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权利:意义深远的道德革命之一

冯新远

摘自《法治周末》

1018-3-1

动物权利运动的兴起,尤其在今天,已是一个全球性的重要文化现象,在最近几十年对人们的生活也产生了影响。除了素食主义观念得以大力提倡外,很多国家也开始立法对动物进行保护,类似像西班牙“国技”的西班牙斗牛也在2012年被法律所禁止。甚至,在由动物保护积极分子发起的一些运动的压力下,在对待动物的一些细节上都有了规定。比如,欧盟决定逐步淘汰层架式铁笼养鸡,并且,在2000年夏天,麦当劳宣布,它的餐馆只从那些给母鸡提供了72平方英寸的铁笼空间的产蛋厂家购买鸡蛋。

当然,在对待动物权利、动物解放、动物福利等这些前卫的社会观念时,人们对此还有不同的声音。而关于动物保护的立法工作,在各个国家也有不同程度的进展。

1018-3-2

2014年3月,德国柏林,国际动物权利组织“动物平等”的成员双手托着小型动物的尸体进行示威,谴责动物加工厂以及实验室虐待动物。

人类至上:被忽视的动物感觉

从1934年到1998年,每年的劳动节,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的小镇希金斯都会举行一个射杀活动物的节日。在一年一度的活动中,有5000只鸽子被从笼子中一只一只地放出来,作为射击者的靶子。被射中的大多数鸽子都只是受伤而不是立即死亡。当竞赛者结束了一轮射击后,一些鸽子掉落在射击场上,另一些逃至附近的森林因受伤而慢慢死去。美国学者戴维在他的《动物权利》一书中描述了这样一个残酷的场景:“在每一轮射击完成之后,年幼的孩子们就会收集受伤的鸽子,并用各种方式弄死它们:使劲用脚跺、扯下它们的头、把它们往桶上砸,或者将它们掷入装有其他奄奄一息或已死的鸽子的桶内,使它们窒息而死。”这一切都不是秘密进行的,数千观众购票入场,坐在露天看台上观看这项“血淋淋”的返祖行为,他们一边吃东西、喝啤酒,一边对射击者和孩子们大声叫好……这项活动1998年才被禁止。

尽管这项活动的受害者是鸽子,但从这些残酷的场面中,还是引起了人们强烈的道德情感。从中,引起人们反思的一个问题是:有些人为什么乐于对动物施暴而不自觉,甚至出现像这种场面很大的集体行为?这或许要从更为深远的哲学和文化上去寻找根源。

在西方,关于动物道德地位的传统思想,主要来自于宗教和哲学,古希腊哲学和《圣经》为人与动物的关系提供了哲学和宗教基础。亚里士多德曾经对动物有过论述,他认为动物有感觉但缺乏理性,它们在自然等级体系中低人一等,因而是实现人类目的的恰当资源。这也使亚里士多德推论出:由于动物缺乏理性、灵魂,所以人类对待动物的方式就不存在公正与否的问题。

赞美人的存在,赞美人的理性,让这些早期的哲学家们为世俗生活提供了一条准则:动物是为人类的使用而存在的。

《圣经》则称,上帝按照他自己的形象创造了人类,人类可以为了满足自己的目的随意使用自然资源,包括动物。在中世纪,基督教哲学家如奥古斯丁、托马斯·阿奎那等强化了这一主张:即动物缺乏理性证明了它们被人类统治的合理性。自那时以来,大多数基督徒接受了这种理论。

西方的哲学和宗教基本上坚持了人类至上的观点。加之,现代科学又是完全用机械论的观点来对待自然,如笛卡尔把动物看作自然界的一部分,看成有机的机器,这让动物几乎毫无道德地位可言。在笛卡尔的眼里,动物不仅完全缺乏理性并且完全缺乏感情。笛卡尔甚至认为动物感觉不到痛苦,这个观点还是让很多哲学家大跌眼镜。

当然,尽管人类优越性的观念支配着西方文化,但也有不同的观点出现。比如休谟将同情看作道德的基础,而且同情可以延伸至人以外的、有感知能力的动物。而更古老的犹太教传统,也比基督教更强调尽可能地减少给动物带来痛苦。但总体而言,如同戴维在他的《动物权利》所阐述的——在西方传统中大体上持这样一种观点:由于只有人类才是具有自主性的、理性的、有自我意识的或能够理解正义的,因而只有人类才拥有或至少拥有更高的道德地位。

