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肉的人类:比狮子强大,还是比蚂蚁孱弱

Dr. David L. Katz

【作者简介】耶鲁大学预防研究中心主任,毕业于并曾就职于耶鲁大学医学院

可能有些人喜欢在文章开头就看到点睛之笔,那我就开门见山吧:70亿的人天性就不适合吃太多肉。

在我的世界里,关于肉食的争议往往会变成两派相争于营养学话题,只要开了个头,支持或是反对摄入饱和脂肪酸、膳食胆固醇、奶制品、蛋白质的争论就没完没了。高深一点的话,还能谈到对宗教教条的热情或是强烈倾向,而这其实对营养学争论的影响是不利的。

往略高的层次上看,争议的内容是不同的饮食类型,而争议的根源其实都来自于相同的顾虑,素食主义者和持旧石器时代饮食观念的人各执一词。

1025-3-1

“旧石器时代饮食”理论由美国健康学家洛伦·科丹教授提出。他认为,现代人类食用了过多谷类。他提倡人们像1万年前的祖先那样,多吃应季水果、瘦肉和鱼类,不吃或少吃经过加工的食品,比如糖、面包及奶制品。

无论是最热情的纯素主义者,还是最支持旧石器时代饮食的人,都会以一定的理由爱我或是恨我。对于这两种饮食,我曾努力捍卫过它们各自的优点,同时也试着点破那些夸大的谣言。但我想纯素食者可能会爱我多过于恨我,因为我站在Michael Pollan(他的著作《杂食动物的困惑》The Omnivore’s Dilemma 被纽约时报列入当年最好的五本非虚构类书籍)这一方,坚信以蔬菜为主的植物性饮食是更好的。

1028-3-2

事实上,真正的旧石器时代饮食可以成为对于人类最健康的一种,尽管我们没有任何证据去支持这个说法,但是更重要的是,我们也没有证据去反驳。目前还尚未有一个时间跨度长,对象随机的实验去判定,理想的旧石器时代饮食法和亚洲、地中海地区偏素食,甚至是纯素食饮食这两者究竟孰优孰劣。

但缺乏证据并不是去否定旧石器饮食法的唯一理由。我故意用“真正的”和“最理想的”去描述饮食结构是有原因的。因为一个真正的并且最理想的旧石器时代饮食,只包含存在于旧石器时代的食物,被我们的旧石器时代的祖先们食用。这里面包含了大范围的野生动植物,而其中的大部分现在都绝种了。除非你最近见到过,或者吃过一头长毛象,那你就得承认,如果对于人类天然饮食的概括是精准可信的话,实行一个真正的旧石器时代饮食法是不可能的。

一般来说,大家都希望多肉少菜被合理化。所以,在一个粗腔横调的时代里,对旧石器时代饮食的嗜好意味着培根、饲料养大的牛肉、通常也包括芝士,却常常忽略了真正的旧石器时代所包括的每天大量的运动、食用种类繁多的植物、以及每天高达100克的膳食纤维的摄入量等等。旧石器时代饮食本身是有其优点的,但现在却成了想吃熏牛肉时的借口。

1028-3-3

一些主张旧石器时代饮食的人会像古人一样吃生肉。

以未来而看,我们其实也不能再吃更多的肉了,不论在营养上是有益的还是无益的。对于营养学的争论其实是目光短浅的,而且很明显,是愚蠢的,这只能说明你挺了解这方面的知识而已。

如果我们冷静地、宏观地去看一些事情,就能发现更多的真相。

我们都从不同的高度发现过真相,就像是两只蚂蚁的战争。当然,从它们的角度来看,它们觉得自己最强大。但是谁会在乎它们的角度呢?因为从我们的角度来看,它们仅仅是蚂蚁。当一只红蚂蚁和一只黑蚂蚁以为自己身处一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胜者为王的战斗中时,我们只需轻轻用一只指头就能解决掉问题。这对于蚂蚁来说巨大的战斗在我们靴子的阴影下,也只是成为了毫无意义的存在。

