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风吹落秋色,去香巴拉转塔吧

(美)圆圈-0 Ling Goddard

t015ee75919d069853e

一位菩提学会的师兄说起香巴拉山中心(Shambhala  Mountain Center)有一座法身大佛塔,孤陋寡闻一直埋头于周边事务的我却从未听闻,原来在我们科罗拉多州就有这样殊胜的对境啊,立马决定去朝拜一下。印象中这辈子除了很年幼的时候见过北京北海公园的白塔,似乎并没有亲见过其他的佛塔。

这次行程定得仓促,我甚至没有做功课,找到地址就仰仗着GPS去了,对香巴拉山中心和佛塔无甚了解,之后才恶补了功课。也幸而不求甚解,那段备受争议的历史完全没有在心上投下阴影。中心出不出名,佛塔被谁开光过,创始仁波切的故事世俗谛胜义谛究竟如何……对我而言毫无意义。我只是去看看科州湛蓝天空下的佛塔,将丝丝白云想作哈达。

开车3个多小时,出乎意料地转入一条不惮于坦露碎石和尘土本色的车道。近衰草,远山岩,松树一片片一棵棵,似乎四季兀自踏着他们的脚步,对这些深绿和棕黄的家伙并没有太大影响。心开始喜悦而胡思乱想,修行的人就当是在这样鸟不生蛋的地方慢慢走着吧,走上很长很长的路,走入繁华,洗洗尘土覆盖的双脚,逛一逛看一看,尝尝世俗的甜美,然后再走上很长很长的路,回到山中,回到家。而今生,我是在走着相反的路了——驱车开了很长很长的路,进入山林,却终将回到繁华。很喜欢这样的偏僻,不似有的胜地,游人如织,满耳嘈杂,香火和食物的味道厮打作一团,哪里是繁华又哪里是清静地?

去的时候香巴拉山训练中心在冥想静修期,暂时关闭,游客需从另一条土路去参观佛塔。在狭窄的土路上颠簸了几分钟,望见108英尺(约33米)高的见即解脱法身大佛塔(The Great Stupa of Dharmakaya Which Liberates Upon Seeing)矗立在金黄的杨树林上方。10月的两个周末已经过去,居然还有这么大一片树叶依然招展着的杨树林!这当时今年最后欣赏秋叶的机会了。一个月之前秋叶们还正当盛年,把无数男女老少吸引。从青绿嫩黄如滴落的阳光,到疲态尽显把皱纹隐藏在金黄之后,最后被深秋的风以强弩之末之势吹落一地,也就是短短的翻看几组照片的时间。于是想望着明年,是啊,不是还有明年吗?树叶还会再美艳起来的,我们还是可以再开车四处搜刮秋色的。谁也没有怀疑明年也许不会再来。明年的每一片叶子和今年的都不一样了,只有驽钝的我们才分不清每一片杨树叶的纹路,才不愿意像一棵松树一样用每一片树鳞去感知以迅速于秒而流逝的时光。我也在期盼着未来,拟定一个个计划,似乎生命真的在我的掌控之中。

这一刻的佛塔和前一刻的已经不是一样的了,即便如此吧,仍像一根定海神针,定住动荡的海水,让大大小小的鱼虾还可以安心地漂游。

停车场地有限,我非常幸运地得到了刚空出来的最后一个车位,便使劲赞了自己一句:“果然大有福报啊。”虽然游客不多,还是觉得有点“拥挤”,人们说话自然放低了音量,更显寂静庄严。塔身很精美,油漆涂得很仔细。

佛塔旁边的小山丘上五彩翻飞,我先踩着松针上去听了听经幡招展的声音。除了游客中心的小木屋以外,山丘上还散落着一些旅行房车的车厢,看起来是作为长期居住用的,大概一些人在此长住修行吧。发现地上有个翻到的罐子,当是宝瓶了。大喜,我和这在风霜雪雨中守持密封珍宝的宝瓶合影,再次使劲赞了自己一句“果然大有福报啊。”

下得山来,脱鞋入塔,赫然直面一尊巨大的金色释迦摩尼佛。佛塔内部分三层:第一层就是这尊20英尺(约6米)高的释迦牟尼佛坐姿像,其心脏部位保存着上个世纪70年代将藏传佛教的种子播撒在科罗拉多州的邱阳创巴仁波切的头盖骨舍利;第二层是胜乐金刚(藏密无上瑜伽修法中尊奉的五大本尊之一)的坛城;第三层是金刚萨埵(消业灭罪之惟一主尊)的坛城。第二层后殿设置了大黑天护法像。

