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世大宝法王与法子们的传奇故事

1

主讲:确戒仁波切

翻译:妙融法师

今天接着上一次说故事的课程,我想到什么故事就说些什么,这些故事我没有办法告诉各位是在哪一年、哪一月、哪一日发生的,因为那个时候我也没有注意到这些。

大概在公元1963、64年的时候,大宝法王就已经住在锡金了。那时候大家的生活条件都是很艰难困苦的,当时嘉察仁波切好像也只有十一二岁,所以他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虽然他们也到了印度,但当时他们并不住在印度,而是住在锡金一个叫做甘拓的城市里,也就是在锡金的城市中。

那时他的家人心里想,像现在这么困难的时候,无论是什么祖古、仁波切转世都没有用了,还是应该把孩子送到一般的学校去学习比较好。家人这么决定之后,就准备把嘉察仁波切送到学校去。那时嘉察仁波切可能是12岁左右,这个就不太确定了。知道会被送到一般学校去学习后,他就连夜逃跑了,决定到锡金的隆德寺去。

但是从甘拓这个城市到隆德寺,如果是走路的话,大概也要走上一整天。因为当时并没有车子可以坐,所以嘉察仁波切连夜逃跑,从甘拓这个城市往下走,然后快要到隆德寺的时候又要再爬山,就这样走了一整夜。到了清晨,他终于走到了隆德寺。当时他身上什么都没有,只拿着一根棍子,那是帮助他走路的棍子。就这样,一个小孩子独自出走了。

就在那个清晨,大宝法王对他的侍者说:“要出去看一看,今天会有一个成就者来到这里,如果你看到这位成就者的话,你一定要赶快把他带来我这里。”于是这个侍者就跑出去看,但没看到什么成就者,只看到一个小孩拿着一根棍子——那时非常冷——又冷又冻地就站在外面。然而即便他只是一个12岁的小孩,法王的侍者也马上把他带到法王那边。12岁的嘉察仁波切见到法王的时候哭了,他说:“还好我终于见到您了,要不然我这一生就要浪费掉了!因为我若不连夜这样逃跑到这里来的话,我可能就要被送到学校去了。一旦被送到学校去,我这一生大概就毁了,现在终于见到您了,我这一生算是没有浪费。”就这样一边哭一边说着。从那时开始,大宝法王就收留了嘉察仁波切。也从那个时候开始,嘉察仁波切跟家人基本上就完全断绝关系了,家人也当做没有了这个孩子。那时嘉察仁波切的前一世也有一些亲人,这些亲人因为都跟他这一世的家人关系比较好,所以也一直没有对嘉察仁波切给予任何帮助,就好像没有这个小孩一样。

我们说四大法子,从这一点来看的话,也真是名副其实。为什么呢?因为能够在12岁的时候完全舍弃、舍离家人,且知道不能浪费自己的一生,并知道什么是对自己最重要的、什么才是应该去追寻的,从这一点来看,真的就像他的名字一样,真的就是四大法子。

