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动派:行动的力量

0927-1

南方人物周刊

王朔小说《橡皮人》中描述了一群自我迷失的都市年轻人,一个“行尸走肉、寡廉鲜耻、没有血肉、没有情感、丧失了精神生活”的群体。他们一如工艺品,“被高高在上的观赏者轮流捏拿玩弄,被生活的泥匠用压力捏成各种形态”。

小说写于上世纪80年代,二十多年后,一家杂志以“橡皮人”为封面标题,报道分析了新一代的中国“橡皮人”——他们“无梦、无痛、无趣”,沦为打酱油的局外人,相继遭遇职业枯竭、才智枯竭、动力枯竭、价值枯竭,最终情感也枯竭。

橡皮人可以在如下职业中寻找——医生、银行职员、程序员、教师、记者、交警、公务员、演员、出租车司机……涵盖广泛。

两代橡皮人跨越近30年,这30年中,中国发生了巨大变化。从社会环境来说,30年前的“橡皮人”,更多成因于计划经济时代机会的缺乏与改革的受挫;30年后的“橡皮人”,则更多成因于市场大潮下的业绩压力、价值感的缺失、阶层的固化与无所不在的成功学毒霾。

如果我们考察人的主观能动性一面,个体的主动性与行动力,也是形成各自不同命运的重要原因。譬如,在上世纪80年代计划经济主导社会的格局下,仍有少数不安于或者苦于现状的人们,率先出走,拥抱市场,实现自我;而在当下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多年、改革进入深水区、利益格局难以破解、白领与中产阶层成长阻滞之时,仍有不少人或在传统领域中积极进取,或借新经济与互联网的东风,取得人生与事业的突破。

本次专辑中的3位人士,从世俗眼光来说,他们是所谓的人生赢家、成功人士,但他们并没有躺在功劳薄上享受成功与财富,他们在这个浮躁的社会中,依然保持纯心,保持内心的信仰,不断寻求突破,超越自我,利用自己的专业能力和影响力,跟事业发展以外的事情结合,实实在在地做一些对社会对公众对时代有益的事情。

央视新闻节目主持人白岩松创办“东西联大”,招募大学生做新闻私塾,他写给东西联大的校训是:“与其抱怨,不如改变;想要改变,必须行动。“他希望联大的人“都是方法派、行动派和建设派,是一个人情练达、更有人性和人文关怀的、同时不以短期的赢或者输去做一种评判或者内心太大波动的人”。“最重要的就是行动,当下的中国社会,一个标志性的特点就是大家都在抱怨,觉得责任全是别人的。那你在做甚么?”

北京奥运会体操项目冠军陈一冰曾经迷失在成功的荣誉与物质的丰盛中,后来他反省自己,追随内心,退役后离开体育局,自费发起了“公益百校行”,希望给100所学校捐赠10万元爱心助学基金。目前,他已完成了15所学校的行走。

湖南卫视知名主持人汪涵则在本职事业功成名就之时,热心于方言与传统文化的保护与传承。

他们都是行动派。墨子说,“志行,为也”,动机与行为结合起来,才能完成一番事业。

我们从不鼓吹成功学。积极进取的行动者,给社会带来的能量,不仅是行善,也包括抗恶——对社会既存的不公不义的抨击与角力。正如一位学者所说,“你所站立的那个地方,正是你的中国。你怎么样,中国便怎么样。你是甚么,中国便是甚么。你有光明,中国便不黑暗。”

1955年12月1日的黄昏时分,美国亚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42岁的黑人女裁缝罗萨·帕克斯乘坐公共汽车时,并没有依照当时的种族隔离法,给一个白人让座。司机向她吼叫,罗萨只是简单地说“不”。司机随后叫来警察将其逮捕。

一位默默无闻的26岁牧师刚到城里不久,挺身支持她,他就是马丁·路德·金。数千名亚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乘客也对她表示支持。他们开始联合罢乘——教师和工人、教士和家佣,顶风冒雨,不畏严寒酷暑,日复一日,周复一周,月复一月,如果有必要就步行数里,如果有可能就安排拼车,不顾脚上的水泡,不顾整日劳作后的疲惫——为尊严而步行,为权利而抗争。

在罗莎·帕克斯拒绝让座385天后,罢乘行动宣告结束。黑人男子、妇女和儿童重新乘坐废除了种族隔离的蒙哥马利市公交车,任意坐任何空座位。随着这场胜利,整座种族隔离的大厦,开始慢慢地坍塌。

“人们总是说我不给白人让座是因为我太累了,太老了。我不累,我也不老,我才42岁。我惟一感到厌倦的是屈服。”晚年的罗萨·帕克斯说。

如果不是黑人在几十年前民权运动中的努力和行动,美国的种族平等意识不会像今天一样深入人心。所有有色人种都是这场民权运动的受益者。

值得一提的是,行动力是一项工具性的能力,如果没有真善价值观的指引,行动力就像失去人文和人道指引的科学,成为假丑恶的帮凶。极端者如纳粹德国,闪电战、大规模的种族屠杀、科学家的助纣为虐不可谓行动力不强,却给人类带来浩劫;次者如我们身边的心狠手辣之徒,为社会带来戾气和负能量。

相反的例子是,中国建筑学者梁思成在二战时提醒盟军尽量不要轰炸日本京都和奈良——那里精美的古建筑是全人类的文化遗产。结果日本的许多城市都变成废墟,唯独奈良、京都奇迹般地幸免于难,大批珍贵的文物得以保存。梁思成至今仍受到日本人的尊崇。

老子曰,“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天下柔弱莫过于水,而攻坚强者莫之能胜。”

这就是“心纯凈,行至美”的价值所在。只有在“纯凈的心灵”——真善价值观的指引下,行动才可能至于美丽、达到强大。

文章来源:http://cnews.buddhistdoor.com/cht/news/d/59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