相比起来,非西方文化传统比较尊重生命,但也有截然不同的方向。但无论怎样,在过去都没有人像今天这样为动物争取权利和“福利”。这也可以说是人类道德进步的一种表现。

1018-3-3

墨西哥墨西哥城,动物保护者裸身涂血举行反斗牛游行。

动物权利:意义深远的道德革命的一部分

可以说,在19世纪,达尔文的进化论,拉近了人与动物的距离——人从动物进化而来。进化论特别是与遗传学相结合时,更能帮助人们相信人和动物在认知方面不存在不可逾越的鸿沟。所以,尽管非西方文化传统更尊重动物,但关于动物权利运动的思想和政治见解却兴起于西方。

1892年,在英格兰出版的一本影响颇广的书《动物的权利:与社会进步的关系》中,首次提出了“动物权利”的概念。而第一次重大的动物权利运动也开始于当时的英格兰。这场运动的起因是反对把未经麻醉的动物用于科学研究。这场运动引发了保护动物的抗议活动,促进了英国的立法改革,一些早期的保护动物的仁爱组织也在这个时期出现。但反对用动物做研究的呼声,在20世纪初期开始衰落,这也让动物权利运动失去了动力,并逐渐从公众视野中消失。

直到20世纪60、70年代,当代动物权利运动才得以真正展开。1971年,当代动物权利主义的概念在《动物、人和道德》一书中被重新提出,书中旁征博引,雄辩地阐述了动物权利的观点。应该说,正是这部著作使得动物权利主义得以复兴。

而此时的文化大背景也发生了转变。英国、美国等西方一些国家的政治和学术氛围,对一场新的仁爱运动持接纳态度。反对种族和性别歧视的民权运动,为反对其他形式的歧视打开了方便之门。对环境污染和环境破坏的关注,为强调对动物个体的关怀创造了逻辑和文化空间,因为动物明显受到环境状况的影响。现代西方环境伦理学理论认为,人类应当把道德应用的范围扩展到所有的动物,尊重动物的生命。这方面的专家认为:善待动物,重视动物的权利,这是“意义深远的道德革命的一部分”。

这其中,彼得辛格提出的“动物解放”是一个关键性的事件。可以说,辛格是当代动物权利运动的精神领袖,但他本人对保障动物精神地位的出发点不是维权,而是一种兼顾各方利益的功利主义。在他1975年出版的《动物解放》一书中指出,人类给予动物道德关怀的原因,既不是智力(对婴儿或智障患者也无智力可言),也不是道德(对罪犯或精神病患者无道德可言),或是其他一般人类所拥有的品质,而是是否能够体验痛苦。因为动物也能体会痛苦,所以将动物排斥在道德关怀以外是一种“种族歧视”行为。

美国哲学家汤姆雷根也在推波助澜。他在著作《动物权利状况》和《空空的牢笼》中,强调动物与生俱来具有与人同等的重要性,而不能仅仅被看作是一种用于达到目的的手段。辛格主要致力于改善动物们的处境,在特定环境下,同意适当的将动物为人所用。而雷根主张将动物与人同等对待,并严格遵照康德哲学,认为动物决不能被仅仅当成某种工具而牺牲。当然,康德本人并不将动物纳入自己学说的道德律中,他主要是要使人不致堕落于残忍,而并非是为动物福祉考虑的。尽管在理论上有差异,但他们二位在实践上是一致的,比如他们都认为社会应当倡导素食主义,并废除不必要的动物实验。

正是在这种包容性的文化空间和新的理论支持下,近年来,动物权利运动发展迅猛。1971年“绿色和平组织”的建立、1980年“善待动物协会”的成立,等等,都是这一运动的成果。至今,动物权利运动已经有数百个组织和数百万成员。在科学界,寻找动物研究替代品的做法在一些领域被推崇。而个体放弃吃荤,在几十年前被视为反常而古怪的行为,现在也随着素食主义的提倡被主流社会接纳并逐渐流行。