瓷砖铺就的地面光滑干净,几排方方正正的打坐垫上有几位凝神静心的人。我也蹑手蹑脚在一个边角的坐垫上安置好自己,调整呼吸,放开心灵。

半小时之后,我开始绕塔。虽说仓促,我也不是全无准备,念珠和转经筒可是带着呢。我从未转过塔,除了知道要依照汉地说的顺时针转(藏地称右转),并不知道别的规矩。安慰自己说心诚就好。谨慎起见,我在想象中把佛塔安放在一面大圆钟的中心,反复确定了哪个方向是顺时针——呵呵方向痴的我可不想转反了,没去成天堂反而诚心诚意下了地狱。有的人说转反了方向是要下地狱的,苯教转塔却一定得是逆时针(左转),生根活佛说右转左转都可以。我有些迷惑,当然以索达吉上师的教言为准。上师说, 绕塔时一定要右绕!让我们来学习温习一下上师关于绕塔的教言(上师开示得太好了,恨不得全文照搬,请原谅我直接复制粘贴,有增加贫瘠的本文的含金量之嫌,但绝非为了凑字数):

“佛塔造好了以后,转绕它有什么功德呢?《右绕佛塔功德经》云:‘一切诸天龙,夜叉鬼神等,皆亲近供养,斯由右绕塔。’一切天龙、夜叉、鬼神都会对你亲近供养,而不会肆意加害。经中还讲了许许多多绕塔的功德,希望大家应该抽空看一下。

值得注意的是,绕塔时一定要右绕,汉文《华严经》中也说‘右绕三匝’。绕塔必须顺时针,如果逆时针方向绕,不但没有功德,反而有非常大的过失。以前我们去五台山时,整天都在绕白塔,当时看到好多佛教徒,甚至一些出家人竟然在左绕。我们里面有一个扬意喇嘛,他每天的工作就是挡着他们。有次他拉着一个年轻女孩的手,不让她去那么绕,但他不懂汉语,就使劲地拉着她。那个女孩吓坏了,一直叫:‘啊!不要拉我,不要拉我!’其实那个喇嘛心很清净,他在道孚一带造了很多佛塔,还经常印经旗。当时他六七十岁了,也不懂什么规矩,就是在那儿挡着,叫他们不要逆转。因此,佛塔一定要右绕,否则过失非常非常大,这在汉文经典中也讲得很清楚。”

“所以大家不要认为绕塔一匝或礼塔一次的功德不大,因为佛塔是威力强大的圣境,稍作一点微小的善行,都足以让我们净罪积资。《一切如来秘密舍利陀罗尼经》云:‘乃至应堕阿鼻地狱者,若于此塔一礼拜、一转绕,彼等皆能得以解脱。’因此,到了有佛塔的地方一定要转绕,不要拍个照片就马上离开了。”

“所以你们有机会的话,应该让自己的父母亲右绕一下佛像或佛塔,释迦佛教法下与之结缘的人,在弥勒佛的教法下会获得解脱。如果他们不信佛,也可以骗他们绕一圈。是小孩的话,就用东西逗他:‘这个糖给你,跟着我来、跟着我来……’然后就转一圈。如果是父母,那可以说:‘我们要不要去旅游?听说那个地方特别好。’慢慢地带他们绕一圈佛塔——‘好,旅游完毕!’”

确定了方向,我一手摇着转经筒一手数着念珠迅疾转塔。后来有一位师兄问我有没有念《普贤行愿品》,我顿时汗颜:“没。不知道。也记不住。”查到上师的教言是:

“如果有自己特殊的转绕方法,那也没什么不可以的,但若没有的话,念诵《普贤行愿品》这个偈颂来转绕也非常好。”

