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术心要

 (美)圆胜

164758hr6wykdlyybzfydw

相术,初学者看五官,再学者察形声,入门者究内相,入流者观气色,窥道者辨德行,大成者论心识。虽是末技,然入门者寥寥……

――笔者

相,或者说“观相”、“相术”,古已有之。据历史记载,相术在周朝已经流行。在两汉就有系统性的总结和官方的广泛运用。到了唐宋,已经规模俨然,成为独树一帜的一门杂学了。其后,随着不断地系统性地总结和向民间的传播,相术无论在上层还是民间,都扮演了一个独特的,且不容忽视的角色。

相术在宫廷、官场的应用其实是最普遍,也是最悠久的。中国的士大夫阶层一向喜好玄学,对相术这样直观实用,又容易入手的东西,就更是趋之若鹜了。相术,一直是官场选材和擢升过程中的重要参考。中国历史上,有关相术的事例不胜枚举。

相术有两个功用:一是预测一个人的运势盛衰,吉凶祸福;另一个是判别一个人的善恶忠奸。

通常,人们认为相术就是“相面”和“手相”。其实不然,一个高明的相士,看的决不仅仅是这些。

通常意义的“相面”,在很大程度上是和相士的社会经验有关的。大多数情况下,不用细看,凭整体印象就可以有一个大致的结论。如果再参照来者的精神状态,总能有五、六成的把握。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具备超乎自己想象的能力。但是,这些能力,被我们的知识和主观意识干扰和压抑了。像了解他人的本领,也是我们与生俱来的。我们不仅可以轻易地感知别人的善恶,更可以轻而易举地解读别人的经历。只是,非常遗憾,这些能力被我们自己掩盖住了。

我们的智慧,有时候超乎我们的逻辑,其脉络不能被明显地把握,所以,我们一般称呼它为“直觉”。

我们靠直觉就可以对别人有一个整体的印象。而且,这个印象往往很正确。我们错误的部分,通常是由于我们的主观意识干扰了自己的直觉。这就是为什么越是对陌生人,相面的准确率往往越高的原因。

在相面的过程中,往往会冒出些“匪夷所思”的念头。而这些念头恰恰最靠谱,甚至能一语中的。其原因,就在它们源自于我们的“智慧”,而不是我们的逻辑。

一般人心目中,相好似乎就是长得漂亮。或者认为长得美的人至少相不会太差,而人丑则相大约也好不了哪儿去。这其实是个很大的误会。相,其实推崇的是端庄,不是通常说的美;其次则是奇,那大约离丑就不远了……

从遗留下来的历史图像资料看,即使是审美观念可能不同,绝大多数历史上的皇后们以现代观点来看也不是什么大美人。难道诺大个中国,连个漂亮一点儿的女人都选不出来吗?这其实就和相术有很大干系了。在正常情况下,后宫三千粉黛全是美女,能得皇帝宠幸的大有人在,那谁为嫔,谁为妃,谁为皇后,自然就得有些规矩。相,尽管不宜宣扬,其实起了很大的作用。

相,还往往不能孤立地看,要分目的,看搭配。不仅其人自身的五官要搭配,还要和配偶的相(如果问婚姻)、或是同僚(如果问仕途)等搭配,再佐以天时地利,生辰运势才能有些眉目。

相,不是一成不变的。相的改变不是指面相从年轻到苍老的变化,而是指重大的格局的变化。相的变化是和行为及心理上的善恶有直接关系的。

唐代,年轻时的裴度曾一贫如洗。一次,遇到一个相士(有说是一高僧),相士说裴度不仅功名无望,而且几年之内一定饿死。不久,裴度闲游,在一个寺庙里捡到一条玉带。裴度虽然穷困潦倒,但是依然不生贪心,等候在那里,直到把玉带归还失主。后来,裴度又遇上那位相士,相士断言裴度因阴德,一定可以位极人臣。果然,裴度后来成为唐朝中兴的重臣。

从上面的历史故事,就可以知道,相是可以改变的。不过,通常是要做很大努力。历史上因为积德或作恶改变面相的例子,其实很多。

就连被人们认为不可能改变的手相,其实也是可以变化的(笔者观察自己的手相二十余年,得出了这个结论)。当然,对一般人而言,这种变化是微细的、无关紧要的。但是,如果某人确实做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这种变化其实是很快,很明显的。

所以,相面一定要知道相的“变”,也必须明了:相实际是不可以过分依赖的。

市面上现有的很多相书,绝大多数以面相和手相为主。让人以为相术就是相面和相手。其实远远不止!

人的音声形态对揭示一个人的修养,学识,性情,健康等更有作用。

一个人的遣词用句,举手投足绝不可能没有他生活的烙印;也绝不可能没有他性情的自然流露。除非十分老到的刻意掩饰,否则在有心人眼里,一个人的一举一动都是他生命的直白。

历史上有很多皇帝或大臣微服私访被算命先生识破的故事,为什么?在我看来,是他们的行止明明白白地告诉人家的。

在相书中,相女人的步态一直是相当重要的。不受刻意修饰的五官的影响,直接探究女性的性情和心理。一转身,一回眸其实胜过千言万语。

性格关系命运。如果可以观察出一个人现在的状况,揣摩出他的过去,结合上相学的知识,那么他的未来不就触手可及了吗?

