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志修禅修佛塔——高仓健鲜为人知的佛门事

1007-1-1

日本影星高仓健于11月10日凌晨3点49分因淋巴癌在东京一家医院去世。享年83岁。世人皆熟知其《追捕》、《幸福的黄手帕》等影作,迷恋其英俊高大的硬汉形象,却很少知道高仓健比较隐秘的佛门修行生活。从某个角度上说,正是励志型的禅修与苦行,才成就了高仓健坚韧超群的硬汉性格,以及不平凡的银幕光环。

他像忍者一样禅修励志

年轻时,高仓健扮演的角色大部分都是相貌英俊、涉世未深的青年人,后来为拓宽戏路,他转向了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义侠路线电影。

立志成为日本第一流义侠电影演员的高仓健,开始了强制性的极端的自我训练,投入全身心来塑造义侠电影中的人物形象——义侠舞刀他也舞刀,义侠刺青他也刺青,义侠忍辱负重他也忍辱负重,义侠天涯孤客他也天涯孤客……

“忍”、“仁”、“义”、“情”、“勇”,他必须完全地将之融化在自己的骨髓里。他的性格就这样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他甚至与妻子不辞而别,一、二个星期隐居深山寺庙静思坐禅;他还在寒冬腊月仅缠一根布条,赤裸裸地站立在比睿山飞落而降的瀑布之下,进行肉体极限挑战,巨大的水柱似千军万马之力倾泻在他的身上,紫铜色的肌肤和迸溅如花、晶莹剔透的水珠在阳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

1007-1-2

他在寻找忍辱负重的痛苦,寻找世态炎凉的孤独,寻找刚强男人的信念,寻找一往直前的勇气。他必须杜绝一切缠绵的情感、甜蜜的诱惑、悠闲的生活、琐碎的家常。

他要的只是:沉默。沉默!沉默!再沉默!体验“硬汉”孤独的、壁立千仞的精神世界。他的神情变得越来越像一匹冬季荒野里仰空长嚎的孤狼,同时他与家人的距离也越拉越远了……

高仓健以孤独苦行僧一样的态度,行履着他的电影之路。把拍电影比喻为谈恋爱,他晚年时这么说道:

“拍电影就像谈恋爱一样,必须全身心地去爱她——即使今后你不能够与她结婚生活在一起。正因为如此,我觉得演员这一职业是很残酷的,因为我们的工作不可能永远持续。每次拍完一个片子,好像都把自己的灵魂留在了那里,有时真觉得很凄凉,每拍完一部片子大家都要分手。但如果不像谈恋爱那样去全身心地投入的话,自己又肯定不会满意的。”

1007-1-3

“一般来说,我不可能在拍完一部片子的第二天或者下一周就去参加另一部影片的拍摄。我知道如果我对一个角色从开始时就没有伤感的话,就意味着我不太喜欢这个角色。为了赚钱我可以不顾角色去拍电影,可我做不到这一点。我总是在苦恼中徘徊,我想我一辈子都会这样徘徊下去的。”

他捐资修葺云南四僧塔

2006年,高仓健捐资修葺的云南大理日本四僧塔竣工。位于苍山脚下大理天龙八部影视城内的日本四僧塔是一座石砌墓塔,安葬着四位600多年前圆寂于大理的日本僧人。

1007-1-4

大理有关部门介绍,目前日本四僧塔修葺工作已圆满完成,吸引着越来越多的来自日本等国家和地区的游客前来参观、拜谒。

2005年日本影坛老将高仓健借电影《千里走单骑》在滇西拍摄之机,通过云南省政府探询明代日本僧人寓滇的历史线索,得知大理人民600余载保护僧塔,深受感动,诚心捐款1万美元,对日本四僧塔再作修葺。

明朝洪武年间,日本国僧人逯光古、斗南、机先、天祥等云游到云南大理,学禅吟诗,留下了一段中日佛教文化交流的佳话,圆寂后他们埋骨此地,是为四塔。

高仓健修葺僧塔的行为并不突兀,他隐忍的内心,一直在寻找真正安宁而强大的归宿。虽然他不是一个要早晚课诵、循规蹈矩的标准佛教徒,但他却有一颗向禅的心。

文章来源:http://wtt.wzaobao.com/a/7633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