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丐与游客之间不同寻常的一段对话

1011-2

摘自《世界华人周刊》

在北京,人们发现有这样一个乞丐,他叫“鼎然”,常来往于北京几大寺院道场间,时而居士林,时而通教寺,时而广化寺……

下面是这个乞丐与游客之间不同寻常的一段对话,通过这段对话,我们不难看出,真正的智者不分贵贱无处不在。

游人问:“你这么年轻,为什么不找份工作,靠自己能力去吃饭,干嘛在这里乞讨?”

鼎然答:“我跪在这里,是让自己的虚荣一败涂地,是让自己的面子,无地自容,是让自己的虚假,彻底崩溃。我不是因为吃饭而做乞丐,也不是因为乞丐而去吃饭。若我放不下自己的虚荣、自己的面子、自己的虚假,纵然我有多么大的成功,多么好的生活条件,多么令人羡慕的生活,我,依旧生活在虚荣当中,我依旧被我的虚假所操纵,我活着,还有什么真正的自由可言?”

问:“你们这些乞丐,靠别人的施舍来过日子,这么年轻,就来这里乞讨,你感觉羞愧不羞愧?”

答:“我若羞愧,就一定不会来这里乞讨。我若抱着我的虚假面子不放,我绝不会来这里乞讨。别人施舍给我的东西,正是我需要反省自己的东西。我感谢施舍给我东西的人,也感谢用任何言语来评价我的人,因为你们,才使我懂得了做人的真实。”

问:“你是乞讨钱呢?还是乞讨饭呢?”

答:“当我彻底放下自己的虚假时,我的乞讨就是成功的。当我彻底不再抱着面子来勉强过日子时,我的乞讨是成功的。当我彻底不再因为自己的虚荣而左右蹒跚时,我的乞讨是成功的。我不是因为钱来乞讨的,也不是因为饭来乞讨的。我是因为自己的虚荣,自己的虚假,自己的面子,而来乞讨的。”

问:“是什么力量促使你做乞丐?”

答:“我的虚假,我的虚荣,我的面子。没有它们,我还需要乞讨吗?我感谢它们,使我有了做乞讨的机会。”

问:“你乞讨多长时间了?”

答:“三年!”

问:“三年了,应该你的面子,虚假,虚荣,已经彻底没有了,干嘛还继续乞讨呢?”

答:“当我的面子崩溃时,可我的妄想还依旧存在。当我的虚荣放下了,可我的爱欲心依旧存在。当我的虚假磨灭了,可我的分别心还依旧存在。所以,我做乞丐,还没有真正做好。”

问:“你天天在这里乞讨吗?”

答:“不天天在这里,到处乱跑,走到那里,就乞讨在那里。”

问:“这么冷的天,你怎么还穿一双单鞋?你乞讨来的钱,足够你买一双棉鞋了。”

答:“脚冷了,是可以随便用任何东西保暖的。可人心一旦冷了,纵然有多么充足的钱,多么厚实的棉鞋,也是徒劳的。虽然我的脚是很冷,但是,我得真实去感受,我也并不因为脚的冷,而不再乞讨。因为,我的心,总是灼热的,她,可以溶解我的一切烦恼,何况一个微不足道的脚呢。世人总是呵护外在的东西,却不知去呵护内在的东西。纵然外在再多么漂亮,而内在,已经是破旧不堪了啊。”

问:“我看你就不是乞丐,你到底是什么人?”

答:“纵然我告诉了你,我是什么人,但是,对于你,依旧是陌生的啊。为什么世人总喜欢去了解别人,而不真正地去认识自己。纵然你再如何了解别人,可对于你自己,依旧是陌生的啊。”

问:“我给你扔了一块钱,你怎么不说‘谢谢’呢?”

答:“当我看见您的慈悲之心时,我已经不在乎什么一块钱了。您的慈悲心,是无法用‘谢谢’二字概括的。我只能把您的慈悲之行,深深地装在自己心里,慢慢来品尝。”

问:“当乞丐的滋味怎么样?”

