饥饿是所有人的耻辱

0921-4

鲍尔吉·原野

摘自《东西南北》2008年10期

我在街上见到一位走路无规律晃动之人,侧观其面,煞白有汗。问他怎么了,他唇微动。我将我耳送到他唇边,听见两字:“我饿。”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在大街上饿晃荡了。不行,我左臂一伸,指示他步入“大明包子铺”。这是鄙单位边上一小型餐饮场所。他——后得知其为安徽省颍上县人氏,到沈阳找工作不可得,连回家路费都耗尽——吃了三笼包子、两碗米粥、一碟子小菜。我跟你说,人要是饿了,他没工夫感谢你,只感谢包子。吃饱了之后也不感谢,血涌到胃里,大脑昏沉沉的,困了。吃包子,他下颌骨与咬肌坚实有力,别说包子,花梨木、鸡翅木、胶皮管、开泰管、雨靴、羊羔皮、前进帽都可“咔咔”嚼碎咽到肚子里消化吸收之。吃饱了,这个60多岁的农民,面色红润,眼神柔和有光。

结账,他走了。包子铺老板与我熟,说:“大哥,你让人骗了。”我惊讶,他都饿成这样了,骗我什么?骗子者,利用别人占便宜的心理谋取对方钱财,我在他饿中占到了哪一样便宜?没有嘛。

我不止一次看到,下层人士对更下他一层的人的凶狠。作为一个经常得到别人帮助偶尔小助他人的人,我想发表如下三个小感想:

一、兜里揣20元钱的人不要瞧不起揣19元钱的人,在国家统计局看来,他们属于同一阶层的人。穷而恶比富而恶还吓人。

二、对贫困人士不需提高全身的警惕,他们骗不了你。能给俩铜子儿就给,不给拉倒,毋庸切齿怒目。人警惕的应该是自己的贪心,是衣着考究又善于在言说中宏大叙事之人。气宇轩昂的人物才骗得了不如他们的弱者,弱者骗不了强者。

三、如果静下心来体察周遭,并放些零钱在兜里,就可以帮得上别人一点点忙。我小时拜父母大人之福,在三年困难时期也不曾吃糠咽菜。我从小看画报,听唱片,五六岁穿皮鞋。而小伙伴儿穿布鞋,下雪天也穿带窟窿眼的夹布鞋,使我的皮鞋显出不好看,像牛蹄子。我拒穿竟遭父亲吹胡子瞪眼,极其不爽。但我不管在儿时、青年乃至现今,一直知道饿是怎么一回事儿,它是耻辱之中最大的耻辱。或者说,饥饿者的存在,是时代的伤疤。

一个时代不管盖了多少高楼大厦,不管有多少人买了珠宝首饰,当还有一个人饿的时候,人们应该停下自己的事务,帮他在十分钟内填饱肚子,让手里的钱产生应有的道德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