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年前的小诺言

0910-1

陈亦权

摘自《演讲与口才》2015年第7期

詹姆士先生是英国林肯郡斯坦福医院的院长。2014年12月中旬的一天早上,他像往常一样来到医院门口后,打开邮筒,随手从里面拿出几张贺卡。这样的贺卡每到年底都会收到一些,它们都是病愈的患者们寄来的,医院把历年的贺卡都存放在一间储物室里。

贺卡上几乎都写有患者的名字,但每年总有一张是匿名的。这次也不例外,又有一张是没有署名的。詹姆士先生突然好奇地想,这些匿名贺卡是不是同一个人寄的呢?如果是同一个人,那么他至少连续6年给医院写贺卡了,因为他在这里当院长已经6年了。

这样一想,詹姆士先生就来到储藏室翻看存在那里的贺卡,希望能从字迹上做出一些判断,结果翻翻又是一张,翻翻又是一张,四张、五张、六张……詹姆士先生怎么也没想到,他居然一共找到了54张!很显然,这个匿名者从1960年就开始写贺卡了!虽然年代越久的字迹越显稚嫩,但依旧可以看出来是同一个人写的,而且邮戳上也显示这些贺卡来自同一个地方。

“这是一个好有诚意的人!”詹姆士先生心想。他决定要找出这个人,可是没署名也没地址,怎么找?詹姆士先生想到了报纸。

几天后,詹姆士先生在当地的报纸上发表了一则图文并茂地启事说:“这是谁寄的贺卡?请与我们联系吧!”但连续几天都没有回音。一周后,他又重新登了一条同样的启事,依旧毫无音讯。后来,詹姆士先生脑筋一动,他在报纸上写下了这样一句话:“请尊重我的坚持吧!你坚持了54年,我也会一直坚持下去的,直到你站出来为止。”

这一招果然管用。两天后,一个大约70多岁的老人走进了医院,他告诉詹姆士先生他叫约翰·艾伯特,那些匿名贺卡都是他写的。

原来,在约翰18岁的时候,有一次被汽车撞到,虽然他很快站了起来,但在站起来之后,他发现自己的右手血流不止,而且已经没有知觉了。送进附近的一家小医院后,医生们告诉他,这只右手已经没用了,要么截肢,要么此后就挂着这只废手度过余生!不过医生也补充着说,如果赶去六十公里以外的斯坦福医院,或许他们会有更好的办法,不过路太远,或许也有危险。约翰还是决定去斯坦福医院,在那里,医生为它做了5个小时的手术,最终保住了约翰的右手。

出院那天,约翰对医生们许下了这样一个小小的诺言:“以后我的手如果可以写字了,就每年都给你们寄一张贺卡,祝你们幸福愉快!”护士们只是笑笑,并没有太往心里去,他们甚至没有留意到,几个月之后,医院的邮箱里已经多出了一封匿名贺卡,那是约翰在右手恢复以后写起来寄给医院的。第二年、第三年……此后每一年的年底,约翰都会给医院写贺卡、寄贺卡,直到他72岁了也从来没有中断过。因为他告诉自己,许下过的诺言哪怕再小,也一定不能忘记,一定要坚持下去。

之所以选择匿名,约翰是有自己的想法的,他知道时间长了,医院肯定会想要找到他,这样就会给医院造成负担,所以约翰才选择了匿名,但他怎么也没想到,在他写到第54个年头的时候,医院却把寻人启事登上了报纸,那句“请尊重我的坚持吧”更是直接击中了约翰的心灵……

“其实你们不必这样大张旗鼓地来找我,我并没有做什么,我只是在实现我许下的一个小小的诺言而已。”在医院里,约翰有些难为情地对詹姆士先生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