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富有最忙碌的念佛人

0915-5

佛愿法师

在弘愿寺的来款登记簿里,经常出现两个熟悉的名字:丰金莲、徐金娣。时间长了,只要一看到她们的名字,就能随口说出江西丰城的。几年来只见其名汇款,未见其人。

2005年11月,她们俩终于带领着一帮从未出过远门的农村妇女、老太婆们,辗转来到了弘愿寺下院佛林寺。她们年纪多在六七十岁,除了徐金娣和丰金莲稍认得几个字,其他都一字不识。绝大多数人连县城都没有去过,想到出远门都害怕,但这次居然跨省来到佛林寺。她们说这是她们一生中最远的出门,来得值得,别的地方都不愿意去。下一次出远门就是到十万亿佛土之外的极乐国,不过那不叫出门,而是回家了。

她们一个个衣裳俭朴、单薄,看上去就有抵挡不住寒风的感觉。但是她们却说:“习惯了,我们生在农村,几十年就是这么过来的。”

再看看她们皱裂的双手,全是裂开的一道道的口子。她们也说:“没事,我们都是这样。每天要下地干活、切猪菜、打扫猪圈,有时间还去捡废品,一辈子不就这样吗?”

她们很不显眼,一大队人也没有什么声音,静悄悄交完建寺、印经款,又要供养净宗法师。法师不收,说:“你们经济条件都不好,跑这么远路,搭车都用了许多,又捐款建寺印经,不必另外供养,统统在里边了。”

但她们执意不肯,说:“我们听了师父的法,才知道念佛的好处,今生一定能生净土。也许我们这辈子不能再来见师父了,这次来了,无论如何也要供养。”净宗法师只好答应她们的要求,在佛前端端正正地坐着,接受他们的供养。

当她们一个个排着队,虔诚礼拜供养时,净宗法师及我们都感动得眼泪都要出来了。她们每个人居然拿出一百元钱来供养!

过后,师父把厚厚一迭钱交给我们,说:“她们是有备而来呀!知道吗?为了这次能来弘愿寺,她们至少淮备了半年以上的时间。对于偏远农村的妇女、老太婆来说,从来花一分钱都要精打细算,根本不敢出门、也舍不得出门,这次下这么大决心,花好几天时间,连路费、捐款加供养,每人都要花上好几百元钱。这容易吗!大家好好想想,什么是佛恩?我们要做怎么样一个出家人?我们要怎样报佛恩、众生恩?”

我们听了师父的话,也都感动得说不出话,只是念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她们是令人可敬的念佛人啊!

供养完毕,她们立即忙着为寺院刨地、种菜,一边做一边念佛。很快就开辟出一块整洁干净的菜地了,毕竟她们都是种地好手。

晚上,净宗法师专门请她们与常住的法师、莲友在一起座谈座谈,这才了解得更多了。别看她们平时没什么话,真正说起来还很幽默风趣呢!

净宗法师问:“你们在农村的环境里,都很苦、很忙,平常怎么念佛啊?”

她们说:“念佛也不花特别的时间啊!我们都是边挖地边念佛、边割草边念佛、边做家务边念佛。”她们的方言很重,怕我们听不明白,就一边说着,一边站起身来表演给我们看,引得满堂愉悦的笑声。

其中有一位莲友,实在看不出她的年纪,但可能会年轻一些吧。她穿一件蓝色旧上衣,衣服只有二粒扣子。她起来说:“你们看我的衣服,只有两粒扣子,我是忙得连缝它的时间都没有!我丈夫瘫痪在床好几年了,家里孩子多,里里外外都靠我一人。每天早晨天不亮,我就出门了,晚上天黑才回来,还要做饭、喂猪、做家务,我也想抽一点时间可以专下心来念佛。所以像几粒扣子这样不是太急的事,也就不管它了。”

这位莲友靠捡破烂维持家计,她最早知道了念佛,也就成了最好的念佛宣传员,一边推着捡破烂的车,一边念佛,走到哪念到哪、宣传到哪。这次同来的莲友不少都是她介绍的,实在令人起敬。

比比她们,想想自己,有时推託说念佛没有时间,真是惭愧至极。

师父又问:“农村人信佛,多数都不知求生西方,只是求家庭平安、猪不生病。你们也一样吗?”

