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碗清汤素面

1030-5

慧研

摘自《净土》杂志2015年第1期

题记:今岁今宵尽,明年明日催。这一天,寒梅落尽把冬了,衔春的燕想归巢。这一夜,烟火光彩耀眼,鞭炮声震耳欲聋,旧的时光如同这烟花般,转瞬而逝。这一刻,又有多少生命被定义为珍馐美味,葬身于欢声笑语之中,悲哀地成为节庆的祭品。一道清汤素面,一个面食达人的体会,献给选择吃素的你,也献给还未吃素的你。愿更多的人摒弃对素食的偏见,跟随自己内心最深处的选择,愿新的一年里,更多的人选择吃素,戒杀放生,信愿念佛。

 

“先后天衰弱,当以善于保养为事。若欲靠食物滋养,食素人宜多吃麦。食麦之力大于米力不止数倍。光吃了面食,则精神健壮,气力充足,音声高大。米则只可饱腹,无此效力。麦比参力尚高数倍。有钱人服参,乃是钱无处用,故作此消耗耳。非真能补人也。”(《印光大师文钞》)

格外偏爱面食。只要是面,无论粗的还是细的,筋道的还是绵软的,都爱。至于口味,阳春面、刀削面、担担面、手擀面,甚至方便面,我都全盘接受。

从前读书时,寝室在六楼,懒得下楼,所以准备了一箱各种口味的方便面,天天吃。那时,淘宝还没盛行,买不到全素方便面,就退而求其次,舍弃了方便面的酱包。

一人,一电脑,一碗方便面。一片静谧中,突然而至的敲门声会吓我一跳,来人通常会问:“你就是那个每天吃方便面,然后扔掉酱包的奇葩?有本事你把调味包也扔掉!”

我只好承认我没本事。后来,满脑门的痘痘以及囤积的脂肪,让我挥别了和方便面死磕的年代。

“一叶落锅一叶飘,一叶离面又出刀,银鱼落水翻白浪,柳叶乘风下树梢。”描写的正是刀削面的英姿飒爽。刀削面是山西一绝,但上海的山西面馆很少,我只得退而求其次,走进了全中国连锁最多的面馆——兰州拉面。

第一次去兰州拉面馆,对老板说:“我要一份不含任何牛肉、羊肉也不含肉汤的面,只可以有蔬菜。对了,面要刀削的。”

“你是来踢馆的吗?人家是兰州拉面,清真的。”同行的朋友恨不得假装不认识我。但好心的老板没有赶走我,而是默默地给我上了一碗酸辣白菜盖浇面。

学佛正式吃素后,认识了更多的师兄,也丰富了我的口味。一个师兄的炒面,每次都会被我消灭一半。

当然也知道了各种好吃又有营养的素面做法,土豆番茄盖浇面,就是非常爱的一个版本。还有简单的拌面,将切好的黄瓜丝倒在刚出锅的热气腾腾的面上,在碗里淋上几滴香油,放上一点醋,还有必备的萝卜干,然后搅拌,那种面香,一下冲入鼻腔,顿时食欲大开。

有时候想起以前的课本,有一篇文章《一碗阳春面》,描写的是一家北海道面馆,在大年夜晚上,母子三人一起吃阳春面的故事。每次读来,都是感动。感动之余,更想吃面。

但于我心中,永远难忘的却是手擀面,外婆的手擀面。我经常追在她身后,叫着要吃她做的手擀面。尤其每年生日,只要在她身边,都会吃上一碗美其名曰的长寿面。

直到那天晚上,我走出图书馆,站在高高的台阶上,看着昏黄的灯从远处一盏盏地亮到脚下,我知道有些事情永远不会再重来。

黄土中,一别就是人天永隔。曾经的宠溺与爱护,全成回忆。那一碗长寿面,我取名叫做珍惜。生命的脆弱和无奈,一场场宿命般的轮回,那些辗转,哭泣,都只发生在心里,来来去去,逃不过桃花落尽人终散,何处言伤。