司徒仁波切那时大概也是十一二岁,虽然是大概,再怎么样也不会超过,就是说再加减两岁吧,大概就这个年龄。有一天大宝法王送给司徒仁波切一串念珠,并且跟他说:“你要好好戴着这个念珠,不要让它跟你分离、分开了。”所以从那时候起,司徒仁波切即使是在睡觉的时候也戴着法王给他的那串念珠。有一天,大家都睡着了,司徒仁波切当然也睡着了,他的老师睡在司徒仁波切床旁边的地上。半夜时,老师醒来发现司徒仁波切不见了,但是老师看到司徒仁波切的袈裟在床上,法裙也还在;因为司徒仁波切睡觉的时候只穿着黄色的衬衫跟内裙,除了身上穿的不见了之外,其它的僧服都还在。于是大家在寺院中到处寻找,每个人都说:完了!司徒仁波切不见了。大家都很着急地说:“真是不得了了!司徒仁波切不见了。”于是他们跑去跟法王讲,大家着急是因为他毕竟还是一个很小的小孩子。再看他的鞋子,除了他穿的一个拖鞋不见了之外,其它的鞋子也都还在,但是整个寺院到处找都找不到他。到了早上太阳都出来了还没找着,于是大家就开始成群结队地去外面找。因为那时的隆德寺周围都是森林树木,除了一些小小的村落之外都是树林,所以大家开始在树林里找,就在那个森林里看到了司徒仁波切的一只拖鞋掉落在那里,大家发现原来仁波切就在那个森林里面打坐。这个老师非常高兴终于找到了司徒仁波切,所以他赶快跑过去,抱着司徒仁波切边哭边问他:“你为什么会到这里来的呢?”司徒仁波切就回答:“其实我也不知道是怎么来的,在睡着时有一个声音跟我说:‘嘿!你该去了,应该要去了,应该动身了。’”于是他就看到一个非常强烈的光,然后前面就有了一条道路,他就顺着那个路走,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这个地方。当时大家都认为,还好那时司徒仁波切带着法王给他的念珠,要不然,以这种情况来看,他们认为是一种障碍,且对仁波切的寿命来说肯定会是个很大的障碍。而以我自己来看的话,大宝法王及弟子司徒仁波切还有嘉察仁波切等等,他们相互之间的互动及行谊真的不是我们一般人所能够思考、能够理解的。以此来说,如果我们能够拥有法王给予的念珠戴在身上的话,也确定能够保佑我们远离一些障碍,因为这就好像司徒仁波切戴上法王给他的念珠那样能够避免一些障碍。

当我(校长)19岁的时候,噶玛巴又再度来到加德满都。那个时候,整个尼泊尔各方面条件都还是很贫乏的。那时有一位信众,他是雪巴人,名字叫做安里嘛,他可说是一个大生意人,也可以说是一个大盗、小偷。当时只有他有车子,因为那时候车子很少见,所以不管法王到哪里,都坐他的车子去。他在车顶上放了一个转经轮,他自己右手也拿着转经轮,左手拿着念珠,就这么跟着走。那时法王就开玩笑说:“你帮我开车,然后你的手也拿着转经轮跟念珠,不过你心里有什么计划我都知道。”为什么呢?因为那时这个人心里有一些不好的目的,他正计划着想要偷大宝法王的黑宝冠。所以法王会突然跟他说:“你心里在做什么盘算我都知道也就是这个原因。

但法王还是继续让他开车。有一天,他就请求法王:“我现在有一些事想请求您,所以请您帮我卜卦。”但是法王当时就说:“我帮不帮您卜这个卦其实没有差别,你最好停止,也就是说停止你现在想去做的事情。如果你不停下来的话,你这一生都将会浪费掉。”当时他已经放弃了想要偷黑宝冠的想法和计划,因为他知道自己是偷不到的;但是他又有了另外一个计划:他想要去桑窟的一个地方偷一尊很古老的金刚亥母塑像。他想要去偷那个塑像,于是他就真的去偷了,然后把这个金刚亥母塑像放到他的车子里。但很不幸的是,他被负责管理的香灯师发现了,这个香灯师就赶快去敲钟,一敲钟全部的村民就都出来了,然后把他捉了起来交给警察局。自从他进监狱以后就没能出来,最后也死在监狱里面了。在这之前,法王就已经警告过他,要他赶快停下想要做的工作,要不然的话他的这一生就将很危险,会浪费掉。但因他没有听信,所以他后来就真的被关到监牢里,而且死在了里面。到现在我都还记着这个雪巴人,因为那时候不管法王到哪里,他也都跟到哪里,而且他高高的、黑黑的,直到现在我都还记得他。

乌金祖古仁波切在尼泊尔有一个叫做阿基衮巴的寺院,当时他迎请大宝法王到那个寺院去。因没有车子,所以法王是坐直升机去的。开直升机的驾驶员就问法王说:“您觉得我该继续做这个工作还是应该辞职?”他向法王请示,法王回答他说:“你就做3个月,一天都不能多,然后就停止这个工作。”他开了3个月的直升机之后就去请假,但这个假没有被批准,于是他只好继续做。但是就在这3个月后的第六天,直升机就坠毁了,他也就这样过世了。我去看过那个飞机失事的地点,就在宝大佛塔那边。现在的飞机场中间有一块小小的沙地,那架飞机当时就是掉在那个沙地上。看了这些故事,如果我们有信心的话,你真的可以说法王是佛也好、是菩萨也好,总之就不是像我们一般凡夫能够去理解及领会的一个人。

