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块钱的奢侈

1005-1

汤小小

摘自《品读》2015年7期

在一个偏僻的小巷子里,有一家理发店,店面简陋,不过一面大镜子,几把椅子,跟那些装修时尚奢华的美发店比起来,实在是寒酸得不像样子。仿佛开在角落里的一朵小野花,没有人会多留意一眼。

这样的理发店,在繁华的都市里,应该早遭到淘汰了,那些时尚的理发店已经让人眼花缭乱了,谁会走进这个简陋的地方呢?

奇怪的是,这个简陋的理发店里,坐满了顾客。理发师傅老朱拿着剪刀,一会儿给顾客剪头发,一会儿又放下剪刀,给另一个顾客拆卷发棒,汗珠子在鼻尖上滴溜溜地转。

还有一些顾客坐在角落里,一边看着老朱忙碌,一边聊着天,不急,也不催,更没人离开这里找别家。

在这个人人都忙翻天,不愿浪费半分钟时间的时代,这也算是一件稀罕事儿了。

顾客理完发,一边从钱包里掏钱,一边问老朱:“涨了没?”

“没,还是五块!”老朱答得脆蹦响。

顾客一听,急了:“怎么还是五块啊?该涨了,你看现在物价都涨成什么样?”

“是啊是啊,大白菜都涨价,理发能不涨?”坐在一旁的顾客也插上了嘴。

“人家店里理发最少都十五块,五块钱,会亏本的!”正在烫发的顾客也大嗓门地吆喝起来。

一时间,店里的顾客纷纷要求老朱涨价。

这,也算是奇闻了。只有顾客嫌贵,跟老板讨价还价的理儿,何时见过顾客要求老板涨价的事儿?

老朱一边忙碌,一边笑呵呵地说:“不涨了不涨了,自己的店面,不用出房租,赚得够用了,不过是多忙一点,没事的。”

在这家简陋的理发店里,这样的对话,隔段时间就会在顾客与老朱之间上演。

老朱开了三十多年的理发店,刚开始家里条件差,只能租门面。搬家的事儿经常发生,今年在这个巷子里开,明年可能就挪到另一个巷子了。究竟换了多少个位置,他自己都记不清。

可不论他挪到哪儿,总是顾客盈门,那些老顾客,甚至不惜走遍大半个城市,花几十元打车,也要到他店里去。

老朱手艺好,活儿做得仔细,总能让顾客对头上风景满意。他人又实诚,收费总比别处低,也不乱推销东西。他总说,哪个顾客不想少花钱理好发?向顾客乱推销东西,让顾客多花钱,顾客心里肯定不舒服。顾客不舒服的事儿,他不干。

店里的收费也涨过几次价,每次,都是顾客觉得他的定价跟不上时代潮流,觉得不好意思,催着他涨,他这才涨一点起来。

等涨到五元的时候,老朱觉得这个价格已经可以了。虽然别的理发店动辄收费几十上百,但人家装修花钱,门面要钱,请人也要钱,他的店不装修不交房租也不请人,收五块,挺合理的。

老朱觉得合理,顾客也不好再说别的。

不过,顾客也有顾客的做法。有人理完发,掏出十元钱,往柜台上一扔,就大步跨出店门,等老朱拿着要找的钱追出去,哪儿还有人影儿?

有人理了发,把身上的毛碴儿一打,大喇喇地说:“行了,不洗了,反正回家要洗澡!”五元钱,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人家亲自动手洗啊,省点水电费吧。

看着这些急着离开的顾客,老朱的脸就变成了一朵红菊花,心里也像被阳光烘烤了一般,热乎乎地。

这年头,商家和顾客的关系总是剑拔弩张,一个总怕赚得太少,一个总担心被宰得太多,像老朱和顾客这样,互相为对方着想的,真是少见。

可正是因为作为老板的老朱总是为顾客想一点,慢慢赢得了顾客的尊重和信任。这份信任,又让顾客反过来,愿意为老板想一点。这样,你为我想一点,我为你想一点,只是想那么一点点,暖意便在彼此之间传递,经久不息。

做生意,谁不想多赚钱呢?为他人着想,看似很傻很不明智,可老朱偏偏就是因为肯为顾客着想,才让自己并不时尚的小店,在奢华理发店林立的大都市里生存了下来。

为他人想一点,这一点点可贵的善意,像一滴滴水珠,汇聚成河,终将让你人生的小舟,在其中痛快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