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与Q关于打坐的问答

多伦多菩提学会  圆忍

SONY DSC

A师兄是富有禅修打坐经验的老师兄,Q师兄是由于《入行论》的实修任务,刚刚开始学习打坐的小师兄。两个人就一些打坐修行的事项,进行了简单的探讨。

Q:师兄,请教一个问题。打坐有时候就哭了…这样对吗?…

A:为什么哭?

Q:因为觉得轮回中的众生太苦了…有时候是觉得上师太慈悲了,感动得哭了;有时候觉得是自己太不争气了,烦恼那么粗重,对不起上师,就哭了。

A:如果是在观察修的话,有这样的觉受很正常;如果是修寂止,比如数息的话,那就代表分别念起来了。所以还是要先确认一下,是哪种打坐修行方式。

Q:是观察修。

A:观修的话,就没有什么问题。但是也要记住,这全都是一些念头,生起来让它自然的走就可以了。不用去执著,也不用觉得哪里不对劲,都是很正常的。一定要注意的是,要以“三殊胜”摄持我们的修行。打坐是外道内道共用的方法,既然我们修学的是大乘佛法,开始打坐时的发心及目的尤为且要,否则会偏离方向,堕入外道。

Q:因为我们才刚刚开始学习禅修,法师让我们先练习观察修。如果有生起什么好的觉受的话,可以在觉受里安住一会儿,指导课上好像是那么说的。

A:观察修是生起定解的一个特别特别重要的步骤吧,或者是说是生起定解的一个特别好的方法。然后那个安住的话,就是在它这个安住的时候,你可能也会发现,你越是执著于那个感受,它慢慢就变成一种造作的觉受。所以安住的时候,也不能说死抓着它不放,让它很自然地生起、很自然地消失就可以了。不用特别地注重,也不用特别地排斥它,不用特意去延续、让它一定要持续多久多久,就在它中间很自然地安住就可以了。

Q:还有个问题,其实我感觉可以不需要数息,直接就对颂词进行观察修,好像并没有太多妄念。但是如果这样的话,大脑就转得比较快,后面就会开始觉得腿酸、度秒如年。如果要是数息的话,可以数到气息很微弱,然后感觉不太到时间的流逝,但是大脑就像生锈了一样,爬的很慢。到底应该怎么样呀?

A:实际上禅修,是超越了分别念的、是超越了任何一个念头的。实际上我们观修的话,还是有念头的嘛。是对念头进行观察、进行分析、进行消化,然后变成自己的东西这样的一个过程。但禅修呢,它是超越所有的念头的一种方式、一种修行。你可能比较喜欢思维,不太喜欢慢下来,但是这两种方式都是需要的。观察修也是需要的,直接的禅修也是需要的。

因为所有的我们身体的酸痛、或者是身体里一些感受等等的,它也是一种念头。然后如果你的头脑没有想别的念头的话,那我们凡夫人的习气就开始慢慢地专注在自己的身体上来了。所以你就能够观察到,开始觉得腿酸,或者是数息可以感到气息很微弱。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一开始都是这样。但是没关系,这都是很正常的,不用执著我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Q:那是不是就是说,这两种方式都可以,是吗?

A:这两种方式肯定是都可以的,但你每座修之前,先给自己定一个目标,就是你这座要修什么。你不能修着一个观修,突然就想“哎呀怎么都修不起来,那我就干脆不观修、去禅修算了。”那可能就有点不太行,你越这样就好像让我们由着习气而转了吗?!最好每次你打坐之前先想想啊,“这座我要干些什么事情”,然后就开始观修。可能过了一段时间观修累了,然后你可以再给自己定一下,要从观修转到禅修。就要有这样一个转折点会比较好一些,不然的话就很容易昏沉啊或者是掉举这样子。

Q:就是观察修的时候,第一波过去了,后面转成数息,这样可以吗?

A:尽管有些传承里,是要先禅修,就是先做这个“止”的修行,然后做完“止”的修行之后再做观修。 但我们要依师教言,次第而行。 对初学者,上师一直强调的是观察修,法师辅导时介绍了数息观的简要方法,以便帮助在入座初期心不能安静和过于散乱的学员。依此观修,慢慢体会实践,心沉淀下来,问题自然会少。

Q:但是如果先数息的话,我可以一直数下去啊…那还要不要观修了啊?半个小时根本不够用的感觉…

A:没错,其实数息它还是一个拐杖吗,就是对你而言,数息还算是一个双拐。一开始你会依靠数息去修止,然后慢慢就不用数息去修止。然后真正地从“止”到“观”,它会有一个很自然的转变。这个慢慢来嘛,不要着急。

