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法与科学”再谈——佛法因明和科学理性

多伦多慧灯禅修班  吴晨

Img380122860

我们身心内外的世界,从宇宙星际,到我们延绵起伏的念头,构成了我们生于彼死于彼而运转不息的世俗世界。

这个世俗世界,链接着两个层面:现象的层面,和真实的层面。相应的,也就有两种真谛(真理):现象层面的真谛,和真实层面的真谛。在佛法中,它们被分别称为“世俗谛”和“胜义谛”。谛,就是真实的意思。

现象层面和真实层面,就像手背和手心的关系。相应的,世俗谛和胜义谛就像一枚硬币的两个面。对二谛的不同层次观察和了悟,贯穿了显宗佛法的各个层次的见解,从小乘的有部,经部,一直到大乘的唯识,中观。

在祖师大德诸多狮子吼般的中观唯识的论典中,有一部极为稀有的论典,如国王头上的王冠,洞彻了所有各宗的理趣奥义,并圆融无碍地统摄在一部论典中。这就是藏地前译派大德静命堪布(菩提萨埵)的《中观庄严论》。

静命堪布开创了瑜伽行中观的传承,将唯识和中观圆融为一体,开显了佛陀真实圆满的意趣。尊者的美名因而和龙树菩萨、无著菩萨比肩,《中观庄严论》即是尊者理趣的集大成之作。一千多年以后,又一位文殊智慧的殊胜化身,宁玛巴的尊者麦彭仁波切,为这部论注释,进一步开显了其中的甚深意趣。

麦彭仁波切告诉我们,对应世俗谛和胜义谛,大乘佛法亦有唯识和中观两大传承。当年阿底峡尊者入藏时,迎接他的菩提光国王,曾经提了两个意义重大的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单独依靠甚深和广大中的单独一者,能不能成就佛道?”阿底峡尊者明确说,“甚深和广大,离开任何一者,不能成就佛道。”这里的“甚深”指的就是圆满抉择空性甚深义趣的中观派,而“广大”指的就是圆满抉择广大修行的唯识派。

麦彭仁波切说,抉择胜义谛,应该依止中观;而抉择世俗谛,应该依止唯识。而我们一般所说的因明,就是唯识抉择世俗谛的理性工具。

所谓因明,就是遵循逻辑理性,观察寻找真理的意思。因,就是逻辑理性。明,就是明了真理。

换句话说,因明就是逻辑理性的演绎,它所遵循的就是因果律。在这一点上,因明和自然科学的科学理性有着同根同源的情谊。罗素说过,“科学寻找因果律就像采蘑菇的小女孩一定会寻找蘑菇一样。”

这一点也不奇怪。因为世界的生灭,以及存续期间的演化,都是遵循着因果律的轨迹。因而,同样以了解世界真谛为任务的因明和科学理性,注定会如出一辙。所不同的是,因明探寻的是既有物质世界,又有精神世界,是一个完整的世界。而科学理性目前探寻的,仅仅是物质世界,对心灵世界几乎一无所知。此外,迄今为止,自然科学的理性,还受到自身旧观念的一些束缚,给自己设定了很多禁区(前提),所以还没有达到因明那样彻底的理性程度。

大自然的黄金规律就是因果律,这毋庸置疑。虽然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解释似乎质疑了因果律,但那只是因为他们还没有找到最后的答案,最后被否定或修正的,只会是量子力学的哥本哈根解释。而他们的“概率波”演化的趋势,其实遵循的就是因果律。他们获得各种成果的工具,也依然是基于因果律的逻辑理性。

同样,虽然现在的一些数学家哲学家对逻辑理性的局限性充满怀疑,但那是因为两个原因:或者他们把逻辑理性用错了地方;或者他们没有勇气面对逻辑理性带来的结论。这一点,在其他文章中,会有圆满的分析。

