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食护生:被迫害者最初的声音我们都听不到

1027-1

摘自《当代经理人》

本文为《当代经理人》杂志采访清华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研究院蒋劲松博士的部分对话。

记者:其实很多人在吃肉时,可能知道其中含有激素、抗生素等,但并不认真地把这当回事。

蒋劲松:牛、鸡、羊等容易患的病也都是我们人类常得的病,再者散养的柴鸡和工业化的肥鸡,在目前中国,宰杀后很难分清。关键问题是,消费者希望并已经习惯以很低的价格来吃肉,希望饮食在所有消费中所占比例降得最低,所谓恩格尔系数越低,生活质量就越高,人们希望花很少钱在食物上,而花更多钱去旅游。于是市场只能用工业化养殖方式提供廉价的肉。现在人们似乎天天吃肉,其实人类的身体根本不需要那么多肉,很多人就因为吃太多肉,所以要减肥。而在古代,人们不经常吃肉,所以疾病也少。在西方,是那些黑人、穷人在吃肉,而影星、白领、经理人等在吃素,因为素食更健康、环保、时尚、人性。

记者:人们真的会想着动物有灵魂吗?

蒋劲松:在这个社会人们痛恨恐怖、战争以及所有杀害生命的行为,但有一个每天都在发生的杀戮行为,我们却习以为常。因为我们要吃肉,自然就会有屠宰,这制造了一个庞大市场。我们会发现很多道德高尚的人不自觉地、心安理得地参与了大量生命的杀害过程,没有任何反省,认为这是生活的一部分。就像在奴隶社会,奴隶主可能对家人、同辈们很好,但却对奴隶十分凶残。

记者:素食其实完全不是宗教性质的,不一定说一旦决定吃素就得天天吃。

蒋劲松:这是一个选择,你认为有利于健康你就可以吃素。如果觉得吃了很久的素食,今天想吃肉,那就吃肉去,你不需要向任何人做承诺。而如果是信教,就是对自己的承诺,按佛教理念来生活。有人会讪笑:“你昨天还在吃素,怎么今天又开始吃肉了?”这种批评是错误的,因为在吃素的那段时间里你对动物的迫害参与少了,对环境的贡献多了些。在吃素上,你能做到什么程度,就做到什么程度,而且是渐进的,这段时间我不吃红肉,发现身体没什么问题,接下来可以再进一步扩展,这绝不是一种对外在规范的服从,而是自己经过理性思考后的行为。如果某个人能克制住自己吃肉的欲望,坚持素食,肯定是值得称赞。从另一方面说,这也是人们对素食的最大误解,觉得他们看着那么多好吃的肉,忍着不吃,或觉得他虚伪、可怜,或敬佩、有那么大意志,都错了。他不需要忍,因为一旦习惯吃素后,吃肉对其而言是件痛苦的事情。

记者:奴隶、女性作为人都可以站出来反抗,可动物不能站出来呐喊。

蒋劲松:这个问题存在事实错误,最早提出反对奴隶制的一定是自由人,没人理奴隶,他只能逃跑,因为他不在那个话语权中,没人把他的话当人话,反而自由人或奴隶主自己觉得不应该把其当奴隶;女性主义也是如此,是男性先提出来,我们应该尊重女性。动物保护亦同,动物们一直在呼喊,可我们从来没把其当回事,而只有当我们人类自己说更应该关心动物福利时,才会真正保护动物。历史的发展规律是,所有被迫害者最初的声音我们都听不到,只有曾经的迫害者意识到要平等相待时,我们才能听到。

记者:什么人会把动物当作一个生命体来看,怎么才能达到这种很高的道德境界?

蒋劲松:没有很高,因为一旦意识到后,你就会觉得很理所当然,你没有意识到高不可攀,这是一个意识问题。你说人和动物不一样,你能不能拿出一个标准来说,为什么不一样?你拿不出来。

记者:在佛教中,肉为什么不干净?

蒋劲松:从物质上说,肉确实不洁净,因为尸体放在那里确实在慢慢腐烂,甚至含有病菌。杀戮后有血,血也不洁净。正常反应就是这样,根本无需刻意去想,任何尸体我们一般都会远离。但人类很奇怪,动物尸体还吃进去,这是在自我欺骗,回避事实。只要你把“它好吃,所以我要吃它”这个观念放在一边,你仔细来琢磨这件事,道理就很清楚,因为我们有这个吃肉行为,所以你就把所有事实掩盖并回避。

文章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zQyMzc5Mg==&mid=209066977&idx=3&sn=4d7eda20633e7547319493123d1034dc&scene=1&key=0acd51d81cb052bce6dddacd3df25a651826f8c003612bda6bf7b07f7ab854140446a0397b3876d1d36aed8c655c4bc4&ascene=1&uin=ODAyMzg3NDgz&devicetype=Windows+XP&version=61010029&pass_ticket=jKr60ie%2F1WbpAjiALLUfyhi7G%2FiEM%2BsB0Q4VO9y5MKwLGNvhJxADlNeYyMKLvy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