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耶鲁大学精神病学家运用佛教观念帮助吸烟者戒烟

Yale psychiatrist uses Buddhist concept to help smokers quit

 作者:艾德·斯坦纳德

By Ed Stannard

图片1

美国西汉文市——一位耶鲁大学精神病学家将神经学与佛教实践相结合,以用来帮助患者克服烟瘾。

贾德勋·A·布鲁恩(Judson A. Brewer)博士曾对酒精和可卡因成瘾者做过研究,目前他着手于新的研究,目的是帮助烟民戒烟。

布鲁恩是耶鲁神经治疗诊所(Yale Therapeutic Neuroscience Clinic)的医务主任,该诊所位于退伍军人事务部医学中心(Veterans Affairs medical center)。他讲授的正念(mindfulness),是一种来自于佛教思想的观念。

“对科学界来说,正念具有两方面含义,”布鲁恩介绍道,“第一,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当下;而第二个,则是引入接纳和好奇的不判别态度。”

瘾君子们使用药物或者选择其他的物质来缓解压力和紧张感,这种行为会逐渐形成习惯。布鲁恩说:“人们的习惯由以往的经历所形成。从这些习惯可以看出,我们是如何适应新环境的。”

布鲁恩所在诊所的正念训练主要是帮助那些药物成瘾之人戒掉对药物的依赖,他们用这些药物缓解由各种压力(如孤独和愤怒)产生的令人无法承受的情绪。布鲁恩把这种情况比作冲浪:海浪好比是愤怒等负面情绪,我们拼命想摆脱这些情绪,却被浪打翻。

“秘密在于,纵使你害怕会被情绪的海浪击倒,但若是你能踏浪而行,它们终究会退去。”布鲁恩说,“海浪把你击倒。你越反抗,就越会被打倒。只有踏浪而行,这种局面才会好转。”

当成瘾者认识到自己并非是药物的奴隶,他们就能更好地抵挡住药物的诱惑。“这增加了开放性这一重要因素——当你知道了事物如何运行,便能更加自如地应对。”

有经验的佛教徒知道,愤怒以及其他的压力都会渐渐消失。“佛教认为‘诸行无常’,生命时刻变化,痛苦也是如此。”布鲁恩说。

佛教以苦集灭道四圣谛为基础。苦谛,意为生命即苦。集谛,意为我们的苦难来源于自身的无明和对欲望的贪执。灭谛,意为我们可以克服这些欲望。而道谛,则意味着跟随佛陀指引的道路,方能走向觉悟。

耶鲁神经治疗诊所提供的正念训练就是“诊所版”的道谛,布鲁恩将患者在诊所接受的培训归纳为“SOBER”,即:停下来(Stop);观察(Observe)身体、情绪和想法;呼吸(Breathe)并留意呼吸;拓宽(Expand)这种觉知至其他方面;最后,以健康的方式反应(Respond)。

患者还学习到各式各样的禅修方式,包括慈爱禅修。“你只需要不停地重复念诵:愿你快乐、愿你健康、愿你远离内外的伤害、愿你自在生活。”

这些练习可以开发专注力,布鲁恩表示:“它有助于软化我们与他人之间的坚固边界。”这也可以使我们更加“不判别”,这正是正念的基本原则之一。

目前这些新研究尚无决定性的成果。但是根据布鲁恩的介绍,研究人员对正念疗法和传统认知行为疗法进行了比较,以研究它们缓解压力的效果。和传统疗法相比,正念培训在减轻“战斗或逃跑反应”,以及在调节心率和呼吸方面的效果至少旗鼓相当。

布鲁恩表示,对于禅修训练与药物所致机体依赖两者间的关联,研究人员尚未能证明。“我们知道正念可以影响生理反应……但我们还不知道其背后原理。”

另外,成瘾的治疗非常困难。据布鲁恩介绍,吸烟者通常需要尝试戒烟五到七次才能彻底戒除烟瘾。即使正念疗法不比传统疗法更有效,但至少它不会带来伤害,也不会产生药物副作用。

布鲁恩表示,尽管宗教和神经学的结合看似矛盾,但在科学家眼里,佛教可能是最有吸引力的宗教。佛教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神”的概念,并且佛教鼓励佛教徒从实践中学习,而不只是单凭信仰。布鲁恩修持的是上座部佛教(南传佛教)。上座部佛教紧随佛陀的原始教义,而不接受佛教后期发展形成的其他传承体系和信条。

“上座部佛教的严谨性和实践性吸引了很多科学家。”布鲁恩介绍道。

布鲁恩的第一次禅修尝试在研究所,禅修指引他进入了现在的事业。他秉着不伤害一切生命的佛教戒律,放弃了动物实验研究,“现今剩下的唯一研究对象只是人”。

他对人类的研究同样也没有伤害性。他相信佛教哲学不仅能帮助他释放压力,也能帮助其他人战胜威胁健康,乃至生命的不良嗜好。

文章来源:

http://www.nhregister.com/general-news/20090223/yale-psychiatrist-uses-buddhist-concept-to-help-smokers-quit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蒲林

一校:肖艳

二校:扎西得吉

终审:圆增、阿游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