因明(逻辑理性)的另外一种表达形式,是数理逻辑。在数学中,它的最原始形式,就是数与数论。几何是数理逻辑的空间演绎。

自然科学虽然有很多分支,比如化学、生物等等。但最根本的,就是数学和物理。数学就是世界内在因果律的逻辑表达形式;而物理可以视作这一内在因果律的现象演绎。用通俗的话说,是数学的“实验现象”。正因为这样,理论物理学最核心的两个元素,就是数学和实验。

在“佛法与科学”一文中,我们已经比较细致地讲解了因明和科学理性的相通之处,即科学精神,这里不再重复。

总之,现象世界(世俗谛)的内在规律,就是因果律。这意味着,我们普通人探求世界奥秘的工具,一定是基于因果律的逻辑理性。佛教因明和自然科学的科学理性,都是逻辑理性的不同名称,只不过前者已经成熟,并运用于完整的内外世界;而后者还有待发展,并且目前的研究领域还只局限于外在的物质世界。

从本质上来说,所有大自然的现象,包括身心内外,都是自然科学的研究范畴。所以,随着自然科学的日新月异,我们有理由期待,有一天,自然科学会和佛法中“对世俗谛的理性观察”这一部分的内容会合。他们就像一对走散的双胞胎,虽然因为收养的家庭不同,造成后天的发育差别很大,但终有一天,血缘关系的纽带会把发育成熟的弟弟带到等候已久的哥哥面前。在朱清时校长的著名比喻中,在山顶等候科学的,其实是佛法的因明和世俗谛真理,即“缘起”或“广大”的这一部分的内容。

鉴于现代的人们从小受的都是科学教育。因此,虽然确实存在着将佛法和科学“比附”的现象,但是真正通达佛法和科学两者的智者,在二者之间做一些打通的工作,不仅是合乎大自然奥秘和佛法意趣的,而且是非常有价值的。它不但会对自然科学进程起到引导的意义,而且会对弘法利生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即使我们不去做这个工作,自然科学前进的步伐,在尽头处,也一定会和因明以及唯识中的“随理唯识”相汇合。因为,因明和科学理性本来就是一胞双胎,同根同气。量子力学中出现了“观测”的因素,诺贝尔奖获得者尤金·维格纳直接提出了“意识”在量子力学中的核心地位,这都暗示了这一进程。

如果我们现在不去做这个工作,那么本该属于佛法的荣耀,反而会被其他宗教和各种新兴的外道利用,耽误了人类智慧史的进程,给众生带来难以估量的损失。

其实,这一情况已经相当紧迫。尤其考虑到,很多新兴的外道,和古印度的数论派以及古希腊的“毕达哥拉斯学派”等外道很类似,大多数缺乏专业知识的人很难分清佛法和这些外道在一些关键问题上的差别。所以,这一工作的紧迫性已经如箭在弦,如救头燃。

自然科学之路的尽头,必将超越所有执持常见的外道。因它依赖于科学理性,有着充分的发展空间,而科学理性中蕴含着辉煌的真理,尤其是“刹那生灭”这样殊胜的世俗谛真理,这正是唯识宗(随理唯识)和所有外道的一个本质区别。佛陀曾经以四法印印持佛法,以区分外道,其中第一个法印,即是“刹那生灭”的细无常。

当然,目前的自然科学,和科学理性之路尽头的“未来的自然科学”,还有着很长一段距离。它还有两个最基本的偏见(执着)没有打破。

1. 科学家们还贪著着世界的最小基质,即佛陀在《金刚经》中说的“一合相”。科学家们依然认为,极微不等于零。

2. 科学家们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刹那生灭”的真相。虽然他们已经从“量子跃迁”等许多现象中触摸到了这一真相的手,却迟迟不肯牵起这只手。

但值得期待的是,和所有外道不同,自然科学相信科学理性,他们不会满足于一个“造物主”的心理安慰,在困惑面前,他们选择继续追随理性,并且勇于探索的步伐一刻也未曾停息。而上述两个重要的结论,都已经蕴含在科学理性之中。这正是自然科学超胜所有宗教外道之处。(佛法虽然有宗教的一些形式,但佛法不是宗教,是关于智慧的学科。)