单纯以五官论相,显然不够;观察言谈举止,当然略胜一筹,不过这还仅仅是停留在表面,未得其门而入。真正入门,还必须知道“内相”。

据说,韩信年少时也找人看过相。相士见了韩信,没觉得什么稀奇,认为韩信只能作个小吏,所以言辞之间隐含几分不屑。韩信回来,忿忿不已,于是夜里偷偷在相士的书案上拉了泡屎,然后就躲起来想看相士的笑话。第二天一早,相士出来,看见书案上的屎,没急没恼,左一圈,右一圈地端详了几遍,居然面露喜色。韩信不明所以,干脆现身问那个相士。相士问韩信:“屎是你拉的?”韩信承认了。于是相士连忙叩头。韩信问:“今天你为什么对我这么恭敬?”相士说:“昨天,我仅仅看了你的外相,你不过是泛泛之辈;今天,我见了你的内相,看出你将来一定出将入相,不同凡响!”

这是一个不见经传的关于“内相”的故事。以前,都是口耳相传。不管历史的真伪(现在也不可能考证),作为文化的一部分,我觉得很有价值。特别是,它点出了相学的一个隐学――内相。

鲜有相书(笔者从未见过)提及内相。绝大多数的人,可能根本就没有听说过这个名词。其原因可能和内相的内容比较隐晦,不易察测,不大能登大雅之堂有关。这部分内容,在民间的相术中,比较罕见。但是在旧时的官场中,其实是有所流传的。

另外,自己不确定骨相是否也可以归入内相,因为不见权威的论定,所以暂且搁置吧。无论如何,作为一门学问,哪怕是为了知识的完备,我们对内相也必须有所了解。我以为,不知内相,就不好算通晓相术;至少,其人的传承有些缺失。

要看相,就必须会察言观色。一般人,往往以为“察言观色”就是看脸色;再进一步,就是听人家说什么。其实,有经验的人,不仅听内容,更要看怎么说话,这就是在观声察形的水平了。再进一步就是观“气色”。这里的“气色”,有我们通常意义的对面色的感觉,有中医望闻问切中“望”的显现出的健康与否的神色,更有真正的“炁”的形色。

能观炁,一定需要相士自身的修为。如果不是先天的禀赋,那就一定要后天的修行了。即使是后天的修炼,也离不开资质,悟性和机缘。能观炁者,为医,必是良医;为谋,必出良谋。若为相士,应该十有九中。“洞见渊鱼者不详”,也恰恰因为如此,大多数人应该比较收敛了。

从裴度的故事,我们就已经看出,德行在改变命运中的重要。看相看的是表面的,已经成型的相。如果不知权变,就始终不得要领。

生活里,同是求神拜佛,有人很快命运就有起色,有人表面却看不出什么不同。这就和其人德土的薄厚大有关系了。

善恶有报其实是不必言说的。只是世人看不出它的名堂而已。为善为恶,就像一粒种子,不一定马上开花结果。可能是明天,也可能是明年,或是更久……其快慢,就是和每个人的德土很有关系。

历代不少相士运用其它方法,象秤骨,飞星,遁甲等,与相术结合,试图提高预测的准确率。在我看来,那还是以不变的方法去揣测变的事物。

所以,要把握相的背后,就需要了解一个人的德。说到这里,相术已经不是表面的“相”,而是内在的质了。达到这个境界,面相或是手相,已经不再重要。借着一根红线或是一只弃履,也一样可以如视其人。

一个相士,能够离相,察因果,辨德行,才算是真正掌握了相术。

记得有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小和尚跟着师傅出门。刚开始小和尚背着包袱跟在后面,一会儿,老和尚过来抢过包袱跟在小和尚身后;一会儿,老和尚又把包袱扔给小和尚,自己走在前面;这样反复了三次,小和尚不明白,就问老和尚为什么。老和尚回答:“当你走在我身后的时候,心里发愿要普度众生,所以你就是菩萨,我当然要为你拿包袱,跟在你身后了!可是你走在前面,沾沾自喜,忘了你的大愿,你就还是我的徒弟,所以你就应该帮我拿包袱,走在我后面了!这一路,你的念头转了三次,所以我们的位置就调了三回。”小和尚一听,明白了……

这个故事说明了心念的重要。“一念即天堂,一念即地狱”,我们的心念直接会影响到我们的命运。相由心生,可是心怎么能被相所羁绊呢?如果真正想预测一个人的命运,不仅仅要宿命通,还要有他心通!

这种境界远非普通相士可以达到的。有此境界者,极少数人是有异秉,绝大多数人是靠修行得来的。不管什么人,如果达到这样的境界,一定不会在意相术这样的雕虫小技。相术的存在已经是无关宏旨了。

有如此修为的人,必定深信因果,不会妄言。非为济世救人,决不会搞算命看相的名堂。真正的异人,确有偶尔拿相术做做幌子的。但抱着相术不放,则是绝不可能的。所以“懂”相的人,一定舍弃相术。

相术,看起来很玄,其实是门朴朴素素的杂学。弄不好,是巫婆神汉的把戏;用到正路上,可能是治国兴邦的佐辅。不过,日常生活中,还是奉劝大家远离相术。因为真正得到个中三昧的相士,除非迫不得已,绝对不敢以相术谋生。

以我的浅见,人生苦短,不宜在相术上耽误宝贵的时光。如果确有闲情逸致,也要深思慎言,去探究相背后的东西。

要知道人生的吉凶祸福,如过眼云烟。陷进去,都是烦恼;看开了,全是学习、进步的机缘。所以,相术等预测学其实没有究竟的意义。

后记:此文成于2004年,曾在网上以笔名刊出,但未见反响.笔者认为此文尚有价值,至少当有所启发,所以再次发出,以飨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