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佛缘 不期而遇──参拜“晋阳西山大佛”

陈怡安

 1105-1

学员感到与大佛相遇的不可思议之因缘,虔敬礼拜

(图:觉风佛教艺术文化基金会)

2015年暑期觉风学院的校外教学,过程中虽有些小小的意外,但整体而言,还算是圆满。因为此行人数过于庞大,机位的安排十分不容易,因此少部分的学员回程时必须搭乘略晚半天的航班。因为这样的因缘,多出了半天的空档,我和当地旅行社讨论后,安排学员走访2008年10月才开放的“晋阳西山大佛”。到达时,有学员感到疑惑,从来没有听过的“大佛”,比得上云冈、龙门的大佛吗?但是当学员们登上台阶后,都纷纷表示:幸好有来!这一趟太值了!因为晋阳西山大佛可是现存六世纪世界上最大的大佛。

“晋阳西山大佛”位于山西省太原市晋源区寺底村蒙山上,因此当地人多称其为“蒙山大佛”。在《北齐书》等史料曾记载着北齐后主高纬“凿晋阳西山为大佛像,一夜然油万盆,光照宫内”。可见当时为了凿建该大佛,耗费了许多的人力、物力。该大佛位于寺底村开化寺之后,开化寺为建于北齐天保二年(551),蒙山大佛的确实凿建年代有诸说,有认为是在开化寺建寺之后,亦有学者依《重修蒙山开化寺庄严阁记》认为是天保十年开始凿建(559),若依前引《北齐书》之记载,则是后主高纬所建,当是在天统至武平年间(565-577)。总之,该像基本上可以判定为北齐时所造。再者,依该像现存躯体的特征来看,如:双肩齐平,身躯略向前突,未能完全脱去石块的限制。内着裙,腹前无悬垂而下的结带,外着双领垂肩式大衣,外衣的开襟处呈现对称的U字形,衣纹顺着衣襟作平行的布排,腰腹处略略隆起,双膝间距宽,都与现存的北齐造像特征十分一致。而该像在1980年代由一位当时参加地名普查的王剑霓发现,当时该山崖被称作“大肚崖”,其实该山崖即是西山大佛的胸腹处。该像发现时,头部已经已佚失了,有关当局十分有心,为该像重新塑造佛头。一般在为古佛重新装修,常常令文物界感到忧心,因为新塑的部分往往与古件格格不入。不过该像在补塑佛头时,详加考证史实。唐代的《冥报记辑书》记载蒙山开化寺大佛高二百尺,换算今制为五十九公尺,现存大佛躯体高约四十六公尺,因此补塑的佛头大小,应为十二公尺。同时,又为了合乎北齐的造像风格,以比照太原市华塔村出土的北齐佛头,合乎旧制的塑造该头像。因此现在前往朝礼西山大佛,虽然头身的风化程度有差,但新塑的头部,仍让人感到充满古风,十分得宜。

如前所述,该像补塑后,有五十九公尺高。众人皆知的阿富汗巴米扬大佛,高五十三公尺,因此晋阳西山大佛比巴米扬大佛还高大。只略低高七十一公尺的四川乐山大佛。此外,乐山大佛为唐代所造,晋阳西山大佛的造立年代可要早上一百多年,因此晋阳西山大佛可称得上是现存六世纪世界上最大的大佛。

历史记载,唐高祖在武德三年(620)、唐高宗和武则天在显庆二年(657)曾到该地附近的开化寺、童子寺等参拜。此后,如后唐的晋王李克用、后晋北平王等人都有至该地参拜过。一般认为,元朝末年,开化寺毁坏,晋阳西山大佛可能也在这时被毁坏,或被遗忘了。在廿一世纪,我们可以再见到被遗忘千年的大佛,实在是万幸。学员们见到大佛也纷纷感到与大佛相遇的不可思议之因缘,虔敬得拿着三支大香,供养大佛。

在大佛山脚下,还有明代重建的开化寺,以及北宋时代建立的二座方形砖塔──连理塔。有因缘前往的朋友们,也不要错过了。

文章来源:http://cnews.buddhistdoor.com/cht/news/d/597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