于是我们意识到,我们就是这些蚂蚁,“谁的饮食更好”这样的争论其实是毫无意义的,而此时穿着靴子的正是我们的地球。

试着想想这个地球上有70亿只狮子。不同于我们的是,它们是肉食动物。对于他们来说它们不吃肉就得死。

一只成年狮子每天需要消耗10到25磅的肉。也就是每只狮子每年要吃3650到9125磅的肉。精确的研究证明,生产1磅的牛肉需要消耗2000加仑的水。虽然对于野生狮子来说这些数字可能会低一些,不过也不会差太多。

如果我们以每磅肉2000加仑水来计算的话,每只成年狮子每年需要消耗7,300,000到18,250,000加仑的水,这还不包括他们自己平时所要饮用的水。如果我们继续用这高端的算法套入70亿只狮子里的话,那将会是1.3X10的16次方,也就是13千万亿加仑的水。这相当于4倍的苏必略湖(苏必略湖是世界上最大的淡水湖,有着全球10%的淡水)。

当然,这世上并没有70亿狮子的存在,其实只有3万左右。这是因为尽管它们能成为万兽之王,但是人类才是食物链的顶端。这世界上有约70亿的人类,这也是为什么狮子的数量在这十年里剧烈减少的原因。我们为了自己的利益,占据了这个地球上更多的土地、食物和水。

然而就算我们再怎么喜欢吃肉,也比不上狮子的胃口,当然我们依旧可以肆意咀嚼大量的肉类,完全不顾这个世界的人口可能将暴增至90亿,甚至120亿。

其实选择很简单,要么吃肉的人更少,要么人吃更少的肉。好笑的是,这个人口增长的限速问题使原来的营养学争论变得毫无意义,现在水资源才是最重要的。

几天前的《纽约时报》曾报道过,从一个标准杂食者转变成一个素食者,你将减少大约60%的个人用水量。单单只是减少动物制品的食用以及增加同等量的植物,包括豆类,也可以减少30%的用水量!

我们发起并且捍卫我们对饮食结构的论辩,却是荒谬而缺乏证据的,还制造出了“食物链顶端的位置赋予了我们想吃什么吃什么”的歪理。但不管是遥远的旧石器时代饮食,还是最新潮却愚蠢的减肥饮食,都受制于这个星球更伟大的真相和力量。执著于营养学的争论使我们忽略了其他显著的问题,像是土地使用,或是人类该如何对待其它物种的思考。不过到头来,所有的这些可能只是风中的沙尘。毕竟在这个被风沙侵蚀的星球,我们的选择也不多了,加上人人都还过于饥渴地想从这个热议话题中捞点什么好处。

不同于狮子的是,我们人类并不是本质上的肉食动物。另一方面,自从我们的老祖先开枝散叶起就已经开始食用肉类,这也是不争的事实。我想说的是,吃肉本质上并不见得是不道德或是不健康的。我想我的纯素食朋友们得接受这个事实。

但问题是,现在地球上有70亿人口,不再是原始的旧石器时代了。我们有着比晚餐更重要的使命,那就是对于改变这个星球命运的责任。饮食争论并不仅限于食物,可能还包括了美丽的塞伦盖蒂平原,地球蓄水层。

即使是动物之王的狮子也是要受制于大自然法则的,我们人类同胞更是。

所以我们又回到了开头的点睛之笔。我们可以为自己的肉食癖辩护,因为人类比狮子强大,但面对大自然的无穷力量时,我们却比蚂蚁还要弱小,我们再怎么傲娇于食物链顶端的身份,再怎么试图蒙蔽自己,这依旧是不争的事实,越是抵触,这样的提醒反而会变得越来越让你不舒服。我们所有的热情和愚蠢的夸夸其谈最终都会被证明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我们不过是大自然布满沙尘的靴子阴影下弱小的蚂蚁。

文章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k1NDE0MQ==&mid=207721039&idx=1&sn=ed87e658cdc6b658d04384ee52a6393b&scene=1&key=0acd51d81cb052bc00c42c9125fb952ff6908b8b9400e91c7f20f90a91fd85069e61ae4c6223a7dd8b3f7a2f31a6ca46&ascene=1&uin=ODAyMzg3NDgz&devicetype=Windows+XP&version=61010029&pass_ticket=jKr60ie%2F1WbpAjiALLUfyhi7G%2FiEM%2BsB0Q4VO9y5MKwLGNvhJxADlNeYyMKLvy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