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资源紧张威胁着人类的生存和生计

蒂姆·雷德福

翻译:leon921269

 0922-3蓄水层枯竭给加州之类遭受干旱地区的农民增加了压力。(General Physics Laboratory via Flickr)

这篇知识共享协议许可的报告最初是发表在气候新闻网络上。

伦敦——地球上最大的地下水存储正在枯竭——没有人能确定还剩多少可供未来数十亿人生存使用。

在2003年和2013年之间用来监测37个地下含水层的卫星仪器显示,其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含水层面临严重压力——很少或几乎得不到自然补充。

这项研究是由加州和美国宇航局的科学家们实施。他们在《水资源研究》杂志上报告:他们使用美国宇航局的重力观测和气候实验(GRACE)卫星的数据来计算含水层的发展情况。

两颗卫星测量地球表面的引力变化,已经发现地球表面的冰原在规模上发生了变化。但埋在地下的水也有规模,因此,在已知含水层地区,其基岩规模的变化为测量地下水的损耗提供了指南。

干旱地区

不出意料,研究人员发现,那些最干旱的地区抽取地下水最严重。

阿拉伯含水层系统——6000万人的主要水源——面临的压力最大,紧随其后的是印度西北部和巴基斯坦的印度河盆地,然后是非洲北部的迈尔祖格齐迪加多盆地。

科学家们警告说,气候变化和人口增长将使形势变得更糟,而气候变化是人类燃烧化石燃料导致大气中二氧化碳排放量增加的后果。

“当含水层受到疯狂汲取,又恰好位于一个社会经济或政治局势紧张的地区,含水层水位不断下降而又得不到足够及时补充时,会出现什么情况呢?”亚历山德拉·里奇问道(他在加州大学欧文分校读博时就进行此项研究),“我们现在就要亮起红灯,确定今天应在哪些方面加强积极管理,以保护未来的生存和生计。”

“我们再也不能对这种程度的不确定性听之任之,特别是地下水正在如此快速的消失。”

她的同事,水文专家詹姆斯·费明力提发现自己的家乡加州引起人们的极大关注,因为它正面临长期干旱,威胁着农业的发展。

“正如我们眼下在加州之所见,我们干旱期间更加依赖地下水,”他说,“在探讨一个地区水资源的可持续发展时,我们绝对必须将那种依赖性考虑之内。”

地下水中是在深层基岩中历经数千年慢慢积累而成。如果是慢慢抽取,没有任何问题,但世界人口在人的一生中就可激增三倍,水的用量则上升得更快。

供给问题

此类研究对如何解决供给问题起着示范作用——但还有更多的工作要做。

在水资源研究的第二项调查中,同一支团队研究的主要问题是如何计算含水层被抽空的速度,以及还有多少剩余的不确定性。

例如,在西北撒哈拉沙漠,对预计“枯竭时间”的评估从10年到21000年不等。“在一个水源奇缺的社会,”里奇说,“我们再也不能容忍这种程度的不确定性,特别是地下水正在如此迅速消失。”

费明力提教授断言:“我认为我们需要对世界的含水层加强管理,像珍视石油储存一样对待水资源。我们需要以我们钻取其他资源一样的方式钻取水资源。”

文章来源:http://article.yeeyan.org/view/92797/4600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