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悲翻译]解决难题?科学不易

Hard Science, Hard Questions

作者:詹姆士·沙恩

James Shaheen

1

作者介绍:

詹姆士·沙恩(James Shaheen),美国著名佛教杂志《三轮》的编辑和出版人,亦是三轮基金会的股东。三轮基金会成立于1990年,是一家非营利性的教育组织,致力于佛法在西方的广泛传播。1991年,该基金会推出第一本杂志《三轮:佛教观察》,为西方读者呈现了大量佛教观点以及价值观,很快它便成为西方领先的独立杂志。

如果随意翻阅当下一些主流出版物,就算不特别留意某些佛教刊物,你可能也会注意到,在当代生活中两个影响深广的领域——数字技术和神经科学,佛教和佛教徒所发挥的作用日益显著。它聚合了众多资金雄厚且富有文化影响力的科研和商业项目,打动人心乃至令人振奋。这意味着,佛教徒以及那些亲近佛教者不仅要肯定人们在这些领域的投入,还要批判性地深思这些投入的意义。尽管我们能够,也应该利用进步的世界观去更好地理解所修习的佛教传承,但这也存在一种风险——简单地让那些(佛教)传承去迎合当代的各种流行意识形态。在自省和社会批判方面,佛法有着悠久而丰富的传统。如今,在考虑人类如何去“随顺”当代生活的种种发展时,需要我们(佛教徒)参与思考并发扬这些宝贵的传承。

就这一议题,特约编辑琳达·希曼(Linda Heuman)与文化评论员柯蒂斯·怀特(Curtis White)进行了讨论。怀特是伊利诺斯州州立大学的名誉教授,著有《科学幻想》一书。他最近致力于推广科学至上主义——不仅科学至上,科学还必须要成为意识形态。他如此论述:“科学主义试图(以自己的主张去概括所有人类的事情/用自身的术语归纳全部的人类事务)。”并且这一主义将自身定位为认知世界的唯一正确方法。怀特认为,随着科学至上主义日益取代人文学科,各种漏洞层出不穷,其中之一就是造成 “各体系内单一功能”。怀特的核心观点是:我们要认识到科学主义并非是指自然科学,而是一种影响深远的意识形态。这不仅要提高认知,更重要的是指导我们怎样生存。

也许我们会自问,从自然科学中衍生出来的人生意义、目标或道德观真的相容于佛教徒所理解的生命本质、追求和潜力吗?并且,真的就如同科学至上主义倡导者所认为的那样:科学不仅是一种获取某类领域知识的特别有效方法,而且还是认知世界的唯一可靠且最为圆满的途径?

聆听完怀特的论述,认真思考、提出难题并且尽其所能地去纠正那些已经走偏的方向——对此,我们无需感到不适。佛教常带着批判性参与到某一种文化中,并于此中发现自身价值。作为一种人文存在,佛教承认那些符合它本身所具有的最深刻又最具解放性的价值,而反对那些相违背的。如此,上述问题并不在于佛教徒是否应该参与文化批判,而是我们对文化批判的态度能持有几分严谨性。

北美佛教圈虽然不至于像几十年前那样薄弱,但目前影响力仍相对有限。如果能够在深具影响力的本土地区拥有一席之地,这自然值得欣慰。但是,佛教和当代科学、科技牵手是件很复杂的事情,甚至有些最热衷于此事务的人士,包括本身参与此类研究的科学家们也承认,此事有待观察。因为离开了具有道德、智慧及精神传承的佛教实修部分,这一过程不可能发生。

怀特的论说是否完全获得认同,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方面。不管是和怀特先生探讨,还是和本杂志的其他撰稿人,《三轮》杂志对赞同和异议都一概欢迎。我们对读者的唯一期望是,面对佛教与现代化的相遇,以严谨的态度予以审视。

文章来源:

http://www.tricycle.com/editors-view/hard-science-hard-questions

智悲翻译中心

翻译:索南

      一校:李东林

    二校:圆故、圆莉

      终审:噶瓦多杰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请即刻联系zhibeiweb@126.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