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经胜火

1002-2

摘自《文殊菩萨的故事》

汉朝时代,印度国有摩滕、法兰两位大乘比丘,运用天眼观察东方,发现不少大乘根器者度化机缘已成熟;虽然观知五台山文殊大士所在,但是圣人教化时机尚未到来。于是就带了释迦牟尼佛画佛以及四十二章经,准备前往。

当时在位的汉孝明帝,在永平七年正月某个夜晚,梦见一位金人,身高丈余,全身光辉灿烂如同日光照耀一般,飞跃到了宫殿的庭堂里。

汉明帝命人占卜一下这个梦是什么意思。精通占卜的大臣傅毅禀奏说:“臣阅览《周书异记》,本中预言,西方将会出现大圣人,这位大圣人恐怕就是陛下您所梦见的金人了吧。”

因为傅毅说在西方将有圣人出现,于是明帝特地派遣了以王遵为首的十八位大臣到西方去寻访。到了月氏国,遇到了摩滕和法兰两位法师,于是就延请他们来中土。

永平十年丁卯十二月抵达洛阳后,两人将所携带的佛经佛像献给汉明帝,明帝仔细一看,佛像果然酷似梦中的金人,就将往昔所梦见的事告诉二位法师。

摩滕、法兰恭敬回答说:“这正是如来准备将他的大法咐嘱给陛下,陛下当自我勉励,别辜负了如来!”明帝继续问道:“如来既然已出世,为什么不直接到中土来呢?”

两人回答:“佛陀的示现是找适当的时机,住世也必然要有感应的机缘才行,佛降生地乃是根器先熟的众生——群贤并集之所。假使其他地方众生机缘未到感应地步,佛就不会应现。举例来说,好比池水澄清的话就显出月影的皎洁,否则月影就显得晦暗不明了,这是因为池水垢秽使池中的月光晦暗,哪里是月亮的过失呢?如来的教义光辉所及之处,总有快慢的不同,也全都随其机缘应世的啊!”

明帝遂问:“那么以东土来说,难道就没有圣人住世来教化众生了?”

两人回答:“有的,在闻名的大山——五台山乃是文殊大士所居之地,他在那里摄化很多的天龙八部、鬼神众生。不过只有持戒且有定力智能、心澄如水、神威自然显赫的人能够见到,一般人是看不到的。”

摩滕、法兰继而翻译出《四十二章经》。第二年春天,前往清凉山朝拜,返回后启奏圣上在五台山建寺院,摩滕以山形仿佛印度灵鹫山,将所建寺院命名为“灵鹫寺”。汉明帝认为信仰佛教能启迪度化有情,就在寺名之上再加上“大孚”这两个字,“孚”就是信的意思。本来清凉山有不少道教人士居住,但在佛法教化的熏陶之下,几十位出家人在寺中修行,佛法既至,外道顿失光芒。

永平十四年正月,五台山道士白鹿联合五岳道士褚善信等人,意与佛教比一高下。便启奏明帝说,要由两教各以经典入火而焚以辨别真伪,如果真的就提倡推广,伪的就摈除驱逐,明帝答应了。

到了十五日那天,明帝驾临白马寺,道士们立坛设祭,搜集道教的“七十二子书”放在坛台当中。另一方面摩滕将佛舍利和佛经论典以及佛像等,放在道教典籍的西方。设斋供养之后,道士手执香烛等绕坛悲泣着说:“这里谨至诚上启太极大道元始天尊、众仙百灵,由于目前胡国邪神来中土扰乱,我朝人主竟然听信邪法,正道失利,我教玄奥的妙道有日益趋于下风之势,所以斗胆将我教的宝贵经书安置于坛上,用火来证验。这是为了澄明被惑者的心,更为使正法的真伪得以明辨,乞上方明察。”

祷告后就燃火来焚经,不料道教的经书随着火焰的燃烧化为灰烬,道士们大惊失色,要想从火堆中夺回经书已不可能,只好眼看着这可悲的场面发生,真是一点法子都没有。

另一方面,佛教的经典与佛像也在熊熊烈火之中,却不曾烧着,燃之不化。尤其佛舍利大放光明,在空中旋转成宝盖的样子,摩滕、法兰两位法师就在这时忽然跳跃升腾到空中,现出十八种变化,并为眼观奇景的明帝说偈语:“狐非狮子类,灯非日月明;池无巨海纳,丘无嵩岳荣。法云垂法界,法雨润群萌;显通希有事,处处化群生。”

这件事经过之后,两位奇僧就回印度本土去了。后来唐太宗文皇帝,亲登焚经台题诗道:“门径萧萧长绿苔,一回登此一徘徊。青牛谩说函关去,白马亲从印土来。确实是非凭烈焰,要分真伪筑高台。春风也解嫌狼藉,吹尽当年道教灰。”

这件神异的事迹,后人多乐于称道。

文章来源:http://read.goodweb.cn/news/news_view.asp?newsid=42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