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众不同的书局

星洲日报

 0929-1

菩提书局一隅(图:星洲日报)

在阅读风气日盛的现在,各类书籍普遍都能在书局内找到,但茨厂街柏屏大厦内却有一家与众不同的书局,它不售商业或文学等种类的书籍刊物,却只售佛教类书籍。它绝对不是神料店,但佛教徒却能在店内买到各式各样的佛教文物艺品及用品。

菩提书局“落户”柏屏大厦内至今已有27年,尽管称为“书局”,但大部分的佛教用品及艺品,如檀香、酥油蜡烛、袈裟、唐卡等等店内都一应俱全。

戴必发:没卖祭品,不算“神料店”

业者戴必发笑言,该店在开业之初,真的只是一家“书局”,主要售卖来自中港台等地的佛教类书本,惟却面对种种问题,因而较后才逐步扩展到售卖佛教的周边物品。

但他强调,该书局并不售卖金银纸等拜神祭品,店内所售的檀香及蜡烛,也属环保产品,因而也不算是“神料店”。

菩提书局的出现,其实背后有一班功臣功不可没。

戴必发透露,他是在学院时期,加入佛学会才接触佛教,当时一班同学及佛友发现市面上不易找到佛教类书籍,因而萌生开设图书馆的念头,计划藉此把佛书流通出去。

然而,开设图书馆所需经费庞大,且在收集佛书方面也遇到一些难题,因此在一名退休生意人黄老师协助到台湾等地收集书本及鼓励下,他们决定转开书局,并在1988年租下柏屏大厦内一个单位,正式开始营业。

每一份行业的起步难免都有一段艰辛的历程,菩提书局在开业之初,其实也面对不少困境,甚至也曾遭人质疑,书籍销量也不尽理想。

一班好友分工合作经营

“书局当时只卖书本,但每天没有多少人会去看书买书,甚至还有人质疑佛书一般是用来送,我们怎么拿佛书来卖,起步真的很辛苦。”

为了让书局生存下去,戴必发及一班好友们就开始寻找佛教文物,如佛像等周边用品及物品,慢慢将之引入店内售卖,花了三四年时间,才将书局带出低潮期。

物品没分门派

“菩提书局的背后有很多人在做一些文书及设计的工作,甚至构思、策划及出国寻找书籍及文物等,大家分工合作帮忙及协助。”

不过,由于当时大家都只是兼职性在经营书局,因此书局开始稳定后,也有不少人逐步地退出,至今只剩下戴必发及伙伴连文辉仍在经营。

“连文辉懂得藏文,对西藏的文化了解比较深入,因此店内藏传类的文物用品都是他在负责及对外交涉。”

但戴必发强调,菩提书局内所售卖的物品虽以佛教为主,但却没有绝对的分门派,因此,也会有顾客前来购买一些道教与佛教都会使用到的物品。

所卖物品不跟炒作,坚持不随波逐流

戴必发透露,尽管菩提书局内已有越来越多非书籍类的物品,但该店始终强调推广佛教书籍。

“佛法需要透过教育,虽然迷信的东西很多,但迷信不是永久性的,教育还是最重要。”

“虽然在这方面也面对大型连锁书局的竞争,但这些书店往往只是短期性售卖一些热销的书籍。而我们只要是好书,且信息正确,就会长期售卖。”

然而,戴必发强调,就算经营路上面对的种种挑战,但他们却坚持不随波逐流,在货品的选择上始终坚持价格与质量对称,绝不因为任何货品的广告炒作和宣传而动摇。

“我们所卖的物品不跟炒作,不管是限量版还是名家,我们都坚持价格必须跟质量同步。”

他认为,相较于以前,在中国崛起后,佛教艺品市场已越来越商业化,无论在宣传等方面,往往都会用神话方式吸引人购买,因此,他们在进货时,一般也会有自己的界限,除了基本的佛教用品外,一些炒作得太离谱,店内则不会售卖。

推广佛教正确信息

也许一伙人当初开店都是始于兴趣,但戴必发在多年的经营及与顾客的交流讨论中,却学习到许多知识,包括人生的种种学问。

因此,除了基本的买卖经营外,他也希望透过自己的经验及知识,一方面推广佛教的正确信息,一方面也能匡正民众对佛教礼俗及知识的一些误解。

“我们没有打算把这份工作当成是自己的事业王国般经营,未来做到不能做之后,就看有谁愿意接手,就交给他们去接手吧。”

文章来源:http://mykampung.sinchew.com.my/node/3705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