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老友比库的故事

1028-2

在沙瓦提城,有两个感情甚笃的好朋友,分别都是积善之家的好儿子,有一天,两人相邀到寺庙听佛说法,受了佛陀威德神力的摄受,毅然摒弃世乐,舍俗出家。两人出家后非常精进,在道业上互相增进。二人一起去跟随戒师学戒,之后再跟随其他老师学习佛法,这样过了五年,二人一同来到佛所,顶礼佛陀之后,向佛陀请示法要。

佛告之曰:“一则内观禅坐,二则勤读经典。”其中一人较为年长,老来出家,研读不力,遂想从内观禅修下手,便进而向佛陀请教静坐的方法,佛陀就由最基础的静坐方式,到成阿拉汉证果之内观禅修方法,一一告之。这位年长的比库于是离开他的朋友,只身到森林里修习禅定,行头陀行,精勤不懈,不久即证阿拉汉果。

另一位较年轻的朋友则立志研读,博览群经。不久之后,即对三藏之学融会贯通,于是四方游化,到处讲经说法,收了五百比库徒众,又作了十八个佛教团体的住持,教化无数。

话分两头,先说这位较年长的,到森林里实修禅定,已经开悟证果的胜道沙门,因为成就了内证工夫,许多佛子去向他请法,这位胜道沙门均直接教以内观禅修的方法,因此每个弟子都得开悟解脱,不久也学徒济济,道声甚隆。胜道沙门的弟子们很想入沙瓦提城去拜谒佛陀,这位胜道沙门便令弟子们代向佛陀及佛陀身边的阿拉汉比库顶礼问讯,并令弟子们顺道到他的好友──博学比库的处所向他顶礼问好。弟子们拜谒佛陀之后,旋即遵嘱到博学比库那里,表明来意,代他们的老师向博学比库顶礼问讯。这位博学比库却一脸傲慢的问道:“谁?”弟子们回答:“您的老友××比库。”

之后,这位胜道比库的弟子们常常轮流去拜谒佛陀,胜道比库从不忘了令弟子们顺道去顶礼他的老友──博学比库,谁知这位博学比库傲慢之余又渐渐露出厌烦的神色,有一次又忍不住故意问前来顶礼的胜道比库的弟子:“他是谁?”“您的老友××比库!”“你们跟他学到什么?有没有读长阿含?”“没有。”“中阿含?”“没有。”“或者其它阿含?”“没有。”“有没有读《大藏经》任何一部经典?”“没有。”“有没有读《法句经》一句一偈?”“没有。”博学比库不客气地说道:“怎么出家那么久,连一部小小的经典都没看,他是怎么教导你们的?你们的老师一大把年纪才出家,穿着粪扫衣在森林里不知是怎么过的,收了那么多徒弟,竟然没有一人读过任何一部经典。”

其实,这位博学的比库对他的老友──一个年老出家、不识之无的老比库,竟然也有那么多徒众跟随,心里是怀着嫉妒与轻视的,于是心下暗自盘算:“找个机会与他辩论一番,让他出糗!”

有一次,这位证果的胜道沙门入沙瓦提城拜谒佛陀,之前他先到老友博学比库的处所将钵和袈裟寄放老友处,拜谒佛陀之后,旋即回到老友处所准备叙旧一番。博学比库早已准备好了两个位子,并召集他的弟子们前来,聆听他俩的辩论。此时佛以佛眼观此因缘,知道博学比库虽然博览群经,然对内证工夫却毫无所获,夜郎自大,甚可怜愍,于是整装朝着博学比库的住处走来。

佛陀的突然到来,令大众颇感惊讶,顶礼佛陀之后,大家恭请佛陀上座,佛陀问博学比库:“初禅是什么境界?”博学比库一时语塞,无言以对,再问“二禅、三禅、四禅境界如何?”博学比库均哑口无言,不知如何作答。

佛陀转身将同样的问题询问这位森林里的阿拉汉比库,均对答如流,佛陀赞叹地说:“善哉比库!”接着佛陀问博学比库有关八种定的境界如何?博学比库瞠目结舌,一句话也答不出来,反之他的老友则一一回答得非常仔细,佛陀又连连赞叹:“善哉!善哉!”佛陀再问四果(注五)之位阶情况如何?这些都是内观实证的境界,阿拉汉比库从容的详细禀告佛陀,博学比库在一旁楞楞地听着,心中惭愧不已,而佛陀又不住地赞叹老友。博学比库的弟子们不明究里,眼看佛陀不停地赞叹那个看起来毫不起眼的比库,而他们的老师那么博学,又辩才无碍,却没有得到佛陀丝毫赞许,心中甚感不服,私下交头接耳,纷纷议论。佛陀问明了原委之后说道:“你们的老师像领工资的牧童,他只负责将老板的牛带到草地吃草,但却没有喝到挤下来的牛奶──从享盛名而不得法味;而胜道比库,他堪称我的徒儿,他领受了我的真髓──他有法味。”佛因而又说偈言:

“虽多诵经集,放逸而不行,如牧数他牛,自无沙门分。

虽诵经典少,能依教实行,具足正知识,除灭贪瞋痴,

善净解脱心,弃舍于世欲,此界或他界,彼得沙门分。”

大众闻佛说偈已,众中有多人开悟证果。

 

[注]:比库释义

巴利语bhikkhu的音译,有行乞者、持割截衣者、见怖畏等义。即于世尊正法、律中出家的男子。

汉传佛教依bhikùu音译为比丘、苾刍等,含有破恶、怖魔、乞士等义。其音、义皆与巴利语有所不同。

现在使用“比库”指巴利语传承的佛世比库僧众及南传上座部比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