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审判日即将来临

Judgement Day Is Coming

作者:罗伯特·兰萨

Robert Lanza

11

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根据对近期一些实验的新解释,回答是肯定的。任何残暴和不公终会付出相应的代价。对此,尽管就我们的完全理解而言,目前的科学尚过于原始。

科学表明,我们的行为,会带来一些超越于我们惯常传统思维模式的后果。正如爱默生所言:“任何罪行都将得到惩处,任何美德都将得到奖赏,任何错误都将得到纠正,一切是如此的无声而确定。”

记得在一个温暖夏夜中垂钓的情景。至今,我间或还能感受到垂线的震动,那条线连接着我和另一个潜行于湖底的生命。最终,我钓起了一条鲈鱼,它在空中挣扎喘息着,发出吱吱的叫声。恍惚间我觉得被猛地拽了一下,就在那一刻,我感受到,我身体的某些部分好像并不属于我,而是鱼的鳞和鳍,它们环绕着钓钩,轻轻地敲击着。

毫无疑问,这正是伟大的哲学家斯宾诺莎所要表达的——他声称,意识不能简单地存在于空间和时间之中,它是对时空所有部分间相互关系的同时性感知。为了理解鲶鱼和梭鱼,我必须在某种程度上等同于它们。

但,这怎么可能呢?实验反复证明,一个单独的粒子可以同时出现在两个不同的位置。看看池塘里的潜鸟或是田野里的蒲公英吧。空间是何等地具有欺惑性,它将它们彼此分离开,使它们成为单独的个体。这类事物与引起了约翰·贝尔浓厚兴趣的课题具有相同的本质——贝尔曾提出了一项实验,以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一个区域内发生的现象,是否真的受到同时发生于此区域之外事件的影响。

1997年到2007年间的大量实验,对此给出了明确的肯定。物理学家尼古拉斯·吉森使纠缠态粒子对中的两个粒子沿着光纤急速分离,直至它们之间的距离远达七英里之遥。可是,无论粒子有何种行为,它们之间的“联络”都是即时的。如今,没有人会怀疑光或物质的细微片段之间,乃至整体的原子团簇之间存在着连通性。这种如此紧密的联系表明,它们之间不存在“空间”,也不存在影响其行为的“时间”。事实上,就在去年,吉森宣布了他的一项新突破,这一次他认为,实验结果将能直接以肉眼观察到。

同样,我们自己的某些部分与池塘里的鱼儿也是相连的。这一部分关乎于意识体验,并非是我们的外在显现,而是属于我们的内在。尽管我们将自己认同于我们的思想和情感,但现实的一个基本特征是,我们只能一个片段一个片段地感受世界。

你经验到的任何事物,都是出现在头脑中的一串信息,按照生物中心论,时空只不过是心识将他们连在一起的工具。无论时空的壁垒看上去是多么的坚固、真实,我们的某个部分与动物并没有区别——嬉戏于池塘里的鱼儿,不知不觉之中,就被钓绳上的诱饵吸引了过去,我们的这个部分,也以和鱼儿相同的方式运作着。

公平,作为这种整体的一部分而存在着。捕食者与猎物是一体的。那个夏夜,我邂逅的就是这样的世界。站在岸边,我看到,月光下,银色的小鱼儿摇曳着尾巴,池水泛起阵阵涟漪。一只小虫在水面上激起了重重的清晰浪迹,鱼儿正在向它扑来。在它们与“自然之道”之间,只隔着两条波纹。

物理学家贝纳德·德斯帕那特曾说过,“不可分离性是当今物理学中最为确定的基本观念之一。”

假设我们自己就是池塘;如果我们的行为有任何后果,倘若公平尚在,那么,它必然会波及到堤岸。就在那一夜,我感受到了自己和另一个动物的一体性。我和鱼儿,施害者和受害者,是同一的。

公平嵌入在大自然的构架之中。可别搞错了:看着鱼儿眼睛的是你。或许,你可以成为仁慈的接受者——如果你选择的也是仁慈。

问题在于,即便是科学家,也只不过是一条刚刚开始触摸大自然非线性维度的线状蚯蚓。海兹·帕各斯,这位受人尊敬的理论物理学家曾说过:“如果你想否定世界的客观性,那么,除非你去仔细观察,并意识到了这一点(正如大部分物理学家那样),这样,你才会最终到达‘唯我论’,即,相信你的意识是唯一的存在。”

这可能并不会触动你,或许,直到在一个月色笼罩的夏夜,一只鱼儿在你手中鱼竿的另一头苦苦求生。那一刻,我明白了,帕各斯的话是对的。只不过,唯一存在的,并非是“我的”意识,而是“我们的”。按照生物中心论的观点,独立个体间的分离,只是一种幻觉。请记住,奥马尔曾经说过,他“绝不把一视为二”,也请记住那首古老的印度诗歌:“认清在你自己以及所有个体的自我中——那一体的灵魂;抛弃那些梦吧——他将‘部分’从‘整体’中分离。”

毫无疑问,那存在于曾经年轻的我背后的意识,也存在于时空中每一个动物和人的心灵背后。著名人类学家洛伦·艾斯利写道:“如今,那些从生物学课堂中走出来的学生,很少有人愿意停下脚步,用手指碰触一下那黄色的花朵,或是善意地轻轻拨弄一下校园池塘边晒太阳的乌龟,而且能够对着自己说,‘我们是同一的,一切都融为一体。’”

是的,我相信,我们是同一的。我放走了鱼儿。尾巴一摇,我消失在池塘中。

文章来源:http://www.robertlanzabiocentrism.com/judgement-day-is-coming/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蒲林

一校:刘益辰

二校:央金措、Baron Lee

终审:圆恩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