但是,科学即使走到了逻辑理性的尽头,它也不会成为真正完整的佛法。因为,逻辑理性无法超出语言和思维的范畴。而佛法最终的真谛,一定是超越了语言和思维的范畴。用佛法的语言说,所有的语言和思维都是一种“戏论”,真正的“空性”,一定是远离所有“戏论”的。因此,在最后的一段路,只有佛法自己独特的方法,才能走上去。任何其他的理论,也无法取代。

逻辑理性的局限性,即基于二元分别的语言和思维的局限性,已经得到了许多具有卓越洞察力的世间智者的重视。最著名的例子,是罗素的“理发师悖论”。

“理发师悖论”撬动了数学大厦的地基,引发了第三次数学危机。由此产生了三个大的数学派系:数理逻辑派、结构主义派、不可知论派。

公正地说,“理发师悖论”是科学理性最尽头的路标,也是科学理性指向“胜义谛”月亮的一根手指。提出这一悖论的荣誉,归属于科学史和哲学史上最具理性精神和正直感的理性大师罗素,确实是名归实至。

遗憾的是,迄今为止的数学家们,在解答这一难题时,都跑错了方向。根本没能察觉这个悖论的理性之光。

他们把过错归于逻辑理性自身的矛盾,并设立了一些公理系统,来回避问题。这完全是南辕北辙。理性本身并不荒谬,荒谬的是我们凡夫分别念创造的这个虚假的现象世界。而“理发师悖论”就是指向真正觉悟的一根手指。逻辑理性永远无法达到觉悟的“月亮”,但是却可以伸出一根手指,指向这个“月亮”。

在佛法中,早就有“理发师悖论”的许许多多不同版本。当年,龙树菩萨和月称菩萨作狮子吼,开显大乘中观正见的究竟意趣时,用的就是类似于“理发师悖论”的逻辑工具。

在佛法中观里,“理发师悖论”叫做“应成因”,意思是,“只要你有一个观点,就一定可以从你自己的观点出发,推导出矛盾的观点。”因此,只要有一个见解,就应该会成立至少一个过失(矛盾)。

在龙树菩萨和月称菩萨看似“胡搅蛮缠的诡辩”的背后,其实是一种真正的智慧:我们的现象世界,只是分别与语言思维的产物,它源头上就是荒谬的。真正的胜义谛,是超越了语言和思维的。就像对一个天生的瞎子描述“什么是红色”,你永远无法从正面给出一个准确的答案。唯一接近真相的办法,就是不断否定他所有的想象。所以,在当年的辩论中,当那些被逼急了的人抗议说,“你只会驳斥我们的见解,那你自己的见解是什么呢?”龙树菩萨回答说,“如果我有一个‘见解’,就一定会被驳斥;但是我没有任何‘见解’,所以,我永远也不会被驳斥。”他的意思是,最殊胜的“见解”,就是“没有见解”,因为“见解”一定是语言和思维的管辖范围,而真正的胜义谛,是超越了语言和思维的分别的;只有靠信心和修行去证悟。

尽管如此,在世俗谛的层面上,打通佛法和科学的通路,这是一件极有价值的工作,这也就是我们这个“佛法与科学”系列探讨的初衷。

跋文:

前段时间,慧灯禅修班的微信群里,道友们对量子力学和佛法作了热烈的探讨,波澜甚至荡漾到其他的朋友圈。那时候,我就有个心愿,有时间写一个佛法和科学的系列文章,也许对众生能有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利益。第一篇文章从傍晚开始落笔,一气呵成,正值天降月的第一天,加拿大的金秋美景,惊喜地见到道友们发来的法王如意宝珍贵照片,手捧一尊文殊童子像,背景是莲花生大士。心中欢喜无限,以此文供养大恩上师三宝,供养本尊空行护法。祈愿莲师法脉广弘,教法证法兴盛,佛光普照众生,三界一切吉祥。喇嘛钦!

参考目录之一:

缘起性空(一,二,三)慈诚罗珠堪布讲解 :

http://m.ximalaya.com/16332033/sound/8457116?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