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个生命都拥有享受明媚春光的神圣权利

中国林业新闻网

我们曾经为摆脱掉动物野蛮、凶残的本性而自鸣得意,事实上,我们表露的本性比动物更加贪婪、残酷!让我们重新审视,翻阅用动物的血和泪书写的辉煌人类史,认清我们的残忍与罪恶,然后扪心自问:一个将动物排除在外的世界,又有多少文明可言?

托尔斯泰说过:“每一个生命都拥有享受明媚春光的神圣权利。当我们以极不文明的方式对待与我们一样有喜怒哀乐,一样有痛苦感受,甚至有相类似智商及情感的动物时,文明,仅仅还只是一个遥远的目标。”

人作为一种动物,称霸这个蓝色星球已有万年之久。我们可以毫不掩饰地说:“人,乃是生物进化史上最杰出的动物。”的确,人拥有其它动物不具备的抽象思维、智商,并且懂得使用工具围捕猎物,这种非凡能力奠定了人类在动物世界中绝对的统治地位。

人类诞生之初,动物是人类生存面临的最大挑战。为了获取食物,人与动物的碰撞在自然界中时常上演。面对举着石块和标枪的古人类的大举进犯,生活在自然界中名目繁多形态各异的动物,被迫在栖身领地与入侵者展开激烈交锋,最后无一例外以失败告终。它们有一些被人类赶尽杀绝彻底退出生命舞台,剩下的畏缩在支离破碎的家园里苦苦挣扎,或被人类驱逐到荒凉的地域。

0907-1-1

19世纪路易斯安纳州猎捕旅鸽

诚然,在生产力低下的远古时期,为获取生存亟需的食物和打造安全环境,我们对动物进行大规模毫无节制的捕杀也是形势所迫。在与动物军团殊死较量的过程中,我们渐渐褪掉古猿的皮毛和兽性,学会使用火和工具造福自身,建立起引以为傲的初级社会文明体系。在那很长一段时期,动物被视做人类演化进程中最主要威胁,同时是最有能力遏制人类扩张与崛起的对手。当它们在人类的智慧和力量面前遭受集体性的溃败,不仅意味着它们的灭顶之灾,同样预示着自然界所有生物乃至大自然本身即将迎来一个险恶开端。动物从我们的竞争对手摇身变成我们餐桌上丰盛的食物,期间发生的一切,显示出人类文明势不可挡的趋势。自那以后,人类在自然界中再无强大敌手,势力范围得以急剧膨胀,最终在这个万物栖居的星球上开创了空前辉煌的人类王朝。

0907-1-2

旅鸽(学名:Ectopistes migratorius),又名候鸽、旅行鸽,曾经是世界上最常见的一种鸟类。主要以植物果实和小昆虫为食。据估计,过去曾有多达50亿只旅鸽生活在美国。他们是共同生活的一大群──最大可达宽1.6公里和长500公里的飞行团,需要花上几天的时间才能穿过一个地区,而其中大约包含10亿只个体。后来推论是由于被人类大量食用而灭绝,绝种年份在1914年。

 

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生产力的提升,人类对食物的需求可以通过饲养和耕作来满足。然而,受经济利益驱使,人类依然肆无忌惮地捕杀动物和破坏它们的栖息地,进而导致成千上万种可爱生灵以更快的速度消失。旅鸽的悲惨结局是人类出于经济利益考虑,残忍灭绝动物的经典案例:那是1813年一个寻常的午后,天空中传来一阵巨大而杂乱的鸣叫声,奥杜邦先生抬起头来,他看到庞大的鸟群,慢慢地遮盖了北美的上空,阳光不见了,大地一片昏暗;16公里宽的庞大鸽群,在奥杜邦先生的头顶一直飞了3天。这位当时有名的鸟类学家预言:“旅鸽,是绝不会被人类消灭的。”

的确,当欧洲人刚踏上北美大陆时,这里有50多亿只旅鸽广泛分布于北美洲的东北部森林中。可是欧洲人来到这里之后,由于旅鸽肉味鲜美,开始遭到他们大规模的围猎。当1914年,最后一只人工饲养的旅鸽——玛莎老死于辛辛那提动物园。至此,拜人类所“赐”,旅鸽由几十亿只到完全绝灭,只用了短短几十年。

