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云法师对话刘长乐:感谢讥讽我的人

1025-2

摘自《包容的智慧3》

星云大师:我自童年出家,活到80多岁,走过70多年的出家岁月。我曾在长途旅行的火车上看报纸,旁边的乘客讥讽说:“和尚也看报纸啊!”50多年前,台湾很流行用钢笔写字,我也有一支不是很好的钢笔,见者说:“和尚也用钢笔!”用钢笔有罪吗?现代人提倡守时,多年前,我因为弘法行程繁忙,怕忙中误时对不起信众,种种节省买了一只手表,见者也质疑:“你们和尚也戴手表吗?”连续30年,我在台北“国父纪念馆”每年固定举办三天的演讲,有多次从高雄乘坐汽车赶到“国父纪念馆”,下车时,听到一旁的人议论:“和尚还坐汽车啊!”我从高雄到台北演讲,不坐汽车,难道要我走路走一个星期吗?诸如此类的闲言杂话,过去数十年来,我从不计较,总当作在修行“忍辱波罗蜜”,甚至自己也观想:感谢这许多讥讽我的人,他们批评我,正是替我消灾。

长乐先生:俗话说:人生唯有说话是第一难事。说话最容易,也最容易伤人。你有没有曾经为自己说过的话后悔过?小到家庭,大到社会,说话能够影响风水。

在一个家庭里,母亲总是充满怨气地抱怨,不停地唠唠叨叨,这个家庭会有温馨的气氛吗?孩子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看待问题也容易负面消极,又怎么会有出息呢?

一个社会,如果人人讲话都充满暴力和脏字,那这个社会的风气就会差,因为脏话像传染病一样,会传染整个社会。尤其是现在,网络媒体、自媒体越来越发达,匿名发言不用负责,于是网民的很多负面情绪变成了语言暴力,哪怕你是做好事,在网上都容易被人骂死。我的一个朋友最近陷入网民暴力情绪的漩涡,向我感慨道:“真是人言可畏啊!”

流言,就像粗糙的石块摩擦人的神经,伤害了别人,也败坏了社会风气。

星云大师:善意地讲话,就是说好话。说好话,要求不光说的内容要好,说的方式也要好。说好话,是为修口,也就是要我们不要妄语、不可两舌、不说绮语、不能恶口。说话要说慈悲的话、明理的话、智慧的话、真实的话。所谓真语者、实语者、如语者、不异语者、不诳语者,是为说好话,也就是口行善。

长乐先生:遇到恶言怎么办?正所谓沉默是金。很多名人在诽谤汹涌而来的时候声嘶力竭地争辩,结果适得其反。就算你使尽全身的力气,也喊不出和浪涛声相抗衡的音量,此时,最好的心态是看开和放松。演员范冰冰在这方面做得挺好,有记者问她:“你是不是也要嫁豪门啊?”对女演员来说,这是个暗含讽刺的不好回答的提问。可是咱们范爷很放松,也很自信,回答说:“我就是豪门啊!”一句话转变了整个记者会的气氛。面对诽谤或不可争辩的场面,还有一招就是退让,闭嘴蓄势,等待更好的时机再发声。

春秋时期,楚庄王继位三年,没有发布一条法令。右司马问他:“一只大鸟落在南方的山丘上,三年来不飞不叫,沉默无声,为何?”楚庄王答曰:“三年不展翅,是要使羽翼丰满;不飞不叫,是要观察民众的态度。虽然不飞,飞必冲天;虽然不鸣,鸣必惊人!”果然,半年后,楚庄王听政,发布了九条法令,废除了十项措施,处死了五个大臣,选拔了六个有才能的隐士。于是,国家昌盛,天下归服。楚庄王不过早暴露自己的意图,正是“大器晚成,大音希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星云大师:古人说:“言语简寡,在我可以少悔,在人可以少怨。”所以,话多不如话少,话少不如话好。再说,语言最容易积德。比如,看到人家做善事,发言赞美;见人为恶,善言规劝;人有争讼,做和事佬;人有冤抑,协助辩明。不揭人隐私,不自赞毁他,这都是善德之语。如果不能施舍别人钱财,送人几句吉利话也是施舍。如果嘴笨不善言辞,不说人不好也是一种功德。

长乐先生:在中国人的社交里,餐叙是一种重要手段。你别小看吃饭,这一招,不管哪里的华人都认同。大陆和台湾虽然同根同源,但现在很多文化、理念已经有了很大的差异,有时候沟通起来就有隔膜。

餐叙是一个非常好的沟通方法,到位、亲切自如。它可以把问题、矛盾、冲突暂时缓冲到人际交流中去,有什么解不开的疙瘩就一起说一说、聊一聊,大家都交交心,一次做不通就再来一次。只要大家还处在寻求建设性的过程中,就一定能达到相互理解。没有相互理解,就没有建设性。我们讲话,要充满建设性。

星云大师:我在海南参加博鳌论坛的时候,有记者问我如何看待两岸关系。我觉得两岸关系也需要共同的善意,“见面三分情”,多对话,才能增加情谊、增加互动、增加善意,才不会对立、斗争。

海南和台湾合起来是中国的两只眼睛,看着远处的海洋;也是中国的双臂,守卫着国家的门户。两个宝岛异曲同工。现在,两岸关系好起来了,但还需要建立共同认识。两岸的和好更要靠民众,你来我往,我来你往,来来往往,到最后谁来谁往都没分别了,不就是一家人了吗?我一生什么事都能放得下,只是对两岸关系念兹在兹。现在我岁数大了,更希望早日看到两岸和谐往来,两岸早日统一。未来,假如大陆准许我办大学,我是求之不得,我会建一所引进美国先进的教育理念并弘扬中华文化的大学,不仅教知识,还要把诚信灌输到教育中。

长乐先生:仓颉造字,天雨粟,鬼夜哭。人的话语含风蕴水,文中有乾坤,口中有黑白。我们平常说话,有时出发点是真实的,但表达不够好,最后的效果并不好。你可能是善意的,但你讲得生冷,或者场合不对,换谁也不高兴。语态谦和一点、诚恳一点,可能就没问题了。语态是一种语言的情绪。语言的建设性也非常重要,所谓建设性,就是能够被对方理解。你说得再深刻、再有远见,人家不理解,有啥建设性呀?那不就是废话吗?

理解才能产生共同的文化。凤凰卫视在台湾也曾被打了一个红戳,不让我们落地。我想,这些都是阶段性的,可以通过沟通去化解。正如大师所言,多对话,说好话,精诚所至,你的善意一定会被对方接受。凤凰卫视有来自不同国家的员工,好多人是境外的,有很多思想很激进的人,有很多不同文化的人。这些思想激进的主持人、评论员,有些言论很到位,但也有不到位的,有时把我噎得半天回不过神来。我就想办法调动他们积极的一面,让他们自己去淡化过于激进的一面,渐渐走向融合。当然,这种碰撞和融合需要漫长的过程。毕竟,南边和北边的文化不一样,港台和大陆的文化也不一样。但我相信,只要大家都抱着真诚善意的态度,说好话,多沟通,就一定能形成积极良好的话语环境。

文章来源:http://blog.ifeng.com/6178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