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奇文《钱本草》

0913-5

唐代文学家张说曾经历仕四朝、三秉大政,掌文学之任三十年,而且著作很多。张说文笔锋健、才思敏捷,堪称叱咤风云的一代英豪,但是他仕途坎坷,曾经因为得罪武则天的面首而被流放和贬谪,三起三落的坎坷经历使得他的诗文中充满着看破红尘的沧桑感。张说的散文《钱本草》,文章不长,通俗易懂,全篇录于下:

“钱,味甘,大热,有毒。偏能驻颜,采泽流润,善疗饥,解困厄之患立验。能利邦国,亏贤达,畏清廉。贪者服之,以均平为良;如不均平,则冷热相激,令人霍乱。其药采无时,采之非礼则伤神。此既流行,能召神灵,通鬼气。如积而不散,则有水火盗贼之灾生;如散而不积,则有饥寒困厄之患至。一积一散谓之道,不以为珍谓之德,取与合宜谓之义,无求非分谓之礼,博施济众谓之仁,出不失期谓之信,人不妨己谓之智。以此七术精炼,方可久而服之,令人长寿。若服之非理,则弱志伤神,切须忌之。”

“味甘、大热、有毒。”寥寥几字,就给“钱”这味特殊草药的药性定了位,真可谓言简意赅,字字千钧,准确生动,入木三分。它是盘中餐,身上衣,遮风挡雨的房子,随心所欲的日子,所以“味甘”,人人都喜欢它、亲近它,追求它。但是它的性子“大热”,容易让人上瘾,痴迷,一心只钻钱眼,更无世间其他。为它疯,为它狂,为它哐哐撞大墙。热的结果就是“中毒”,严重者还会被它带进坟墓。

它的药效很神奇,只要“吃”了它,往往就能立竿见影。双目炯炯,脸上有光,昂首挺胸,声若洪钟。解人于倒悬,出人于水火,一如雨中伞,雪中炭。国家有了它,还能利民,能强国,让外邦敬服。但它也能使聪明、干练的“贤达”受到玷污、拖累,甚至万劫不复。不过,它也有克星,那就是对于“清廉”之人它是无可奈何的。

他谆谆告诫,拥有巨量钱财的富豪们,最好能将多余的部分舍出去,以之回馈给嗷嗷待哺的贫者、弱者,造福社会。否则,不仅不会有恒久的发展,真正的快乐,甚至还会祸患无穷。“如不均平,则冷热相激,令人霍乱。”另外,钱财要取之有道,不谋非分,不巧取豪夺,不然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的神灵定会降罪惩罚的。攒钱是没有过失的,但也要在该花的时候花出去,钱本身的职能就是流通,都捂住不动,社会还怎么运转?因此,早晚必有水、火、盗贼等灾难发生。而如果只花钱不挣钱,那又走向另一个极端,饥寒交迫必定找上门来。

文章来源:http://www.xuefo.net/nr/article22/2233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