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恶不分VS三轮体空

U9010P1443DT20130416103024

多伦多2014《入行论》班师兄匿名

上师仁波切曾经讲述过禅宗入藏时的公案,犹如乌云白云都能遮蔽蓝天一样,为善为恶都不能证悟解脱。在这样的理念下,一度连大昭寺里的油灯都无人供奉了。后来莲花戒大师与禅宗代表辩论取得了胜利,次第修行的法门得以在藏地弘扬。

当然,从究竟的观点上来看,禅宗的理念并没有错。只是对初学者而言,容易陷入“善恶不分”的误区里面。可是当我们切切实实去行善断恶的时候,又学到了三殊胜、三轮体空这样的概念,也许有的道友就会开始迷惑了,到底应该怎么做才好呢?末学就自己个人分别念的理解,稍微谈一下这个话题。

举一个不甚恰当的例子,修行就像减肥一样,在初期,体重下降就是好的。然而如同减肥的最终目的,并不是把自己变得瘦骨嶙峋一样,始终都应该知道,减肥是为了追求健康和美。大乘修行人修行的目的,并不仅仅是做一些善事、得一些人天的福报,而是为了成佛普度众生。

当然在次第修行的过程中,一开始行善断恶的步骤是必不可少的。但是我们的修行,不应该总在初级阶段原地踏步。一旦掉入执著善恶的陷阱里出不来,对修行的伤害是非常大的:不但可能空耗了宝贵的暇满人生,最终是否能解脱也可能是个问题。

对“善”的执著

我们凡夫人的习气是十分深重的,每个健康的婴儿来到这个世间的时候,双手都紧紧握拳。所谓“爱不重不生娑婆”,贪爱无明是我们流转轮回的根本原因。小时候我们贪执的是玩具、漫画书这些东西。长大后,女生偏爱名牌包包,还有各种化妆护肤品、衣服和鞋子;男生则会追求功名利禄、五子登科(车子、房子、票子、妻子、儿子)。

学佛后,不少人开始幡然醒悟,自己之前的追求是多么的没有实义,于是开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珠宝首饰、高级时装全都束之高阁,取而代之的是设计淡雅的盘扣唐装,千辛万苦淘来的一串菩提老珠。我们开始对各种材质的念珠如数家珍,每一种哪里出产最上品、哪里入手货真价实、怎么盘珠、怎么保养。我们也开始收集各式各样的加持品,时不时还拿出各种宝物秀一秀,引得众人围观赞叹。

之前吃喝玩乐的活动,我们都咬牙决定放下了,再也不去那些吵闹的KTVPUB。我们开始懂得欣赏宁静的魅力,在禅室里泡一壶价值千金的香茗款待好友,聊聊一些灵性的话题。以前出入的是高尔夫球场和各种私人会所,现在则是奔波于各位高僧大德主持的灌顶和法会。以前人间蒸发的时候,是去马尔代夫度假了;现在忽然消失几个星期,是去某座名山古刹闭关了……

我们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周围的亲朋好友都说我们和以前不一样了。我们甚至开始吃素、不沾任何酒肉荤腥,连当初自己最爱的海鲜也都不碰了。几乎所有人都对我们竖起大拇指,我们自己也开始不禁有些飘飘然。一千五百年前,想必梁武帝也是在这样的状态下问了达摩祖师,自己“有何功德”。当然答案我们都已经知道了,并没有任何功德。

对“恶”的执著

这里再举一个不甚恰当的例子:两个人谈恋爱,其中一个人说:“我那么那么爱你、对你付出那么那么多,所以你也要那么爱我、对我付出那么多。”可想而知这段关系的发展前景会是什么样了。行持菩萨道,有点像以天下无量众生为对象谈个恋爱。

我供斋印经放生布施那么多钱财,某某家里那么富裕,却只知道自己享受,看不上那种人;我戒律清净,整日吃斋念佛,那些人整天出入声色场所,哪里有修行人的样子?!我吃净素几十年了,吃肉的人身上味道臭的不得了,不齿与之为伍……

我们对众生的要求太多了,这也不行、那也不可以。同性恋接受不能,妓女看不起,吸毒者唯恐避之不及,恐怖分子驱逐出境已经是对他们客气了……其实,谁都不想要个总是对自己挑三拣四的爱人吧,谁都希望得到毫无条件的爱。而菩提心,应该就是完全敞开、不求任何回报的,只要对方开心就好。

本师释迦牟尼佛早就告诉过我们:修行要合乎中道、不堕两边。还没有证悟大空性的人就觉得“为善也是造作,不应该行持善法”,这显然是走极端、不恰当的做法。执著善恶实有、眼里容不得沙,如此行事徒增我慢,“我”有功德,“我”修行好,这是走到了另一个极端,同样不可取。

行于中道犹如走钢丝一般,须得步步为营、小心谨慎,稍有偏差就可能堕落。修行路上没有大山可以靠,也没有大腿可以抱,有的是自己的正知正念,时刻观照提醒自己,自己要做自己的善知识。

末学一介凡夫胡言乱语,不妥之处还向上师三宝忏悔。愿此文能助所有有缘道友道心增上、早证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