还有一次法王到德里去,然后就住在那里。当时有一个外国人,因为不知道她是美国人还是欧洲人,所以就统称外国人。就这么一个外国老太太来见法王,那个老太太有很多的担忧。你问她担忧什么,她说因为这个世界到处都在打仗、都在战争,觉得好像越来越困难了,她就因为这样非常担心。法王告诉她说:“去担心这个世界的各种困难是没有用的,你该做的是好好地去看着你自己的心,好好去观看你的自心,管好你自己的心。我们不需要去承受或承担别人的痛苦,但主要就是要看好自己的心。如果你担心它有用的话,这世界应该会变好,但是事实上是没有的,担心也无法改变现在的状况,所以我们最主要的还是守护好自己的心,对于这点你自己回去好好想想吧!”这位老太太当时就哭了,回去之后她的心中也不再像过去那样担心和感到困难了。

从这点来看,我认为,或许神通就是这样吧!因为从世间的这个法相来看,法王确实有着和我们不同的一种思维。我们看大宝法王的历代转世都有戴上黑宝冠的这个法会仪式,当时法王在德里的时候也举行了黑宝冠的仪式。当法王戴上黑宝冠时,因每个人的净观跟信心不同,他们所见到的形像是不一样的。去观看法王戴上黑宝冠这个仪式的人很多,其中有一位印度的阿扎拉,大概是一位修行者,他看到的法王是没有戴帽子的,而是胡子非常长的一位老先生手上拿着一面旗子的形象。那位印度的修行者当时并没有看到这个帽子,看到的是另外一个样子。于是他自己觉得,他看到的是印度八十四大成就者里面的那位萨拉哈。他也觉得可能法王就是萨拉哈的一个化身,因此他们之间的这种觉证、觉受是没有差别的、是无二无别的,所以他看到的是这个形象。

以上讲的这些十六世大宝法王的故事,主要是在我们那个年代、那个时候透过和法王之间的一种关系跟接触而发生的一些故事,从而产生了这些不同的感受。

再来讲讲蒋贡仁波切的前一世。上一世的蒋贡仁波切,如果从整个西藏的家族来看的话,他可以说是西藏贵族里的贵族,他家里可以说是最富有且有权势、有权位的一个贵族世家。虽然说那时法王认证了蒋贡仁波切,但是因为他的家族是如此的富有跟权贵,所以当时让他的父母亲把孩子交出来并不那么容易。尽管如此,由于十六世法王的悲心跟悲愿,也还是给蒋贡仁波切取了一个名字,算是认证他成为蒋贡仁波切的转世。法王虽然给了认证,但是他的家人不肯将仁波切交给寺院。那个时候有一位赤嘉仁波切,跟蒋贡仁波切的家族是同一个非常有权势的家族的亲戚,那时候他们的族姓叫做桑都昌。这位赤嘉仁波切就劝这个家庭说:“这个大宝法王是个有神通的人,既然小孩被认证了,你们最好赶快交出去。要不然的话可能这个孩子不会长寿,这样子对你们来说也不好,对噶举来说也不好。”这样劝诫以后,慢慢地大家也就承认了,确立了蒋贡仁波切的这个转世。

赤嘉仁波切为什么这样劝这个家族,说法王是有神通的人呢?因为他有一个铙,非常珍贵与贵重,质量也非常好,但是他没有钹,所以心里想着:“如果我能够再有一个钹的话,就能成为一对,这样多好!可是要质量这么好的一个钹,可能只有噶玛巴才会有吧。”他心里这么想着,当然他只是心里这么偷偷地想着,并没有告诉任何人。但就在几天之后,楚布寺派了一个人来,带着一个用庄严布和哈达包好的一个钹、完全符合他心里所向往的一个钹,就送到了他那儿。那时赤嘉仁波切真是非常惊讶,他想,奇怪,我只是心里在想而已,跟谁都没有说,但噶玛巴是怎么知道的呢?所以从此他确定噶玛巴是有神通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劝诫桑都昌这个家族,说这个小孩绝对就是转世,噶玛巴是不会错的。从这里来看,我们可以发现噶玛巴真的跟我们不一样啊!

