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钟摆

1014-4

满观法师

摘自《灵山不如归》

【作者简介】满观法师,来自台湾花莲。中国文化大学日文系毕业。一九九一年依止星云大师出家。曾任佛光山丛林学院日文佛学院教师、佛光文化事业公司总编辑、法堂书记室主任。现任上海大觉文化传播公司执行长。

忘了是叔本华还是尼采说的:“人生如钟摆,永远摆动在痛苦与悲哀之间。”人生当然不是只有痛苦和悲哀,却真的如钟摆呢。

首先,生命这个大钟摆,即是由“生”摆到“死”,在生与死的摆动中,又有无数大小、长短、快慢的规律摇摆。随着白天到黑夜,随着春夏到秋冬,我们在起床、睡觉;睡觉、起床之间摆来摆去。这当中,家里到学校、家里到办公室,又是钟摆的左右两极。

时间无休止的摆动推移如钟摆,空间有限度的逗留转换亦如钟摆。在时间与空间这两个钟摆里,我们又各自有不同的生命钟摆。有的人确实一生都在痛苦与悲哀之间摆动,有的人也确实一生都活在快乐与幸福之间。

不过,物质和精神两方面,都如此摆动在全然的苦与乐之间也是少见!大多是不同的两极:从期待这边荡过去,那边落空了,再荡回来,又是另一个期待;落空、期待,是钟摆的两端。痛苦和快乐,是钟摆的两端;分和合、有与无等等皆是,所以,而有“乐极生悲”、“否极泰来”的形容词,也就是佛教所言的“积聚皆销散,崇高必堕落”的无常。

事相上,日日在变化的两极之间摆动,心境自然也会跟着上上下下起伏不定。

曾听说这么一个故事。有位采访者来到工地,看见一位工人在烈日下,汗流浃背地搬运石子,采访者问他在做什么,这位工人没好气地粗声道:“你没看到我在做苦工吗?”问到第二位同样搬石头的工人,他无可奈何地表示:“唉,没办法,为了养家活口,我只好卖命地工作。”第三位工人却神采飞扬,精神抖擞地说:“我正在参与一件伟大的工程!想到这栋建筑完成后,里面有我一份心血,我就觉得好高兴!”

同样的工作、同样的薪资,竟有截然不同的心境。第三位工人他的“心情钟摆”跳出“事相钟摆”,不跟着起舞,而自行愉悦、轻快地摆动。

世奇禅师有天夜里被一阵打板声惊醒,他赶紧跳下床,披搭袈裟往大殿走去。寂静的小径上,唯闻蛙鸣响彻夜空;原来梦里听到的不是早课的板声,而是青蛙鸣叫。当时感觉无二,为什么现在有分别呢?他恍然有所悟,写下了一首偈:“梦中闻板声,觉后虾蟆啼;虾蟆与板响,山岳一时齐。”

人生如钟摆,我们可以调整痛苦、烦恼的频率,让它短促一些,清净、欢喜的频率延长一些。也可以如禅师悟道后,不再分别,随它东西南北去摆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