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忍品》带来的利益——澳学会学员心得

1

(澳)明慧

经常会遇到很多需要考验自己安忍的对境,对境来到的时候,业力现前常常痛苦不已。学习安忍品,一定是诸佛菩萨重大加持,上师三宝的慈悲护佑,好让我拨开重重业力迷雾,慢慢回归心的自然本性中。

很惭愧事情发生的前几天,我过于情绪化,经过连着几天委屈痛苦、云里雾里的痴迷不解状态的几天……

今天早上念着百字明,我终于留下了感激的眼泪,希望下面分享能让让我发露忏悔并分享给同修道友,在学习安忍品中得到的利益,是否也可以带给大家一点小小的启发。

我平时的生活两点一线,很多道友知道我是从事娱乐事业的,就是教街舞,做演出,偶尔上上电视节目,生活好像多姿多彩,实际上事情就一件,就是跳舞。平时如果没有教课和演出排练,我就喜欢安静地在家里看佛法书,或者做一些和佛教有关的功课。如果我人在舞蹈房,但是没教舞工作的时候,我也会拿本佛教书籍翻看。因为这样生活似乎过于简单,朋友约我假期去逛街,去看电影,去跳舞,我会说,好不容易有休息时间,我想看看书。这样的情况很多,于是我被一些佛教徒和非佛教徒定义成了“迷恋佛法,走火入魔。”

更夸张的是,有朋友和道场认识的人讲起我的现状后,他还来劝我暂时放下佛法不要念经等,回到生活中,好好工作和照顾父母。

这样的境遇,确实太接受不了了。第一反应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连佛法都不能碰了吗?记忆瞬间把我带回到一年前,我因为参与放生活动,学习藏传佛教,被道场禁止做义工。我一下子觉得自己怎么被佛法抛弃了。为什么我一个好好的正常人,会成为罪人。

事情发生开始,我就陷入了甚深的痛苦,本周入行论学习内容:“谓谤令他失,故我嗔谤者,如是何不嗔,诽谤他人者?谓此唯关他,是故吾堪忍,如是何不忍,烦恼所生谤?”

如果别人毁谤你,你应该安忍。可是我实在忍不了。我无法接受这种对境。

我实在想不明白,但是我去思维,先试图解决问题,比如询问了知内情的师兄,才知道是因为当有人和那位修行人抱怨我“沉迷于闻思”时,他联想到自己以前也是“沉迷于佛法经论”,使得父母伤心,自己因为过去的经历所以一听到有人和自己一样,就下了判断才那样说,其实本意是想帮助我。我听了以后告诉这位道友:我的父母因为我学佛也皈依了,我在家做了一个月素食,父母陪我吃了一个月素,如果我真的“走火入魔”,让父母伤心,相信我家人也不可能会皈依三宝。

通过道友的帮助,我回想整件事情,其实就是一个误会,是我内心的不清净的业力的显现。首先,学佛没有任何过错,学佛本身不会真的伤害了谁,其次,他们给我的忠告也是因缘的聚合。

同样,一年前的事情,我被某曾经多年发心的道场划成“黑名单”,这中间是没有一个嗔恨的使者所造的因,只是因缘的和合。当时,某道场对藏传佛教理解不同的因,是造成发生过不愉快的事情的果,这个“果”的出现,使我成为了众矢之的。遇到这样痛苦的事情,然而我应该找什么来嗔恨呢?外界的因缘加上主要的——我无始以来的个人业力,和合在了一起,于是我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委屈。我该嗔恨谁?

我思维到这里,百字明也念完了。

自己睁开眼睛,看到眼前是一尊白色的金刚萨埵像,去年参加世青会的时候,索达吉堪布结缘的。看着金刚萨埵像,我终于留下了感恩的眼泪,上师啊,这一系列的恶梦,我总算醒过来了。不论是一年前的事情,还是近期的事情,随着眼泪的落下,内心的痛苦融化了,不愉的外境在消失中。

我相信每个人的人生中都会遇到大大小小的挫折和苦难,而这些,原来都是误会,安忍品里说过,一切都是因缘和合而生,全然非自力。我过去以为有个嗔恨的实体,我的心总是无法释怀,如今能够放下嗔恨,也是放生了我自己。

以上是安忍品学习中得到的一点利益,回向给天边无际的众生暂时离苦得乐究竟证得菩提果。

2015/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