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便是恢复原样

0907-5

摘自《每日新报》

南北朝宋国有位刘凝之,平素生活蛮朴素,待人甚宽厚。

有一回,他在村里闲逛,走过来一位老乡,盯着他那双鞋子不移目,刘凝之很纳闷:“你看我鞋子干嘛?”老乡说:‘我觉得你穿的这双鞋子,好像是我的。”刘凝之笑了笑:“是吗?这样吧,你的鞋子我已经穿坏了,我家里有双新的,拿给你吧。”这位老乡也不客气,跟着刘凝之去了他家,拿了一双绣花鞋就走了。

没几天,老乡找到了他的鞋子。可能是他小孩吧,把他鞋子丢到水稻田里,老乡下田插秧时,寻到了鞋子,这老乡实在不好意思,便亲自上门,把那双鞋子“送还之”。刘凝之见了,说:“是吗?”老乡说:“是的,实在抱歉。您那鞋子,我还您。”刘凝之却坚决不要:“您拿着吧,您真不用还我。”两人推三推四,刘凝之怎么也不肯接受那鞋子。

还有一个有关鞋子的故事。

南北朝齐国人沈麟士也是入了《南史》的人物。当年他隐居故里,与邻里相处甚和美。有日,他穿着一双厚底棉鞋,在村里散步,有位邻居目注其脚不放,然后对他说:“您这双鞋子好像是我的。”沈麟士笑了笑:“是您的,您就拿回去吧。”沈麟士当下脱下鞋子,打着赤脚回家了。

其实,邻居洗了那双鞋子,挂在围墙垛子上晒,一只猫或一只狗在墙上蹿,将鞋子弄到草丛里了。不日,这邻居修整草地时寻到了鞋子。这邻居并非贪便宜的人,自己的鞋子找到了,心里满怀歉意,来还沈麟士那鞋子,沈麟士“笑而受之”。

这两个人对还鞋人的不同态度,您怎么看?

刘凝之是不是更高尚些?刘凝之与沈麟士,面对他人误索自己的鞋子,都不生气、不辩解,都笑嘻嘻地说,您拿去。刘凝之更大方,更慷慨。体现有二:一是拿了新鞋子给人;二是,人家来还他,他坚决不要。

可是,在苏轼看来,沈麟士比刘凝之为人更厚道、更实诚。苏轼做过一个评论:“此虽小事,然处世当如麟士,不当如凝之也。”

人生磕磕碰碰,再好的朋友,再亲的亲戚,都可能发生误会。造成误会的责任人来向你道歉来了,来还“鞋子”了,你收还是不收?是真原谅,还是假原谅?是嘴原谅,还是心原谅?是带气的原谅,还是真心的原谅?判断的标准有一个:是不是恢复原来模样。比如这双鞋子,误认误拿者,再来还,收了,这就是恢复了原样。若不收,还是原来状态吗?刘凝之不收,或者是真有气。你还有气不曾消,情谊还会是原样吗?或者你是真高尚,但你要显示你的高尚,是不是衬托了他人的低贱——我贪你那双鞋子?

沈麟士接了邻居那双还来的鞋子,不是见小,不是不高尚,而是他最懂得尊重他人的人格尊严——主观上不认为,客观上也不造成他人白要他那双鞋子的印象。

原谅,不是什么太高难的动作,也不是什么太高尚的事情,只是恢复旧时模样与过去状态。原先两人喜欢一起打牌、一起爬山的,误会过后,会不会尽开颜,再约一起玩牌一起游山玩水?原先两人喜欢一起碎嘴子唠家常的,冲突过了,重修旧好,是不是还如旧日好?可验证的是:还如当年说悄悄话谈秘密事否?

人生若只如初见,等于没变故人心。嗯,两人间若曾有过事,若如了原样,那就可以认定朋友心没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