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事质疑的美国记者,如何皈依我佛

马霜

图片1

从背景资料看,Dan Harris完全不像是会成为佛教徒的人,他的父亲Jay Harris是哈佛大学的放射肿瘤科教授;他自己则修读新闻学,毕业后在ABC电视新闻担任主播和特派员──他表示,自己喜欢做新闻工作,正是因为有权质疑任何事和任何人。“如果是数年前,有人说我会成为佛教徒,我正在喝着的啤酒定会从鼻子中呛出来!”他说。不过,这位一度对凡事质疑引以自豪的Dan Harris现在的确已皈依我佛。

故事要由2004年他的一次电视直播说起。当时他还未成为主播,只负责每小时播报几段实时短讯。那天到他上场时,他突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心脏猛跳,手心冒汗,喉头发干,透不过气,根本说不出话来,结果要将节目交回主播,场面极为尴尬。

事后他去见精神科医生。医生未几就解开谜团:Dan Harris有服用药物的习惯。2001年“911事件”后,他自告奋勇,到多个发生战争和冲突的地方采访,包括阿富汗、巴基斯坦、以色列、巴勒斯坦、伊拉克等。2003年回美国后,他感到做事提不起劲,不愿起床,更有轻微发烧(其实是患上了抑郁症,但他当时不自知)。他自行“治疗”,服用消遣性药物如可卡因和摇头丸。

虽然Dan Harris知道出事原因后,立即戒掉药物,也定期去见精神科医生,但是情绪未见明显好转,直至机缘巧合,他获电视台委派负责探访有关信仰和灵性的新闻,令他增长了在这方面的认识。

到2008年,他读到心灵作家托勒(Eckhart Tolle)的一篇文章,指我们每个人都有一把声音在脑袋中,那是我们内在的论述者,例如每天要我们起床工作,不停自我质疑,以及将自己和其他人比较等。若我们对这把声音不自觉,就会令自己在生活中出现心不在焉、无故动怒之类的情况。Dan Harris认为,自己刻意到战地采访,或盲目服药,都可用这理论来解释。

他尝试为这现象寻求解决方法,结果发现,佛家思想在二千五百年前已经谈及脑袋里的这把声音,称之为“心猿”。这“猴子”不停在追寻各种欲望和令自己欢愉的经验,却从不满足。佛家对于怎样“驯服猴子”作出了建议──打坐冥想。Dan Harris说自己从来不能安定下来,但是练习打坐不久后,他已发现两个明显的好处:集中力增强,以及获得觉知──可以立即觉察到自己当下的情绪,用Dan Harris的说法,觉知令你对那些自动、惯性和未经深思熟虑的实时反应“短路”。

对他来说,学佛最重要的并不在于相信,而是在于实践。他觉得凭借打坐获得觉知后,自己变得更快乐,更容易与同事相处,也更懂得欣赏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他更深信,若自己年轻时已信奉佛教,就可避免当日播报新闻时突然失态的事故。

Dan Harris借着自己的经验,写成《10% Happier: How I Tamed the Voice in My Head, Reduced Stress Without Losing My Edge, and Found Self-Help That Actually Works–A True Story》(大意为《更快乐一成》)一书,向大众宣扬佛教打坐冥想之道。

    文章来源:http://mingkok.buddhistdoor.com/cht/news/d/46279