如果说先数息十五分钟,然后再加上二十五分钟的观修。这样子总共大概四十分钟左右,应该没有问题。

Q:关于数息还有个问题哦,就是我一开始可以数的很准。但后面就开始脑子生锈,对外界反应开始变得迟钝,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这个时候开始会变得数不准了,会有很多乱七八糟的念头出来,对念头的控制力会下降。我在怀疑这是不是掉举了啊,因为眼皮也变得好重,睁不开…

A:其实我们每天都有很多念头、无数的念头产生,只是自己没有觉察而已。但是通过数息呢,我们能觉察出来,“哎呀有念头了,我又被拉走了”,然后你一开始的这个数息很准确,是因为你的精力非常集中在数息上。但是慢慢的,就像我们平时上课的时候会怎么样?那个时间一长了,我们就开始精力不集中了,就是这样的。

但是呢,在禅修的时候,我们数息实际上是作为我们的拐杖的。为什么是作为我们的拐杖呢?我们吸气的时候,回到我们打坐的这个姿态上来,我们重新内在检查一下我的姿态。出气的时候,然后把我们所有的执著、或者是突然起来的念头,让它非常温和地、让它“哦好了,你消去吧。”就像让云雾散去呀,轻轻吹口气呀。而不是说“哎呀,这是个念头,快回来!”实际上就是看到这个念头生起的时候,你可以用数息的方法、吸气出气的方法。让它就是慢慢地,怎么生起来就怎么消溶掉。

Q:我意思是,一开始脑子清楚的时候,还是很能集中的。

A:另外就是说,在有念头的时候呢,你就可以回到你的呼吸上来。就是说:“哦,我看到了。这是个念头。”你就给它贴一个标签。然后,这个标签就说:“哦,这个是个念头。我再回来,数息。”所以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这个工作,你给念头贴标签吧!我生起一个念头,回来;一个念头,回来…慢慢的话,你对自己的心都会有控制的。

Q:大脑生锈、眼皮好重,这并不是掉举吗?

A:应该也是吧,也是掉举的一种吧。但它其实是因为,你慢慢地触及到了我执,然后这是我执的一种反应吗?

Q:那怎么办呢?

A:因为无始以来,我们的这种我执,它都是想干嘛就干嘛。然后突然一下子,你开始去控制它了,或者开始去接触到它了。你越接触这个我执,它的反应就会越大,所以现在只是慢慢地接触了它。它以后有各种各样的反应,这都很正常。

有些时候,是因为你确实睡眠不好;有些时候,你过一个阶段就好了。你这个时候,尽量地还是回来数息;如果回不来,就可以把它标注为只是一个念头。然后这些都是可以慢慢变化的,你不用把它执著为一个问题,你要是把它看成有问题的话,它持续时间反而会更长。

Q:那我要努力把眼睛睁大吗?

A:嗯,可以啊!你可以直视,因为以前都是眼光看鼻尖,但不是专注地看,就是大概那个位置。然后这时候,你可以把眼光放大一些,把眼抬起来一些,然后看到前方,这也是可以的。

Q:对了,我是个大近视,打坐的时候要不要戴眼镜呀?我嫌戴着累赘,而且视线模糊的话,眼根不容易外散。

A:要戴。否则看不清的时候,大脑容易犯困。这个眼睛的要点也是就说,你低头看大概前方一米五左右的地方,就是和你大概坐高差不多的地方或者一米多点的地方。当然,不同的传承有不同的说法。但是,你的眼光是非常放松的,不是说聚焦在一个地方的。

Q:谢谢师兄!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打坐的时候,放P、打嗝怎么办?还有舌顶上颚的话,口水要流出来了怎么办啊?…以前看过有师父说,这样对三宝不恭敬,但是我也不能打坐到一半站起来出去解决问题吧。

A:放P、打嗝应该没有关系吧。舌顶上颚应该是个很放松的姿态,不用太紧张,放松就可以了。这些反应可能都是身体上的业力吧,一方面可以去看一下医生是怎么回事;另外一方面,平时可以运动一下。经脉不通可能也会有这样的问题。打坐时身体上有些反应在所难免,也不是故意不恭敬的,不要太执著这些外相。佛法是心法,最重要的还是修心,这才是佛法的精髓。其实周六法师辅导已经做过两个专题:“入行论实修引导(一)打坐观修入门”和“入行论实修引导(二)成熟法器”(链接见:http://www.zhibeifw.com/ptjt/ykbfd_list.php?id=4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