的一个摩羯陀鱼,一个大鱼。这个鱼呢,从迦叶佛开始,一直到释迦牟尼佛出来,还在做这个摩羯陀鱼,受了很多的苦。这是个公案,可能大家都听到过的。这个鱼呢,有十八个头,有象头、牛头、狗头等,很多虫咬它的身体,受极大的苦。原因就是辩论的时候,对那些僧众说一些不好听的话、诽谤的话,感得这么一个苦报。那么这是诽谤僧了,如果诽谤佛更不行了。所以说,举这个例,意为不能不恭敬。

《杂事》中说:拘留孙大师般涅槃后,端妙大王,令建大塔,有一工人曾经二次,作是讥云:今令树其如是大塔,不知何日乃得完竣。后善成已,深生忧悔,将其工价,造一金铃,挂于塔上,其后感生容颜丑恶,身形矮小,声音和美,名曰善和。

另外律藏《杂事》里边说:拘留孙佛般涅槃的时候,有一个“端妙大王”,是一个国王,他为拘留孙佛造塔。在造塔的时候,这个塔造得很大,有一个工人,“曾经二次,作是讥云:今令树其如是大塔,不知何日乃得完竣”,那么一个工人,看见要造那么大一个塔(国王对佛恭敬,造极大的塔),他两次地、重复地说:“要那么大的塔造起来,这哪一天造得完呢?”他说了这个话。“后善成已”,但是这个塔毕竟造成了。“深生忧悔”,这个塔造好了,确实好,他也感到很忏悔、忧恼。“将其工价,造一金铃,挂于塔上”,那么他就感到过去说这个话不对了,生忧悔了,就把他的工价——他的工资,就买了个铃,金的铃子,挂在塔上边供养塔。那么他后来感得的果报呢,“容颜丑恶,身形矮小,声音和美,名曰善和”。因为他深生忧悔了,当下就忏悔了,所以没有感得这个恶趣去,但是因为说了这个塔太大了,这个话说了两次,结果后来感生出来的生相呢,非常难看。形象矮小,就是侏儒一样的人,长不高的。但是,他供了金铃,他的声音却是极好。

释迦牟尼在世的时候,有一个人听到一个出家人在念经,这个声音极好,他就说:“哎呀,这么声音好,这个出家人我想见一见。”后来佛说你还是不要见好。他说:“哎呀,这么好的声音我一定要见。”他说一定要见,一见,果然长得又难看又矮小,就是这个善和比丘。因为他过去的因,诽谤了这个佛塔,诽谤佛塔尚且感这个果,而且当下就忧悔了。但是造个铃呢,就感得声音极好。

故于佛像不应说言,此如此类,于他所造诸佛像等,若因善妙,若量广大,不应讥毁及遮止等。

“故于佛像不应说言,此如此类,于他所造诸佛像等,若因善妙,若量广大,不应讥毁及遮止等”,所以对佛像不能说,对塔也不能说,佛像也不能说这些话。“此如此类”,就是这些话了。“于他所造诸佛像等,若因善妙,若量广大,不应讥毁”,人家要造佛像了,假使量很大,或者是他的发心很好,不要去讥毁他,也不要遮止他。

大瑜伽师奉曼殊像,于觉窝前,请观视云:此善丑何似,若善妙者,可将绒巴迦格瓦所供之四钱金授予购取。觉窝答云:“至尊妙音之身,无所不善,师工中等,说已置顶,于一切像,悉如是行。

“大瑜伽师奉曼殊像,于觉窝前,请观视云:此善丑何似,若善妙者,可将绒巴迦格瓦所供之四钱金授予购取。觉窝答云:至尊妙音之身,无所不善,师工中等,说已置顶,于一切像,悉如是行”,那么有一个大瑜伽师,他拿来文殊菩萨的像,到阿底峡尊者面前,叫阿底峡尊者看看,他说:“这个像造得好不好?”假使说好的话,他想去把这个像请回来。觉窝看了这个像呢,他说:“这个文殊菩萨的像,哪有不好的呢?没有不好的,都好的。而师的工中等,就是塑像的他的技术属于中等。”说完了,把像顶在头上,那么其他的像都这样子,都顶在头上。就是说,佛的像、菩萨像,没有不好的。那么只有工艺有好不好了。不管你好不好,他都顶在头上,都是恭敬的,当真的佛看,当菩萨看。

文章来源: http://foxue.qq.com/a/20131028/003377.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