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情绪式的修行——阎王爷认可吗

1105-2

普巴扎西仁波切

殊胜之发心:我与无量诸有情,自性虽具佛性,然被客尘二取所迷乱,均受如幻之苦,为使一切众生速于原始基界中现证佛果,故恒时精修甚深瑜伽之道而立誓,亦名为智慧发菩提心。未证本来面目之迷乱法,犹如睡眠中所生之梦境,若能清净二取迷乱执著之一切心念,即能证得自然智慧之体性,或显现觉性之相。

众多教言中都说,凡是具有神识的一切众生,都具有如来藏三身无二之佛性,所以不仅我们在座的所有弟子,甚至一只小小的昆虫,也都具有佛性。现前不能呈现一切清净刹土的原因,如《二观察续》所言:“诸有情即佛,然为客尘障。”一切众生虽然是佛,但是佛性被无明二取所遮止,将本来虚幻的轮回执为真实而遭受极大痛苦。佛性如同蓝色的天空,本来具有,但在被乌云遮止而看不见蓝天时,就如同众生一般。当无明二取消尽呈现出本来面目时即为佛,所以佛不需要向外寻找,只要无明二取消尽,自然呈现在我们面前。换句话说,西方极乐世界、东方现喜刹土、莲花生大师铜色吉祥山等,也不需要到哪里去寻找,在赤裸本来面目时,清净刹土自然呈现。如惠能大师所说:“一心向善者,西方极乐世界近在眼前。”所谓的“善”,是指心的本性,当本性显现的时候,已无需再去他处寻找佛果,它就是佛的境界。

从另一个角度而言,佛是一种大自在境界。众生由于无明二取遮止本来面目的缘故,内心做不到自在,时时被外境束缚,随情绪而飘动。当外面呈现一个好的形象让你笑时,你会笑;当外面呈现一个不好的形象让你哭时,你就哭,永远不自在。如同晚上的梦境一般,梦里呈现的一切之相本来虚幻,这一点在我们醒来时谁都知道,但在梦中却做不到自在,完全被梦牵着行走。所以显现时时束缚自己的心。内心顺着显现飘动时,本来虚幻的显现会导致很多痛苦,这就是众生。当无明二取消尽时,呈现的大自在就是佛的境界。现前能否呈现佛的境界不需要问别人,问问自己就知道,贪嗔痴烦恼现前有多重?若要是很重的话,在短短的时间内能看见蓝色的天空恐怕很困难;若贪嗔痴烦恼逐渐减少,从自己的感觉中有明显的改变,则充分说明你离呈现本来面目已经越来越近。我们有时候站在顺缘的立场中树立见修行果,有时候从逆缘的角度观待自己的过失减少多少,这些都非常重要。要知道,佛在心中,我们要做的是消尽贪嗔痴烦恼,断除烦恼之根源我执,只要能消尽逆缘,呈现的就是清净心。

在了知一切众生本具如来藏三身无二之佛性后,为使一切众生速于原始基界中现证佛果,呈现本来面目之光明境界,而立誓恒时精修甚深瑜伽之道,就是智慧发菩提心。智慧发菩提心和共同发菩提心有外内之区别,但都具备菩提心的两个特点——慈悲缘众生,智慧缘大觉。但两者在大悲与智慧的树立上,由于见地不同的缘故,方法各有特点。

我们当前无论修持什么法,比如口里念诵咒语、仪轨,身做顶礼、手印,以观察修和安住修调伏自己的内心,以及行持一系列善法,都是为了呈现心的本性。那么以上所做一切善行是否有功德,依什么作为抉择呢?就要观待逆缘贪嗔痴烦恼减少了多少,顺缘出离心、菩提心和信心增长了多少,而不是观待平常修行过程中的感觉。我们在讲解四禅八定时讲过,初禅也具备喜、乐,但这仅仅是世间禅定。要记住,功德不在于感觉强弱,也不在于善法大小,因为《功德藏》之中曰:“只随善恶意差别,不随善恶相大小。”这就告诫我们,修行不在于你在某个静处闭关了多长时间,而在于时时护持自己的内心。当贪嗔痴烦恼在自己的内心越来越少,出离心、菩提心和信心越来越增上的时候,你就是真正的大修行者。我们都希望自己成为大修行者,即生成办解脱,因此我们应时时观待自己的内心,而不是每天早上起来,把修行当做任务念诵一遍。行善的目的是为了断恶,行善如果没有起到断恶的作用,无论以上做了多少善行,都不能称之为功德,因为这种行善只是一种形式,没有起到真正的作用。

当然,情绪高涨、感觉舒适的时候,我相信人人都如菩萨般笑容可掬,绵言细语,但是在情绪低落、烦恼束缚内心的时候,我们做得如何?平常对治一切烦恼的方便,是否还能护持?若能护持,我想你就是一个真正的修行者;若将对治烦恼的方便搁置一旁,随顺烦恼漂泊,就不是修行者的行为。要记住,作为修行者,要修的是自己的心,无论聚众还是独处,无论顺境还是逆境,都要时时调伏自己的内心。否则情绪好的时候修行好像有所进展,情绪低落的时候就还是如同往昔一般,无法护持正念,一旦我们面对阎王爷时情绪不好,该怎么办?我们可不能赌运气,把自己的解脱慧命交给运气啊!所以,时时观待自己的内心,时时调伏自己的内心,一点都马虎不得。

文章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3fc4cb0102vp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