同在六道中轮回,一次次改头换面,畜生并不永远为畜生,人也并不永远为人。有人说,因为懂得,所以慈悲。我选择吃素,却不是因为我慈悲。相反,我自私、冷漠、不宽容、容易瞋恨和抱怨,和佛菩萨慈悲喜舍的境界有天壤之别。人缺什么,就得补什么。正是因为我没有这些品质,所以我才要学佛,一点一滴地努力改变。

我吃素,完全是为了自己。起初是因为生病,才开始吃素。后来了解到素食的好处,也深受其益,就坚持下来。其实吃素不难,难的是戒掉自己的口腹之欲。说什么吃素没有营养,难道吃来路不明的肉就有营养?想吃肉,还找那么多理由,其实就是为了舌尖上的美味。我记得无意间看过一档美食节目,说人跑到深山老林,爬上十几米的树上,就是为了抢蜜蜂的蜂蜜。当时我觉得人类真可怕,为了吃,能做到这种地步,蜜蜂都躲那么高了,还被端了老巢,有没有考虑过人家蜜蜂的感受?

你总能为想做的事情找到理由,也总能为不想做的事情找到借口。说做不到,只是你不想开始而已。否则,想吃素,可以从一周一天开始,可以从不吃活物开始,可以从不见杀、不闻杀、不为己杀开始。但与自己的习气作斗争,总要付出点代价的。

有时下班后,会路过一家炸鸡店,空气中的味道也让饿着肚子的我吞吞口水,忍过一次后,下次我就不虐待自己了,我换一条路走。凡迷人心智的诱惑,若没本事做到如如不动,就赶快躲。就好比遇到危险,你不能傻愣着,跑得快才行。

和同事去吃饭,菜单上一眼望去,竟然找不到一个素食套餐。于是,我合上菜单,对服务员说:“给我来一份叉烧饭,不要叉烧。”同事一口茶喷了出来,说:“你可以的,有钱,任性。”

当然最大的阻力是来自亲朋好友的劝阻,尤其是逢年过节,家族成员聚在一起,就是吃吃喝喝。大鱼大肉面前,我总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于是没有话题聊的时候,批斗我就成了大家共同的话题。

这位说:“你吃素会缺营养的,容易营养不良,得吃点肉才行。”

我回答:“您看我壮得像头牛,如果吃肉的话,就营养过剩了。”

那位说:“这么年轻就吃素,人生会少很多乐趣的。”

我说:“子非鱼,焉知鱼之乐。”

另一位提议:“你可以等到我这个年纪,再吃素、再念佛啊,都不晚,何必现在就开始啊。”

我反问:“您是活到了这个年纪,问题是您知道我能活到老吗?”

这下炸了锅,大家纷纷说:“你这孩子,哪有人没事诅咒自己的?不是缺营养,而是缺心眼,赶快多给她炒几盘素菜,堵上她的嘴。”

别人进,你就退。别人攻,你就守。你需要的,只是足够坚定,而且大多时候,别人就那么一说,你就那么一听就好。你的选择对他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

当然会遇到一些人,你的道理在他那永远讲不通。对此,我没有能力去说服,当对方不相信的时候,再说什么都是白说,不如沉默。

我自然更没有能力劝人吃素,有觉悟的人,开口就是智慧;沉默就是慈悲。而我,一开口则是狡辩,沉默那是说不过人家。同在一桌吃饭,除非别人主动,否则我决不要求他人和我一起吃素,只要别让我吃肉就行了。我更不会觉得吃素的自己会有多高大的形象,大家都是肉胎凡夫,就别五十步笑百步了。

吃素与否,全凭自己的选择。人生就是要有所选择,有所放弃。你不可能样样得到,事事圆满;你不可能一边沉溺在五欲六尘中不能自拔,一边还期待修成正果、华开见佛。

人的一生,酸甜苦辣,百般滋味,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世人的选择,仿佛约定俗成,但未必就是正确,也永远比不上觉悟者的智慧。更何况,生死轮回,爱恨匆匆,即使尝遍山珍海味又如何,到头来,你念念不忘的,也许不过是一碗清汤素面。

所以,无论何时,人都要忠于自己内心的选择,不要在意别人的眼光和看法。世界喧哗,但你终归面对的,只有自己。对我来说,是佛经让我看到了美好,而我想亲自去实践这份美好。这宝贵的时光和年华,总要去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才不辜负暇满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