“转绕佛塔的观想方法,松赞干布在教言中讲过:比如说转绕观音菩萨像时,应观想‘外’诸佛菩萨全部融入于观音像,‘内’传承上师全部融入观音像,‘密’空行本尊全部融入观音像,然后一边念嗡玛呢巴美吽,一边转绕。转绕的过程中,观音像发出光芒融入自身,自己无始以来身口意所造的一切罪障全部净除。很多大德都说,转绕佛塔时,能观想得更广当然可以,但不能的话,也一定要观想这一点。比如说你今天转一座佛塔,就想这个佛塔是十方诸佛菩萨身口意加持的聚合,在转绕的过程中,它发光净除自己无始以来的一切业障。如果能念诵转绕咒,就应该念诵;如果不能念诵,念嗡玛呢巴美吽、百字明、金刚萨埵心咒也可以。我转坛城的时候,主要是念金刚萨埵心咒,因为自己无始以来和即生当中造的罪业太多了,应该依靠这样的圣尊坛城来清净。每次都观想从坛城里面发光,自己身口意所造的一切罪业全部得以清净。

“至于转绕的数目,以前上师如意宝说过,上等者一万圈以上,中等者一千圈以上,下等者一百圈以上。而第七世DA  LAI喇嘛噶桑嘉措说:‘转绕佛塔的数量,应该像修五十万加行一样,以十万圈为妙。’我们作为凡夫人,还是数量越多越好,不要转三圈就气喘吁吁:‘不行了,我回去吧!’有些人造恶业一点都不喘气,但造善业时就身体不行了,心情不好了。”

我不知道我转了多少圈,因为经常去徒步(go hiking),佛塔周边的地板又铺着非常紧密平整的砖,我走得相当快。我就是按照自己的方式念咒:观音心咒,金刚萨埵心咒,药师佛心咒,文殊菩萨心咒,莲师心咒。按照计划我转了1个小时多一点,两条腿有些发酸,嗓子也有冒烟的苗头。我对着佛塔正门就是直面释迦摩尼佛磕了三个大头,回向。地面坚硬冰冷,我一边怀念家里软软的地毯,一边佩服大头一路磕到拉萨的朝圣者们。

在我转塔的时候也有别的游客来来往往,也有穿一身白的男女(盖是在那里静修的人吧)绕塔慢行一两圈。也许他们觉得这个穿得像个绿蚱蜢还戴着兜帽嘴里叽叽咕咕脚下生风的小矮子很奇怪,但是没有人来打扰我,更没有人指指点点。

从经幡飘扬的山坡上走下来两位喇嘛和一群居士,似乎才徒步归来。他们在佛塔旁边会议厅似的小树林里坐下,年长的藏人模样的喇嘛说了些什么,听不清,还有一位很年轻的白人喇嘛。我本想去顶礼的,可是又有点怯场,最后默念了几遍三皈依,在心里顶礼。今日第三次使劲赞了自己一句:“果然大有福报啊!”然后他们拿出香喷喷的食物开始野餐,仅靠中午一块小饼干撑着暴走了1个小时的我顿时羡慕无比,回到车里吃了个硬邦邦的能量条聊以自慰。

不知为何,第二天我突然身体不适,几次头晕。下午还有一股气哽在胸口,心脏疼痛,我念着什么心咒把自己扔到床上(不记得是念的观音心咒还是莲师心咒),恍恍惚惚躺了半小时才好。晚上念经的时候不似平日有胸腔共鸣声音洪亮,反而嗓子似乎从内部被关闭了,念几句就发不出声音来也无法顺畅呼吸,尤其是念观音心咒和金刚萨埵心咒时。我试着说话唱歌都没有问题。还好逼着自己一点点念完了每晚的必修课。之后梦见我最怕的蜘蛛,从葡萄里生出来,一大片一大堆,爬到我身上,还有大个的红蚂蚁钻进我的靴子。梦中有个念头提醒我:不能杀。于是从小有“蜘蛛恐惧症”的我只是将它们赶开。也许种种只是巧合,也许另有原因,我倒是愿意信心满满地将之视为转塔后的违缘消业。一位师兄说:“什么情况都不是坏事,都是小小的考验,如梦如幻的。”

四季如梦幻,秋风又吹落秋色, 不同的是今年的秋景中多了香巴拉山中心和佛塔。雪期将至,待来年初夏吧,来搭帐篷露营两天,念经、打坐、转塔、磕头。还能有佛塔伫立在如梦如幻的生活中,还能有希望好好修行,是多么值得感恩而珍惜啊。去香巴拉转塔吧,收获的不仅仅是一趟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