 

0907-1-3

1895年欧洲猎人与一头死去的爪哇犀牛

 

任何一种物种消失,都会在自然界中引发一系列复杂深远的震荡,虽然没有人能够预计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但大量物种的消亡必将危及人类自身命运的事实是无可否认的。因而,当我们轻易剥夺其它动物生存权力的时候,实际上,也在将人类子孙后代的生存权一点点葬送掉。如今,我们逐渐意识到保持物种多样性的重要意义,并展开积极的拯救行动。可是,对于生活在这个美丽星球上的许多动物来说,我们对它们展开的“仁慈的救援行动”已经太晚了。许多极度濒危的动物,如华南虎、爪哇犀牛,由于数量降至不足以维持正常的基因交流、配置,它们灭绝只是时间问题。更悲哀的是,出于各种原因,我们设计实施的动物保护计划多是权宜之计,没有系统长远的规划。即便如此,真正落实到位的少之又少。全球物种消失的速度依然无法从根本上得到有效遏制。

在自然界有限的资源面前,人与动物维持着“此消彼长”的态势。将这种现象解释为“残酷的生存法则”或“弱肉强食”的结果,除了能够冲刷我们内心的负罪感,并没有多少现实意义。任何一个懂得尊重生命的人,无不希望与动物在自然界中和睦相处。想要更好协调和促进人与动物的关系,就应该摒弃我们是“万物主人”的心理偏见,真正将我们归于动物行列当中,才能赋予动物的生命更崇高的价值与含义。但经验告诉我们,现实前景非常渺茫,除非形势迫不得已。假如真有一天,人与动物实现和平共处,那也是因为动物过于稀少,导致其身价全方位飙升,如不善待将致使其灭亡的特定条件下达成的。而不是出自我们道德良心和认知上的觉醒。

今天,人类活动范围已经遍布整个地球,我们染指了动物栖息的各个角落,并仍然不断地扩张自身势力范围和影响力,触角从森林、山川、草原、湿地、海洋和天空,延伸至宇宙各个区域。如今,放眼整个太阳系我们也难逢对手,看到的只是一双双惊恐无助的眼睛。在强大科技的带动下,我们终于如愿以偿,天下无敌。

事到如今,当我们站在现代文明尖塔上讴歌人类伟大的时候,却在对待其它生命的态度上仍然缺乏基本的人性关怀。我们曾经为摆脱掉动物野蛮、凶残的本性而自鸣得意,事实上,我们表露的本性比动物更加贪婪、残酷!让我们重新回过头审视,翻阅用动物的血和泪书写的辉煌人类史,认清我们的残忍与罪恶,然后扪心自问:一个将动物排除在外的世界,又有多少文明可言?

我们只有一个地球,地球上人口膨胀的速度不会减缓,地球上的森林、江河、草原会因为更多人类的到来而遭致不同程度的破坏,供动物繁衍生息的家园越来越少……可我们只有一个地球,它不单单是给人类生存和居住,它也是万物生长的乐土。人与动物共有同样的祖先,它们是我们的兄弟,我们的朋友。善待生活在地球家园的每一种动物,这是人类必须履行的责任。失去它们,我们将一无所有。人与动物的关系,只是人与大自然关系的一个缩影。真正懂得热爱生命的人,无不希望人与自然界的关系能得到改善。只是,留给我们的时间所剩无几。

文章来源:http://mp.weixin.qq.com/s?__biz=MjM5ODM2NDc0MQ==&mid=207030477&idx=1&sn=9244961cdcaecceec41b3dc5c9b9ea6d&scene=1&key=c76941211a49ab580ccf645a0dd1a586bc73ceb8ad25f9be96978bdb8872680b96ec3a920e940858042bff9431adc10a&ascene=1&uin=ODAyMzg3NDgz&devicetype=webwx&version=70000001&pass_ticket=U7k32vt08YpLnXfpa7vn2OGWZT2Sz3z9MlUYoNd3kdSPFXuBqIUT74q5GvTFGs6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