这下回答更热闹了,她们争先恐后地说:“不!我们要求生西方极乐世界!”声音之高,态度之热烈,比小学生回答老师提问还踊跃,对弥陀的信仰虔诚也如童心一般,纯而不杂。她们是可爱的人,是一帮可爱的童子老太婆,是可爱的念佛军。

她们白天分散干活,各人念各人的,都是一边干活一边念佛;晚上,只要有时间,都自动聚集在一家,集体念佛。遇到事,相互帮助,也义务念佛为处于困境的人回向。

有一个年青人在外打工遇到困难,要自杀。她们知道了,去做工作,说因果,讲佛法,劝念佛,又主动为这个小伙子回向。结果事情有了转机,救了小伙一命,这个小伙子的父母原来一直没有信仰,通过这一件事很受感发,也开始信佛了。

渐渐的,她们在当地的名声越传越远,有人去世了找她们念佛,有人重病无法医也找她们念佛,有人解不开的心结也找她们念佛。

师父问:“你们哪有时间为他们专门念佛呢?”

她们说:“我们白天要干活,为他们专门念佛都是晚上。近的地方自己走路去,远的地方对方来车,没有任何报酬,我们去了就是念佛。最远的有一两百里来车接我们去的,也不知那么远,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这种精神真是可敬!试想想,我们自己白天下地忙了一天,累得不行,晚上愿意去义务为他人念佛吗?一次、两次也许还行,常年这样可以吗?家里人能同意吗?要获得家人的同意,只有付出更多的努力,比如更好地做好家务等。她们就是这样自利利他,行菩萨道的。

为了帮寺里省点钱,一套光碟好几个村子轮流看。说来也奇怪,她们居然周围一大片地区都是这样的念佛人、念佛点,而且都是正信、专修,一点都不杂,对求生西方信仰热烈,都是依据善导大师的思想。

就我们所知,许多城市有文化的人,很方便得到经书法宝的人,信仰都远不如她们这一帮老太婆的念佛军,只能说是过去善根所感了。

短短两三天,她们给寺院所有人都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做了好老师,是我们的好镜子。

临走时,除了尽量让她们带上经书、光碟、念佛机,流通处的法师还想多送一些念珠、往生被、海青给她们,但她们执意要自己请,流通处的法师便以超低价满了她们的心愿。

她们流着泪说:“我们身在农村,又是最被人瞧不起的女人。我们这些必堕地狱之人,只有大慈大悲的阿弥陀佛不嫌弃我们,专门为我们发愿,救我们往生成佛。这么大的恩德,我们无以为报!除了会念这一句南无阿弥陀佛外,我们什么都不会。这一点点卖鸡蛋、卖废品换来的小钱,连添砖加瓦都算不上,就算是我们对自己家的一点心意吧。否则我们会更加惭愧,没有脸面见慈父啊!再说我们也不穷啊,我们有吃、有穿、有佛念,还有师父们的慈悲疼爱,我们才是世界上最幸福、最富有的人。”

多么朴实的语言,她们得到阿弥陀佛救度后,那种感恩的心情确实无以言表。

因为她们知道,尽管一字不识,但她们却拥有了三藏十二部的总聚——南无阿弥陀佛。尽管她们身居山区乡村,但无处不蒙受着观音、势至等诸大菩萨的日夜护念。尽管现在并不富裕,但她们拥有子孙康泰、平安吉祥。尽管在生没有穿金戴银,但她们即将回归的娘家,却是七宝遍地的极乐国。难道这一切还不足以说明念佛人就是世间最幸福、最富有的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