1018-3-4

意大利米兰,动物权利保护者在抗议活动中打扮成动物,吃着“人肉”做成的复活节大餐,以此反对复活节饮食习惯。

动物保护立法,社会进步的标志

今年3月27日,据英国《每日邮报》报道,美国前体操明星凯尔遭到虐待动物的指控,他将面临3年刑期。这是最近发生的一起因虐待动物而被判刑的案例。

受动物权利运动的影响,立法保护动物也在一些国家逐渐展开。瑞典在这方面开展的较早。在1988年,瑞典就通过了比较超前的《瑞典动物福利法》。英国也在1990年通过了《英国禁用板条牛圈关押小牛法》,同时,于1992年通过了《国际海豚保护法》。

1992年,瑞士在法律上确认动物为“生命”(beings),而非“物”(things)。2002年,德国将动物保护的条款写入宪法。在以色列,法律禁止在中小学上动物解剖课,以及在马戏团进行驯兽表演。由彼得辛格建立、基地位于美国西雅图的“泛类人猿计划”,也在争取美国政府采纳其所提出的《泛人猿宣言》。这份宣言呼吁赋予一个由大猩猩、猩猩以及两个亚种的黑猩猩组成的“平等群落”以三项基本权利:生存权、个体自由权和免受折磨权。

在我国,近年来保护动物立法的呼声一直不断,动物权利问题屡次被提出来成为热门话题。一些虐待动物事件引发人们的谴责。如,2002年清华学子用硫酸泼熊事件、2005年复旦研究生虐杀小猫事件、2009年“汉中打狗”事件,都引发人们对动物保护立法的呼吁和关注。而2011年,“归真堂”活熊取胆事件更是在社会上引起广泛争议,对活熊取胆行为是否符合相关法律规定各执一词,加上近年一些野生动物观赏展演单位虐待野生动物的事件屡被曝光,从法律层面对虐待野生动物的行为进行规制的呼声越来越高。

目前,我国只有《野生动物保护法》、《动物防疫法》、《畜牧法》、《生猪屠宰条例》、《实验动物管理条例》等专门的动物保护、管理法律法规。我国现行对动物保护的法律中,野生动物保护法充当着重要的角色,该法颁布于1988年、2004年进行了修改。2004年修订以后,该法更加有效地保护了野生动物的生存和繁衍。但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和人们文明程度的逐年提高、社会对保护动物倡议的普及,人们对动物保护方面有了更高的渴求和愿望。目前,我国还没有一部综合性的动物保护基本法,对有些动物的保护还有空白。

2009年,我国首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动物保护法(建议稿)》完成,并向社会征求意见。这部建议稿着重强调了动物“福利”的重要性,也就是强调动物的生理福利、环境福利、卫生福利、行为福利和心理福利,强调各种动物从生至死应拥有最基本的权利。

1018-3-5

当下全球发展迅猛的动物权利运动,既有其成果性的存在,也因其某些激进行为而招致批评。绝大多数动物保护主义者奉行素食主义。而他们不穿戴皮质的服饰,也不使用包含动物原料的化妆品、药品,甚至墨水和染料。需要通过动物实验的商品也尽量被避免。针对某公司的抵制也很普遍,例如宝洁,因在产品研制过程中进行多项动物实验,而遭致动物权利主义者对其出品的所有产品的抵制。

而一些动物权利分子还选择投身于直接战斗,比如从实验室或农场营救动物,对这些场所进行破坏等,这偶尔会引发暴力冲突。一些国家已对有关行为加强了立法管制,但不少动物权利分子仍继续解放动物。

对动物权利运动的批评也从未停止。批评者认为动物权利是要把人类变成动物以下的二等公民,甚至有批评者认为动物权利是反人类的活动。

但不管怎样,如今的文化已经发生了改变,人们越来越接受动物权利的概念。人们也越来越认真地研究与动物的道德地位和精神生活相关的问题,从而建立起保护和尊重动物的习惯机制。毕竟,善待动物是社会进步的标志。而动物解放,也成为人类对自身文明进行的一次道德上的审视。

文章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MzQyMzc5Mg==&mid=209347742&idx=2&sn=4ba4fea132ffa37c59941e27b134c1a4&key=0acd51d81cb052bcebbcf918eb3348feb61e48921d21400fb8bcb818aca24caef7b16eda111ac2c3db001475dfa91ed6&ascene=1&uin=ODAyMzg3NDgz&devicetype=Windows+XP&version=61010029&pass_ticket=jKr60ie%2F1WbpAjiALLUfyhi7G%2FiEM%2BsB0Q4VO9y5MKwLGNvhJxADlNeYyMKLvy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