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软的心地

1105-5

张亚凌

摘自《人生十六七》

曾经觉得母亲很奇怪,她总是可怜那些在我们看来很可憎的人。

巷子里有个女人,一旦跟谁有了矛盾,才不管是公公婆婆还是街坊邻里,她屁股一拍就蹦起老高。无中生有,满嘴污秽,肮脏不堪,自然是无人招架得了。

母亲看她的目光里尽是忧伤,总是摇头叹息:“那人真可怜,咋忍心把自家作践成那样,鸡嫌狗不爱的。以为赢了别人,其实是输了自家。”

年少的我也曾做错了事,觉得自己伤害了别人,心里很内疚。说给母亲时,她却说:“好娃呀,可怜受罪的是你。你做了那样的事,离原来那个好好的你就远了。做那样叫人家不舒服的事,就是糟蹋自己。”

多年后的今天,我小心做人努力做事,都源于母亲的目光。我怕她老人家看我的目光如同多年前看那个悍妇,是不忍,更是揪心的疼。

或许每个人都可能成为最美好的自己:柔软的心地,善良的品性,明是非的态度,执着的信念,踏实的行为……诸如此类的美德都有机会具备。而当我们迷了心智做出错事时,就偏离了这些,也就远离了美好的自己。

今天的我,也像她老人家那样,看到那些令人憎恶的人时,不是愤怒而是心疼。对不起别人,更是残忍地伤害了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