答:“如人烧香,各自心明。”

问:“乞丐都是骗子,我见得多了。”

答:“人人都是乞丐。或乞讨情感、或乞讨权利、或乞讨物质财富、或乞讨名誉地位、或乞讨健康、或乞讨快乐幸福。这种乞丐,您见过吗?”

问:“我怎么不知道啊?”

答:“因为在您心中,乞丐都是骗子,您总是执着在这一处,犹如总是执着地看一个地方,纵然外界多么精彩,你依旧是无法看见得啊。若一个人,总是执着地断然一个固定的答案,那么,您总是停留在这一处地方。犹如您自己拿镜子去照他人,却忘记了照自己啊。”

问:“原来做乞丐,还没那么简单啊。”

答:“乞丐是人来做的,不是乞丐自己去做乞丐。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乞丐。一个心邪的人,做乞丐,他会污染一大片的。一个心正的人,做乞丐,他会感染一大片的。犹如一个乞丐,把自己乞讨来的钱,无私地捐献给慈善机构或灾区人们,这种乞丐,是何等地伟大。而这种伟大的行为,却出自一个乞丐之手,可以让更多的人,甚至记忆一辈子。所以,我们不能以点带面地否定所有做乞丐的人,恰恰相反,我们要用善意的眼光,去看待乞丐。虽然有的乞丐确实让人厌弃和憎恨,但是,他们能够长时间跪着,长时间躺着,这种行为,也会让人产生怜悯心,生起慈悲心。必定,他们没有去做杀人放火的事情,更没有像某些人,冠冕堂皇地,在人背后,做些见不得人的勾当,祸害善良的人,用极其邪恶的心来达到自己邪恶的目的。就凭这一点,乞丐,还是善良的。人心要放大点,放宽点,那么,你眼前的路,就好走些。某些人,一顿饭能挥霍几千元,甚至几万元,几十万元,难道面对一个乞丐,仅仅需要你随便扔几粒钱,您难道就那么的吝啬吗?”

问:“像你这样说,难道我们就滋养那些好吃懒坐的人,让他们什么也不做了吗?”

答:“人,迟早都会觉悟的。人,不能一辈子总当乞丐。但是,正因为他们曾经当乞丐,看到很多善良的人给予他们的施舍,在他们心里,早已经种下了善良的种子。当因缘有所成熟时,他们心中的善良种子,就会发芽。而且,纵然这个乞丐是无动于衷的,但是,有很多人施舍时,也同样有很多人看在眼里,明在心里。这,不也是在给大众种善根吗?有时候,一个无心的举动,会感染一大片人。有时候,一粒种子,可以让更多的人受益。”

问:“你乞讨来的钱,用在什么地方?”

答:“我把自己乞讨来的钱,又反回到别的乞丐手中。”

问:“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神经有问题?哪有像你这样的乞丐?”

答:“一切皆有因缘。”

问:“你以前是干什么的?”

答:“我只知道,我现在是乞丐。”

问:“别的乞丐都跪着,躺着乞讨。你怎么盘着腿来乞讨?”

鼎然问:“您吃饭时,喜欢站着还是喜欢坐着?”

游人答:“喜欢坐着吃饭,坐着吃饭舒服啊。”

鼎然说:“他们、我、你,虽然姿态不一样,感觉相同。他们跪着、躺着,有可能有他们的想法。但是,没有跪的工夫,没有躺的工夫,估计乞讨到的钱,就没有那么多了。我坐着,是适合我的姿态,你坐着,也适合你的姿态。同样是人,各有各的心思。在这一点,就没有必要去揣摩了。”

问:“你看你的头发这么长,怎么不理发啊?脏兮兮的。”

答:“只要心干净,比什么都好。”

问:“你的意思是说我的心不干净?”

答:“在我心里,您就是菩萨。”

问:“你是宗教徒?”

答:“我现在是乞丐,我只想认真地做好乞丐,别的,对于我,没多大关系。”

问:“难得啊!”

答:“不得,就不难。”

九小时后,鼎然收起瓷碗,向西走去。乞丐,也许就是隐身人间的佛菩萨!也许他就是隐身在乞者中的大成就者!

文章来源:http://read.haosou.com/article/?id=38773a730ba3b7650fb754014d03afef&mediaId=50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