在59年以前,蒋贡仁波切的家族就已经先到印度的卡林帮盖起了房子,卡林帮那里有很多他们的聚落,可以说59年以前他们就过去了。但那时他们的家族也是认为应该把小孩送到学校去,还是走西方路线比较好。因为看到寺院道场还有佛教都已经衰败、不行了,大家这么认为。那个时候法王就跟他们的家庭说:“你们还是把小孩子送到寺院来吧,因为司徒仁波切在这里,嘉察仁波切也从家里逃跑来到寺院了,就剩下蒋贡仁波切,所以蒋贡仁波切也应该过来。”法王跟他们讲:“可不要浪费了他这一生,因为他虽然是我们噶举派中很重要且非常大的一位上师,但是当上师也要有当上师的一些条件、要有当上师的样子,如果没有人管、没有人教的话,那么他这一生也不过就是浪费了,所以还是应该赶快送到寺院来。”因为那时赤嘉仁波切也到了印度,所以又是他去劝这个家族,说你们还是应该要听法王的话,把小孩子赶快供养给噶玛巴,送到隆德寺去,要不然的话会有一些障碍。后来这个家庭就真的又把小孩子送到隆德寺了。

那时在隆德寺都是小祖古、小朋友,所以上一次我跟各位讲过,法王就像父母一样照顾孩子们,而上一世蒋贡仁波切的母亲也由此对法王生起了信心,认为法王就是她的上师。所以她在念诵的时候,除了念诵蒋贡仁波切的遥呼上师祈请文之外,她还会修四座上师相应法。

那时,有一次大宝法王从隆德寺下来,要到希里咕哩的抜珠拉机场。正好蒋贡仁波切的母亲在同一时间也要去那个机场搭飞机,而且是同一班飞机。当时蒋贡仁波切的母亲有点迟到了,她的座位在这个飞机的最后面,而法王的座位在飞机的前面,他们彼此之间并不知道对方在这架飞机上。飞机起飞的时候有一点晃动,蒋贡仁波切的母亲被吓到了,于是就发出很大的声音念“噶玛巴千诺”。前面坐着的法王听到有人叫他,就往后看。那时仁波切的母亲旁边还有他的叔叔,因为蒋贡仁波切小的时候父亲就过世了,所以照顾他的叔叔也在旁边。然后这个叔叔就跟仁波切母亲讲说:“你这么一叫,前面就有人在看你了。”蒋贡仁波切的母亲就侧头往前面看,结果看到法王也笑着往回看着她。

我讲这个故事是说,确实当我们对于上师有信心的时候,不管发生任何情况,你的第一个念头马上想到的就是上师,由此可以确定上一世蒋贡仁波切母亲的心跟法王的心是无二无别的。为什么呢?因为能够在这样惊恐的时候,第一个念头就念出“噶玛巴千诺”。如果是一般人,可能就会很紧张、很慌张地叫或者害怕,但她想到的却是上师。所以我们从这一些小小的情形来看,都会感觉到法王这样的佛行事业是如此的不可思议。我所能知道的只是非常非常少的一小部份,而法王跟这么多的人都有着很深的因缘,每个人透过自己各自的心念跟感受,肯定也都会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体会。

文章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NzQzNjMyMQ==&mid=217891185&idx=1&sn=9273441493a6ad1dbe5d1493bb385894&scene=1&key=0acd51d81cb052bc14ee8f9c5b7f9ae466c0818588a0ecc84ecd4cc52dcf8ab26c6b99c986c942d57a685aa0ead32140&ascene=1&uin=ODAyMzg3NDgz&devicetype=Windows+XP&version=61010029&pass_ticket=jKr60ie%2F1WbpAjiALLUfyhi7G%2FiEM%2BsB0Q4VO9y5MKwLGNvhJxADlNeYyMKLvy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